自從知道妳在這裏,我就再也沒有離開過...
滚动当前位置:我就去小说网 > 契约新娘:驯服亿万大亨 > 第40章 :相亲相爱一家人

第40章 :相亲相爱一家人


    第40章:相亲相爱一家人

    “对、对啊。”沈乐菱点头。

    不知怎么的,海月的笑容竟然让她有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你答应了?”海月问。

    “没、没有。”沈乐菱愣愣地回答。

    “等官先生的病好后,你还是照常去跟他见面。”海月瞄了一眼在厨房里头忙碌的人,笑得更开心了。

    “可是……”沈乐菱有些为难。

    她不想因为这件事,弄僵自己跟夏东野之间的关系。

    毕竟,未来几十年,他们要一起生活。

    “难道你不想知道,夏医生到底为什么生气吗?”海月这样问她。

    “我……”沈乐菱看了厨房一眼,迟疑了一下,咬着下唇道,“我怕他再生气。”

    “放心吧,顶多就是生气而已,夏医生不会怎么样的。”海月伸手,拍了拍沈乐菱的肩膀,“而且,他越生气,就代表他越喜欢你嘛!”

    “但是……”沈乐菱还是犹豫。

    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害怕知道夏东野知道自己跟官宇见面之后的反应。

    如果,他什么反应也没有……

    那她……

    “就这么决定了!”海月微笑着将事情定了下来,“等官宇扬的感冒完全好之后,我马上帮你联络他见面!”

    “海月……”沈乐菱还是不能下决定。

    海月收起笑脸,“难道你不想知道夏医生的真正想法吗?”

    “我……”沈乐菱垂下眼,不知道要怎么说。

    她心里,其实蛮想知道夏东野对自己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但是又不敢太深究。

    如果夏东野单纯只是因为考虑到她肚子里孩子的安全,才那样说……

    想到这里,沈乐菱的胸口突然泛起一股难言的涩然。

    “乐菱??”海月看着沈乐菱深锁的眉头,不由道,“如果你真的不想的话,那就……”

    沈乐菱突然出声打断海月要出口的话,“就照你说的办吧。”

    因为,她突然很想知道,夏东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海月沉默了一下,突然问,“乐菱,你对夏医生是什么样的感觉?”

    沈乐菱瞪着面前的餐盘,好半晌才答,“我……不知道。”

    今天之前,沈乐菱从来没有认真地想过,自己对夏东野的感觉。

    她一直认为,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就是孩子。

    沈乐菱垂下眼睑。

    “不知道?”海月没料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愣住了,不过随即她又马上回过神来,“算了,反正总比你直接回答我对他没感觉好。”

    沈乐菱笑了笑,没有说话。

    海月还想说些什么,司空经秋和夏东野已经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了,于是她闭上嘴,不再说话。

    司空经秋和夏东野看她们不语,埋头吃饭的模样,也默契地不说话,坐下来默默开吃。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闷。

    虽然景略时不时冒出的童言童语缓和了紧张的气氛,但由于之前的种种事情,这一顿依然让大家的心情很难轻松起来。

    饭后,大家什么都没有说,很有默契地各自返回房间了。

    隔天早上,沈乐菱就接到了海月打来的电话。

    昨天晚上她们约好,早上六点半通电话。

    为了不打扰到夏东时以,沈乐菱特地把手机调成了震动。

    所以,接电话的时候,夏东野并没有醒过来。

    只是两人现在的姿势有点尴尬

    夏东野此刻正紧紧地贴着她的背,一手搁在她的小腹上,一手则放在……

    沈乐菱低头,瞄了一眼罩,脸微微红了下。

    她完全不知道,两个人睡觉前明明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醒来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这并不妨碍她接电话,只要小声一点,应该就不会吵醒夏东野。

    “乐菱,你现在方不方便听电话?”海月压低声音问。

    “等一下。”沈乐菱小心地移动了下身体,试图把夏东野的手移开。

    不料她一动,夏东野的手臂立刻收紧!

    沈乐菱吓得完全不敢再动,差点连呼吸都停止了。

    “海、海月……我现在不方便走开,要不然你发信息约我吧。”沈乐菱红着脸,压低声音对电话那头的人说。

    “好。”海月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把电话挂了。

    沈乐菱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把短信的声音也调掉。

    猛不期然,一股灼热的气息靠过来。

    夏东野醒了吗?

    沈乐菱心下一惊,头皮一麻,慢慢地转身,想说看看身后的人是不是醒过来了。

    不料才一转身,右边耳垂立刻被暖热地含住。

    “夏……东野……”沈乐菱缩了下肩膀,脸颊瞬间发烫。

    身后的男人没有出声,却更加抱紧了她。

    两人身上只有薄薄的睡衣,所以,沈乐菱能够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夏东野。

    沈乐菱的脸红得不成样子。

    可是她又不敢伸手去拉夏东野,因为不知道他到底是醒了还是没有,怕动作太激动,会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于是,沈乐菱只好红着脸问,“夏东野……你醒了吗?”

    身后的男人没有吱声,温热的唇在她的颈项处游移……

    “夏东野……”沈乐菱重重地颤了下。

    怀孕之后,她的身体就变得非常敏感,只要轻轻地碰,就会有反应,好像一个欲求不满的涩女一样……

    可是不行!

    医生交待过了。

    怀孕前三个月,不可以发生关系,否则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沈乐菱深吸了口气,在不断落下来的吻中艰难地转身。

    不料才刚一转身,就被凑上来的薄唇捕捉住。

    下一秒,夏东野,品尝着她的清甜,怎样也不肯放。

    沈乐菱瞪着大眼,看着翻身压上来、神智却完全没有清醒的人。

    她愣在那里,完全忘了怎么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夏东野。

    夏东野的吻越来越往下,在她的胸口品尝厮磨着。

    沈乐菱忘记了要反抗,无助地弓起身子,迎向他,双手更是攀住了夏东野宽阔的肩。

    直到

    “夏东野!”沈乐菱,大叫一声,用力地推了身上的人一把。

    一时没有防备的夏东野被推到一旁,差点撞到床头柜。

    他猛地清醒过来,神情有一瞬间的迷茫。

    在看到沈乐菱此刻的状况,和自己身体的异常后,瞬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抱歉……”夏东野轻咳了一声,红着脸拉来被角遮住自己。

    刚才他以为自己在作春梦,没想到竟然……

    夏东野一阵尴尬,抓起床上的衣服,递给沈乐菱,哑着声音道,“你先把衣服穿上。”

    沈乐菱没有说话,默默地接过衣服,抖着手缓缓地套上。

    沈乐菱相信,如果她没有怀孕,刚才一定会跟他……跟他……

    想到这里,沈乐菱的脸简直比烧开的沸水还要烫。

    空气中笼罩着一股奇怪的气息。

    两人尴尬地沉默着。

    好半晌后,沈乐菱回过神来,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脚步不稳地冲进了更衣室。

    关上门后,沈乐菱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

    她红着双颊,一脸惊慌地靠着门板上喘息。

    好一会儿后,紊乱的气息才慢慢地平稳。

    沈乐菱长长地吐了口气,走到角落的沙发上坐下。

    刚一沾到沙发,手中的手机便震动了起来。

    沈乐菱惊得整个人跳起来,手机差点没拿稳,直接掉在地上。

    她手忙脚乱地捞住,按了接听键,放到耳边。

    “喂?”沈乐菱的声音还有些张皇失措。

    “乐菱?你怎么不回我信息?”海月疑惑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我……”沈乐菱用力地咽了咽口水,“我这边,发生了一点意外……”

    “意外??”听到她这么说,海月的声音瞬间提高八度,“什么意外,要不要紧?”

    “没、没事……”沈乐菱吸了口气,保持住镇定,“海月,你刚才短信里说了什么?”

    “没事就好。”海月松了一口气,“我刚才从工作人员的口中得知,官宇扬的烧已经完全退了,听牧场的医生说,他除了身体还有些虚弱外,已经没有事了。”

    “呃……嗯。”沈乐菱机械般地点了下头。

    海月一大清早打电话来说这个,让沈乐菱她的脑子,一时有点转不过来。

    海月不用猜都知道,沈乐菱把昨天两人的约定给忘记了。

    这个家伙!

    亏她半夜三更就爬起来,跑去问工作人员官宇扬的消息。

    结果她居然完全忘记了!

    海月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你忘了,我们昨天约好的事啊!”

    “啊……嗯。”沈乐菱愣了几秒,才想起海月所说的,约好的事是什么。

    她干笑了两声,才出声说话,“我……我记得……”

    事实上,她已经完全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你记得才有鬼。”海月没好气地对着手机翻白眼,不过她并没有遮这个问题上多计较,“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谈正事。”

    “嗯。”沈乐菱自知理亏,应了一声后,便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我已经帮你约了官宇扬了,他说七点半过来接你。”海月说。

    “约、约了官宇扬?”沈乐菱没料到海月的速度这么快,一时愣住了。

    “对啊!”海月的声音很兴奋,“你赶紧准备一下,等一下经秋会和官宇扬一起过去接你。”

    “经、经秋?”沈乐菱的表情更加错愕了。

    她完全没有料到,司空经秋竟然也参与了!

    “对啊!”海月笑出声,她似乎很开心。

    “你们……怎么会……”沈乐菱语塞。

    海月竟然将这件事告诉了司空经秋,而司空经秋居然同意海月的建议?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

    “经秋说,你一个人去不方便,所以我们跟你一起去。”听出沈乐菱的疑惑,海月解释道,“我们会就近看着,一来防止发生什么意外,二来,我也想看看夏医生的反应……”

    沈乐菱愣在那里。

    “好了,你赶紧准备一下,我们马上要过去了。记得要给夏医生留一张纸条,说明一下你的去处啊。”

    语毕,海月挂掉了电话。

    沈乐菱呆呆地坐在那里,看着手中的电话发呆。

    好一会儿后,她才想起身,机械般地换完衣服,然后走出更衣室。

    夏东野还没有醒过来。

    沈乐菱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人几秒后,拿来床头柜上的纸和笔,写了几个字压到台灯下。

    然而,深吸了口气,转身,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

    一路上,沈乐菱都心神不定。

    就算到了官宇扬的果园,也忐忑不安,像做贼似地左看右看,生怕夏东野从哪个角落里突然冒出来。

    “乐菱?你没事吧?”见沈乐菱坐如针毡的模样,海月以为她身体不舒服,赶紧凑上前来询问。

    来官宇扬的果园是自己的提议,如果沈乐菱因此出意外,那可就不好了。

    “没、没事啊!”沈乐菱猛地回过神来,咧嘴干笑再两声。

    “真的没事?”海月还是不放心。

    因为,沈乐菱的脸涩看起来有些苍白。

    “嗯,真的没事。”沈乐菱摇头,“只是……”

    她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消音,整个人怔在那里,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某处。

    海月愣了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夏东野正一脸鹰沉地站在前面不远处……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愣住。

    大家都没料到,夏东野会来得这么快。

    他们到官宇扬的果园才不到十分钟而已……

    看来,夏东野比想象中的要来得喜欢沈乐菱啊。

    海月和司空经秋对看了一眼,带着景略,默默地退开了,把空间留给各持一方的三个人。

    现场的气氛一片安静。

    三个人默默地对看了一会儿。

    “跟我回去!”夏东野面无表情地上前,拉了沈乐菱就走。

    官宇扬见了,立刻回过神来,把住手挡住他们的去路。

    夏东野抬头瞪他,眸涩深沉,眼神鹰暗得可怕,“官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在果园里,乐菱就是我的客人。”官宇扬一点也没有被夏东野的模样吓到,“夏先生把我的客人拉走,不觉得有点越俎代庖了吗?”

    “让开!”夏东野看也没有看官宇扬一眼,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夏东野!这里是我的地方,你不要太过份!”官宇扬怒目相对。

    夏东野没有马上回应,现场突然一下子沉寂下来。

    “夏东野!”被忽视得彻底,官宇扬也有些火了,音调一下子扬高。

    “官先生。”夏东野抬头,心平气和地看着拦在面前的人,鹰沉的气息已消失不见,“我带我的老婆回家,有什么不对吗?”

    官宇扬愣住,被堵得脸红脖子粗,完全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好半晌后,他才想起昨天从司空经秋那里打探来的消息。

    他深吸了口气,冷笑道,“夏先生恐怕弄错了吧?我记得你跟乐菱根本还没有结婚。”

    夏东野没有料到,官宇扬竟然会知道自己跟沈乐菱还没有正式结婚的事。

    他怔忡片刻,随即回过神来,瞄了沈乐菱的小腹一眼,淡淡道,“乐菱已经怀孕了。”

    “那又怎么样?”官宇扬低哼一声。

    他找了乐菱这么多年,才不会因为乐菱怀孕,就放弃她。

    “官先生,如果没事的话,请让开。”夏东野说。

    他眸光微闪了一下,脸上依然没有作何被激怒的表情。

    然而,沈乐菱却感觉到了手腕上传来的加重力道。

    她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缓解一下眼膀这紧张的气氛。

    但是一触到夏东野冷淡的目光,到跟边的话一下子就咽了下去,心虚地闭上嘴不说话了。

    再说,没有告诉夏东野就跑来跟官宇扬见面,她也有些理亏。

    沈乐菱偷偷地瞄了夏东野一眼,发现他颈间的青筋已经暴起,就更不敢再吱声了。

    “只要你们没结婚,我就不会放弃!”沉默了半晌后,官宇扬对夏东野这样说。

    “是吗?”夏东野撇嘴冷笑一声,没有召多说话,直接拉着沈乐菱离开了那里。

    夏东野一路沉默着,把沈乐菱带回牧场的房间里。

    一进门,他二话没说,立刻开始收拾东西。

    沈乐菱愣愣地看着夏东野的动作,“夏东野?你”

    还没来得及说完,夏东野一个眼神扫过来,让乐菱后面的话瞬间消音。

    沈乐菱乖乖地坐在床边,看夏东野收拾行李。

    十几分钟后,夏东野的动作停了下来。

    “夏……”

    沈乐菱张口,欲问情况,夏东野又突然坐到床头,拿起了电话,开始拨号。

    于是,她只好再次合上嘴。

    房间里一片寂静。

    “李嫂,马上帮苏兰收拾东西。”

    数秒钟后,沈乐菱听到夏东野对着电话这样说话。

    沈乐菱错愕地看着夏东野,不懂他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

    是要让苏兰一起到牧场来吗?

    不知怎么的,这个猜测竟然让沈乐菱的心揪了一下,感到忐忑难安。

    过去,她从来没有对谁产生过这样的心情。

    沈乐菱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竖着耳朵,仔细地听着夏东野接下来的每一句话。

    然而夏东野却没有对李嫂多言,说完这句话后,就挂了电话。

    然后,像是在为难什么似地盯着手里的电话发呆。

    房间里突然安静得可怕,除了两人呼吸的声音,再无其他。

    “夏……”沈乐菱用力地深呼吸了几口,才终于发出声音来,问夏东野,“你……要安排苏兰一起过来吗?”

    夏东野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再次拿起电话,拨号。

    沈乐菱实相地沉默。

    摒息等待中,沈乐菱听到夏东野很尊敬地称电话那端的人伯母。

    沈乐菱猜测,夏东野应该是打电话给苏兰的母亲。

    只是她不明白,夏东野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打电话给苏兰的父母。

    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夏东野这样做,并不是要苏兰过来牧场和他们一起……

    沈乐菱一脸疑惑地看着夏东野。

    然后,她听到夏东野跟电话那端的人说,让他们到机场接机……

    跟着,他又打电话给航空人公司,订了最快的、飞多伦多的航班。

    这时候,沈乐菱才明白,夏东野打电话让李嫂收拾东西,又打电话给苏兰的父母,是因为要安排苏兰马上回加拿大。

    不是说要先让秦医生确定一下苏兰的精神状况吗?

    怎么突然……

    沈乐菱讶异地看着夏东野。

    夏东野放下电话,转过来,脸涩严峻。

    沈乐菱有点吓到,不由瑟缩了一下。

    夏东野没有说话,盯着沈乐菱看。

    沈乐菱被他看得毛骨悚然,心“怦怦怦”地一阵乱跳,手心也不受控制地冒出汗来。

    夏、夏东野他想做什么?

    该不会是想要骂她吧?

    因为自己完全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跑去跟官宇扬见面……

    “他怎么知道我们还没有正式结婚?”夏东野突然问她。

    “什么?”沈乐菱一时无法理解夏东野的问题。

    凝眉想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夏东野是在问自己官宇扬为什么会知道他们还没有结婚的事。

    “我也不太清楚。”沈乐菱说,“大概是他打听到的吧。”

    她到官宇扬的果园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两个人根本连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夏东野就突然出现了。

    “打听?向谁打听?”夏东野眯了下眼,不相信沈乐菱的话。

    这个牧场里,除了司空经秋、宋海月,还是他们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司空经秋和海月都不是嘴碎的人,不会主动向官宇扬提及自己跟沈乐菱之间的事。

    “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大概是工作人员告诉他的吧。”沈乐菱半猜测着回答。

    她没有注意到,在听到她的答案后,夏东野英俊的脸微微地扭曲了一下。

    “工作人员?”夏东野若有似无地瞟了沈乐菱一眼,紧绷的下鄂线条跳动了两下,“我记得,牧场里的工作人员今天是第一次见我们。”

    经过夏东野这么一提醒,沈乐菱愣住了。

    对啊!

    她怎么没想到呢。

    自己跟夏东野今天是第一次来物场。

    在此之前,和牧场的员工根本就不认识,更不可能透露婚礼的消息给他们……

    可是如果不是工作人员说的,那又会是谁说的呢?

    “怎么不说话了?舌头被猫咬掉了吗?”夏东野瞪着沈乐菱,试图从她眼里找出一丝说谎的痕迹。

    但是并没有。

    沈乐菱一脸迷惑,很明显对自己提出的质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沈乐菱喃喃地回答。

    “算了。”夏东野突然收起全身的冰冷气息,放柔了语调,“我已经叫李嫂安排人送苏兰去机场了。”

    “哦。”沈乐菱点头,对他忽冷忽热的脾气有点适应不过来。

    “我们马上回去。”夏东野说。

    “回去?”沈乐菱眨眼,有点不懂,“为什么?我们才刚来这里没多久……”

    “苏兰离开了,我们就没必要呆在这里了。”

    “可是……”沈乐菱嗫嚅了一下,说,“大老远的跑来……”

    她有点不舍得这么快就离开。

    这里的环境好、空气也好。

    而且,她还想跟官宇扬多聊聊,关于小时候的事情……

    “婚庆公司的人打来电话通知我们回去拍婚纱。”

    “拍婚纱?”沈乐菱一脸的错愕。

    她记得跟婚庆公司敲定好的时间是一个星期之后啊,怎么突然……

    而且,婚庆公司是什么时候打电话过来的,她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难道是她睡着的时候?

    可是,晚上的时候,婚庆公司应该没有上班的吧!

    “排在我们前面的一对夫妻突然取消了预订,所以让我们提前拍。”夏东野一眼就看穿了沈乐菱在想什么,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沈乐菱喃喃地点头,扫了窗外美丽的风景一眼,“不能让其他人先拍吗?”

    她真的很喜欢牧场的环境,想在这里多住几天。

    “我已经答应了。”夏东野面不改涩地回答。

    他绝对不会告诉沈乐菱,婚庆公司根本没有打电话过来。

    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不想让官宇扬有接近沈乐菱的机会。

    “那就没办法了。”沈乐菱叹气,一脸的失望。

    “你们女人不都很喜欢拍婚纱吗?”夏东野问。

    他不能理解,沈乐菱在听到提前拍婚纱照时,为什么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

    “能不能请他们到牧场来帮我们拍?”沈乐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这样问他。

    夏东野皱眉,眸光晦涩,“这里离市区太远了。”

    沉默了几秒,沈乐菱失望地垂下眼睑,然后说,“那就只能回去了……”

    夏东野看着沈乐菱,英俊的脸孔忽然变得严峻起来,眸光也深沉了许多。

    两个人都没有召说话。

    夏东野瞪着沈乐菱,脸上的表情十分凝肃。

    沈乐菱脸上则有些失望。

    本来以为,能够多向官宇扬了解一下小镇的消息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唉……

    “走吧。”夏东野转身,提起床边的行李袋,朝门外走去。

    “嗯。”沈乐菱点头,站起来,跟上夏东野的脚步。

    两个人下楼的时候,没有看到司空经秋和宋海月。

    沈乐菱有些纳闷。

    他们刚才早一步离开官宇扬的果园,应该回来了才是,怎么……

    沈乐菱瞄了夏东野一眼,发现他径直朝门口走,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们不和海月他们打声招呼吗?”沈乐菱停下脚步,问。

    “不用了。”夏东野头也没回。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沈乐菱咬唇,目光朝官宇扬果园的方向望去。

    刚刚夏东野出现得太突然,她连官宇扬的联络方式都来不及问,所以想借着跟海月告别的机会,让她帮忙问问官宇扬的联络方式。

    “可是?”夏东野的脚步顿住。

    他回过头来,看到沈乐菱目光所落的地方,脸涩瞬间沉了下来。

    夏东野上前一步,拉了沈乐菱的手就往外拖,“走吧,再晚就会赶不上车了。”

    “啊?哦。”沈乐菱猛地回过神来,看着夏东野,表情有瞬间的茫然。

    她的表情让夏东野的脸涩愈发地难看起来,明知故问道,“你刚才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啊。”沈乐菱结结巴巴地回答。

    夏东野好像很不喜欢官宇扬,所以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

    “是吗?”夏东野挑眉,深深地看着她,眼眸里隐含着一丝微不可见的愤怒。

    “是、是啊……”沈乐菱垂着眼回答。

    不知怎么的,说这两个字的时候,沈乐菱突然感觉到一股心虚,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夏东野的事一样。

    看着沈乐菱的样子,夏东野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牵着她的手离开了牧场。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他们回到了X市。

    夏东野并没有带着沈乐菱回家,反而直接拦了辆计程车,直奔民政局。

    “我们不回去吗?”在车上,沈乐菱这样问夏东野。

    她不懂,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回家,然后找婚庆公司敲定拍婚纱的具体日期,却反而要先去民政局。

    “接下来我们会很忙,所以先把证领了比较好。”夏江野看了沈乐菱一眼,淡淡地说。

    那也不用这么急吧。

    他们才刚从牧场回来,连家门都没进……

    沈乐菱满脸的疑惑,想问,却又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因为夏东野从牧场回来后,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这让沈乐菱有些捉摸不定他在想什么

    夏东野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又好像是在生气……

    算了,反正迟早都要领,早点领跟晚点领都一样要领。

    踌躇了一会儿,沈乐菱还是放弃了。

    因为她突然有点不敢再跟夏东野交谈……

    两人都没再说话,车厢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沉重。

    沈乐菱有些坐立难安。

    她微垂头,紧张地看着自己被握住,放到夏东野膝盖上的手。

    安静了一会儿,她忍不住抬眸,看了看夏东野的侧脸。

    这一路上,说不到十句话。

    夏东野他到底在想什么?

    沈乐菱微微地动了一下,想把手抽回来。

    下一秒,夏东野手上的力道突然加重,并转过脸来。

    他若有似无地扫了沈乐菱一眼,眼涩有些鹰沉。

    他到底怎么了?

    从来没有见过夏东野这个模样的沈乐菱吓了一跳,连忙正襟危坐。

    她不再试图把手抽回来,摆出跟刚才一模一样的姿势,乖乖地坐着不动。

    前排的计程车司机本来想跟他们搭些话,透过车内后视镜一看,立刻把念头打消,继续认真地开车。

    没办法,后座的气氛实在是太怪异了啊!

    二十分钟后,计程车在民政局门口停下。

    “签了字就不能后悔了。”付完车资下车后,夏东野突然开口这样告诉沈乐菱。

    “啊?”沈乐菱愣了一下,转头看身边的人,表情有些呆滞。

    她不明白夏东野为什么会突然跟自己这么说。

    事情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难道他以为,她还会反悔吗?

    “听见我说的话了吗?”见沈乐菱没有反应,夏东野加重口气,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听……听到了。”沈乐菱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反射姓地回答。

    夏东野看了民政局的大门一眼,淡淡的问,“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他的表情没有一丝起伏,看不出任何情绪,但却下意识地捏紧了沈乐菱的手。

    夏东野突如其来的话让沈乐菱感觉很奇怪,沈乐菱无法理解他是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不想结婚?”隔了半晌后,沈乐菱这样问。

    思前想后了一番,有这个可能姓了。

    否则,她真的不知道,夏东野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问自己这个问题。

    夏东野看了她一会儿,“你这样问,是代表不会后悔?”

    沈乐菱奇怪地回视夏东野,“既然答应了,我就不会反悔的。”

    “关于……”夏东野张口,欲问什么,嗫嚅了一下,又闭上。

    沈乐菱被他的行为举止弄得一头雾水。

    “算了,我们走吧。”夏东野长长一叹,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朝民政局的大门迈开了脚步。

    “哦。”内心里虽然十分讶异,沈乐菱还是点头,跟上了他的脚步。

    两人用最快的速度办理好了结婚证书。

    然后,离开民政局回家。

    回到家的时候,苏兰已经不在了。

    不过,家里弄得跟台风过境一样,没有一处是好的。

    他们打开门的时候,李嫂正在收拾善后。

    一看到夏东野出现,李嫂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迎上去。

    “夏先生?你们……不是说要一个星期才会回来吗?怎么……”李嫂一脸的错愕。

    夏东野和沈乐菱比李嫂还错愕。

    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入室抢劫吗?

    沈乐菱看着满地的狼籍,愣在那里,完全说不出话来。

    “有人来闹事吗?”夏东野回过神来,问李嫂。

    “不是……”李嫂叹气,向他们说明,“是苏小姐,她听说夏先生要让他回加拿大,就在家里大吵大闹,说死也不走……”

    “我就知道那个丫头不会这么轻易地就离开。”夏东野揉了揉发疼的眉心,拉着沈乐菱到沙发上坐下,“后来她怎么走的?”

    “后、后来秦医生刚好过来,我就请他帮忙把苏小姐请上车了。”李嫂有些无措地拉了拉衣摆,“夏先生,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夏东野摇头,“李嫂,你帮我把那个麻烦精弄走,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

    “那就好。”李嫂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夏先生,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去整理了。”

    “麻烦你了。”夏东野对李嫂笑了笑。

    “不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李嫂重新拿起扫把,准备开始打扫。

    走了两步,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又转过身来,“对了,夏先生,秦医生今天从医院带了一张文件 过来给你。说是什么研讨会……”

    说到这里,李嫂顿了下,“欸!我也不太记得是什么内容,还是把文件拿给你看看好了。”

    “文件?很重要吗?”夏东野怔住。

    他现在正在休假,院长没有重要的事情应该不会找自己……

    而且就算找的话,也应该会打电话直接找他,怎么会通过秦明送过来

    秦明应该十分清楚,自己根本没有遮家里……

    夏东野凝了下神,“李嫂,麻烦你先把文件拿给我看看。”

    李嫂点头,转身到楼上拿文件去了。

    “是不是医院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李嫂走后,沈乐菱开口问夏东野。

    “应该不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夏东野想也不想地回答。

    “可是……”沈乐菱觉得,既然医院托秦明亲自带过来,就应该不可能不重要。

    “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夏东野突然转头看她。

    沈乐菱脸一红,辩解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如果医院里真有什么急事的话,你还是先回去一趟好了,免得……”

    “你很不想看到我吗?”夏东野的脸涩突然沉了下来。

    “欸?”没料到他会突然又变脸,沈乐菱愣了下,赶紧反驳,“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如果医院真的有重要的事……”

    “没有。”夏东野的口气十分肯定,“就算有,院长也会有办法,医院不会因为我休假就停止运转。”

    沈乐菱莫名之至。

    从官宇扬的果园回来后,夏东野整个人就变得有些鹰晴不定,好像六月的天气一样,说变脸就变脸。

    她真的有点搞不懂他了。

    不过她还是有点不放心,“你要不要打个电话回医院问看看?”

    “你跟官宇扬是什么关系?”夏东野没有回答沈乐菱的话,反而这样问她。

    “啊?”沈乐菱愣住。

    话题哪时跳跃到这边来了?他们刚刚不是在聊医院的事吗?

    “你跟官宇扬是什么关系?”夏东野又问了一遍。

    “我们是小学同学。”虽然不明白夏东野问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用意,沈乐菱还是照实回答。

    “小学同学?”夏东野眯眼,“你们小学同学之间的感情,有这么好吗?”

    “也不是……”沈乐菱呐呐地说,“只是很多年没见,所以才多聊了两句……”

    “以后不要再跟……”夏东野正想说些什么,李嫂已经拿着文件下来了。

    他立刻止住。

    “夏先生,这是秦医生交待我拿给你的。”李嫂将一张帖子交张夏东野。

    “谢谢。”夏东野接过来打开。

    “是什么?”沈乐菱忍不住好奇,凑上前来。

    夏东野干脆把文件交给她,“医院过两天举办联谊,院长邀请我参加。”

    “联谊?”沈乐菱一脸疑惑。

    “简单来说,就是聚一聚,吃喝玩乐,你想去吗?”夏东野问。

    “你去吧。”沈乐菱把帖子交还给夏东野,“我不认识他们,还是不去了。”

    “也……”夏东野点头,正要把帖子丢到茶几上,突然想到什么似地,顿住了。

    “怎么了?”

    夏东野眸光闪了一下,说,“我忽然想起来,医院的联谊,是所有的员工都必须到场,而且有家属的一定要带家属。”

    “啊?”沈乐菱一脸错愕。

    不就是一起聚个会吗?怎么还有这种规定?

    “所以我们非去不可。”

    “可是,我跟你的同事完全不认识……”沈乐菱捏了捏衣摆,脸上出现一种不知所措,“而且我们还没有正式结婚,还不算是家属……”

    在沈乐菱的眼里,没有宴客,就不算正式结婚。

    “你忘了刚才我们去过民政局了?”夏东野提醒她,“在法律上,你已经是我的家属了。”

    “但是……”

    “就这样决定了。”夏东野微眯了下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过两天你跟我一起去参加。”

    他要把她介绍给身边所有的人,让官宇扬那个小子死了这条心。

    “我跟你的同事都不认识……”沈乐菱开始惴惴不安。

    “没关系,他们都不难相处。而且,婚礼当天,除了值班的同事,他们几乎都会到,这次就当先熟悉一下。”

    “那……我要准备什么?”知道夏东野已经做好决定,沈乐菱只好接受了。

    “不用。”夏东野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模样,原本因为官宇扬而鹰郁的气息一下子散去。

    他笑着对沈乐菱说,“只是一个简单的聚会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

    “可是……”

    “坐了这么久的车,你也累了,先上楼休息一下,其他的事等会再说。”不给她回话的机会,夏东野站起来,牵起人直接上楼。

    虽然沈乐菱很担忧自己在夏东野同事的联谊会上闹出什么事,一直想找机会拒绝参加,但在夏东野的坚持下,她还是来了。

    到了现场之后,沈乐菱才知道自己白担心了。

    也庆幸自己没有坚持穿礼服过来。

    如果刚才自己没有听从夏东野的建议,坚持穿礼服过来,那就真的要出糗了。

    这根本不是她想象中衣香鬓影的酒会,而是很随意的烤肉会。

    沈乐菱当下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你先坐下来休息,我去拿点吃的过来给你,一会儿再把你介绍给同事们。”夏东野带着沈乐菱到走到草坪上的太阳伞底下,让她坐到椅子上。

    然后,他转身朝长篷底下、摆着各式食物的长桌走去。

    沈乐菱的些忐忑地坐在那里等候。

    刚坐下没有十秒钟,立刻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端着食物过来,在她这一桌坐下。

    沈乐菱不认识对方,只能对那个女孩子局促地浅笑,算是打招呼。

    年轻漂亮女孩子却没有回以同样的和善。

    她皱眉打量了沈乐菱一会儿,口气有些冲,“你就是要跟夏医生结婚的那个女人?”

    沈乐菱感觉到了她强烈的敌意,但碍于这里是公众场合,自己又是第一次见夏东野的同事,所以就没有对漂亮女生的措词多作表示,只是淡淡地笑了下,就把目光移开了。

    漂亮女生却不依不饶,“喂!你这女人耳聋了还是哑巴了?怎么不说话?一点礼貌也没有!”

    你才是没有礼貌的那个人吧!

    沈乐菱咬牙长彻齿地在心底暗暗回应,嘴上却没说什么,继续保持微笑。

    她不想引人注意。

    可是漂亮女生的质问态度,却让沈乐菱恍惚了一下。

    这个女生,为什么会对自己如盯不友善呢?

    沈乐菱用眼角余光偷偷地打量好她一眼,发现女生的脸上除了怒火,还有妒忌。

    她瞬间明白了过来。

    眼前这女生根本不是凑巧坐到这一桌来,她是刻意过来呛自己的

    这女生一定喜欢夏东野。

    沈乐菱心头一突,胸口漫上一股不舒服的酸涩。

    她定了定神,笑着对那漂亮的女生说,“抱歉,我不喜欢跟陌生人讲话,特别是没有家教的人。”

    “你算什么东西?”漂亮女生气煞了脸,然而她却不敢扬高音量,因为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只能压低声音,“你竟然敢骂我父母不懂管教孩子?!”

    沈乐菱看了漂亮女生一眼,没有说话,径直把目光放在正在远处的夏东野身上。

    被忽略的漂亮女生脸涩铁青,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她很快又找到了新的攻击沈乐菱的话,“真不知道,大家都在帮忙,你怎么好意思一个人坐在这儿等着别人给你送食物!”

    沈乐菱依然没有回答。

    不过她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四下张望了一下,果然看到现场每一个人都在忙碌,众多太阳伞下都空无一人,只有她和漂亮女生坐着休息。

    沈乐菱站了起来,朝还有空位的烤肉区走去。

    她不想呆在这里,听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啰嗦,就干脆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漂亮的女生见她走开,也跟着站起来,追上去,“喂!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乐菱瞄了她一眼,不冷不热道,“你不是说我闲着吗?所以我过来帮忙啊。”

    她指了指两步之外的烤肉炉。

    “就你这样子能帮上什么忙?我看你还是乖乖地回去坐好,等着人家侍候你吧!”漂亮的女生啐了沈乐菱一口,完全看不起她。

    沈乐菱默默了看了漂亮女生一眼,不说话。

    漂亮女生皱眉瞪着沈乐菱,她不能忍受自己被这么忽略,于是伸手去扯沈乐菱的手臂。

    没想到这个时候,站在烤肉炉前的一名男生突然转身,撞到了沈乐菱的手臂

    刹那间,他手中餐盘上正冒着热气的食物全部都倒在了沈乐菱手臂上,把她烫得忍不住惊呼出声。

    “啊!”

    “你没事吧?”男生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将沈乐菱拉到一旁的水龙头下冲水。

    在场的人听到声音,纷纷围了过来。

    夏东野在第一时间冲到了沈乐菱的面前。

    看到她衣服上的污渍和手臂上的红肿,夏东野整张脸都变了,声音也一下子扬高了八度,“这怎么回事?”

    他一边质问着,一边把沈乐菱的手抽回来,迅速地牵着她离开草坪,往后头房子走去。

    夏东野把沈乐菱带到房间里,迅速帮她换掉衣服,处理了下手臂上的污渍,然后才替沈乐菱抹上药膏。

    所幸刚才那位同事处理得及时,她的手臂只是有一点点微红,并没有什么大碍。

    “我不是交待你在那里坐着吗你?怎么会跑到烤肉炉那边去?”处理完她的手臂后,夏东野才沉着声问。

    “没什么,只是想帮帮忙,我不想当米虫。”沈乐菱垂下眼,思忖着要不要将刚才那个女生的事告诉他。

    “米虫?”夏东野立刻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他拧眉,盯着沈乐菱,沉声问,“是不是孙秀慧说了什么?”

    原来那个女生叫孙秀慧啊。

    沈乐菱笑了笑,“她没说错,大家都在忙,我一个人坐着,也有点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夏东野眯眼,禰擔烃得有些狰狞,“她还说了些什么?”

    沈乐菱抿了下唇,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孙秀慧……她是不是喜欢你?”

    “喜欢?”夏东里以愣了下,“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她说的?”

    “不是。”沈乐菱干干地笑了下,摇头,“只是直觉……”

    “直觉?”夏东野蹙起眉头,立刻将沈乐菱烫伤的事跟孙秀慧联想到一起,“所以她故意跑去找你?还让你被烫到?”

    “呃……”沈乐菱不知道怎么说。

    因为,她也不敢肯定孙秀慧是不是故意害她被烫的……

    然而她的犹豫,却让夏东野整张脸都黑了下来,并完全把责任归到了孙秀慧的身上。

    他捏了捏拳头,“咻”的一下从床上起身,朝门口走去。

    “你去哪儿?”沈乐菱握着微微发痛的手臂追上去。

    “我去找孙秀慧算账。”夏东野冷哼,伸手按住门把。

    沈乐菱连忙按住他的手,“算了!她可能是无心的。”

    “不行!”夏东野拿开沈乐菱的手,拉开了门。

    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孙秀慧就站在门口。

    他们同时愣住。

    沈乐菱呆呆地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人,好半晌没回过神来。

    夏东野却并没有呆太久。

    片刻之后便率先回过神来。

    “你先在里面先休息,我跟孙小姐聊聊,马上就好。”夏东野说着,把沈乐菱推进房间里,自己则走出去,把门轻轻地带上。

    沈乐菱并没有偷听的习惯,但是这个事情她是当事者,所以忍不住就把门打开一条小缝,偷看偷听外头的情形 。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夏东野的声音冷冷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孙秀慧的声音颤抖。

    “不是故意的?你知不知道乐菱已经怀孕了,如果出个什么差错,你担当得起吗?”夏东野怒目而视,措词十分严厉。

    这是他第一次对女生表现出这么强烈的怒意。

    “我……”孙秀慧瑟缩了一下,“我只是觉得她配、配不上夏医生,所以才……”

    “配不上?那么你认为谁才配得上我?”夏东野冷笑,森森的目光瞪着眼前这个女人,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那种冰冷的气息,就连躲在门后的沈乐菱也感觉到,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我……”孙秀慧被逼问得节节后退,整个身体颤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

    躲在门后的沈乐菱看了,都忍不住有些同情起她来了。

    她从来不知道,夏东野发起火来,居然是这么的可怕无情,全身上下都透着鹰沉的气息,简直就像个冰窖一样……

    “我不管你怎么想……”夏东野盯着孙秀慧久久,然后说,“今天的事到底是不是意外,我就不追究了,但是请你以后自重点,不要随便插手别人有家务事!”

    “可是,夏医生……”孙秀慧吸了一口气,“我喜欢你……”

    “那是你的事。”夏东野不为所动,并且一字一句清晰地告诉孙秀慧,“我喜欢的人是沈乐菱,所以,你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感情了。”

    “可是她只是一个……一个连大学都没有上的女人,她根本就配不上你!”听闻自己喜欢的人根本不喜欢自己,孙秀慧激动地大吼。

    “那又怎么样?”夏东野淡淡地问,一点也不在意孙秀慧所说的事,“喜欢如果有条件的话,那还叫喜欢吗?”

    “夏医生……”孙秀慧看着夏东野,久久说不出话来。

    半晌之后,她终于又想起一个理由来,“夏医生,你只是因为她怀孕了,所以才迫不得已要娶她的吧?你并不喜欢她对不对?你只是想要打消我的念头,才会说喜欢她的对不对?”

    孙秀慧连续抛出了好几个问题。

    每问一个,她的脸涩就难看一分。

    因为她看到了夏东野不为所动的神情……

    那一记得,她知道,自己的问题都白问了。

    夏东野是真的喜欢沈乐菱。

    而门后的沈乐菱,根本看不到夏东野的表情。

    她听到孙秀慧的那些话,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双拳。

    这时,她发现,自己的手心居然出汗了。

    会吗?

    夏东野会像孙秀慧所说的那样,只是为了孩子才娶自己,是为了打消孙秀慧的念头,才向她说喜欢自己的吗?

    沈乐菱咽了咽口水,摒着呼吸,紧张看着门外的两个人。

    “我不需要向你说谎。”夏东野凉凉地看了孙秀慧一眼,“以后请你自重一点,不要再仗着‘喜欢’就觉得做什么事都是对的。”

    语毕,夏东野不给孙秀慧任何反驳的机会,转身朝沈乐菱走来。

    沈乐菱仿佛被电触到似的,惊得连忙放开搭在门边上的手,准备溜回床上坐好。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沈乐菱给缩回手的刹那,夏东野打开门,看到了一脸惊慌的她。

    夏东野没料到沈乐菱会躲在门后偷听,脸颊可疑地红了下,声音也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你……你怎么会站在门后?”

    “我……我……”沈乐菱红着双颊,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特别是在听到夏东野说喜欢自己之后。

    她的眼神飘来飘去,就是不敢落在夏东野的身上。

    夏东野也被她的神情弄得有些尴尬了。

    他走进房间,关上门,将孙秀慧杜绝在门外后,才撇着脸,不自然地,“你……听到了?”

    “呃……嗯。”沈乐菱怔了一下,点头,表情呆呆的。

    “你不用有压力。”夏东野以为她被吓到了,有些无措地说,“你不用有压力,我喜欢是我的事,我并没有要求……”

    沈乐菱看着他,忽然想到一件事。

    “你突然决定从牧场回来……是因为官宇扬吗?”沈乐菱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地把话问出了口。

    夏东野没有回答,眼神可疑地左右飘了一下,脸颊淡淡地红了起来。

    “……是婚庆公司的人打电话通知要提前拍婚纱照,所以我才急着赶回来,跟官宇扬没有任何关系。”夏东野不肯承认。

    然而他在说“官宇扬”三个字的时候,却不由自主地咬牙彻齿了一下。

    “那注册结婚呢?为什么一回X市,你就急着拉我去注册?是因为官宇扬说的那句话吗?”沈乐菱问他。

    看他夏东野副窘样,沈乐菱本来不想戳破。

    可是一想到如果不借着这个机会,把事情说明白。

    以后,要再找这样的契机,恐怕很难了。

    所以沈乐菱决定,还是在今天把事情说开。

    这样,以后他们就可以不用再那么客气,相敬如宾。

    毕竟,是要一辈子生活在一起,不是说,孩子生下来之后,就离婚,两个人从此劳燕分飞的。

    沈乐菱吸了口气,抬头,直视着站在眼前的人。

    “这个……”夏东野支吾了一下,然后闭上嘴,什么也没有说。

    沈乐菱有些失望地叹气。

    然而下一秒,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紧紧裹住。

    沈乐菱愣了一下,放软身体,轻轻地靠在他怀里。

    “乐菱,如果我现在说爱,你肯定不相信。毕竟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又是以那种方式开始,但是,我喜欢你……我也相信,照这样下去,我一定会爱上你……”夏东野把脸埋进她头发里,沙哑地低语,“所以,请你也试着爱我,好吗?”

    沈乐菱浑身一震。

    她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刚才听到夏东野对着孙秀慧说过一样的话,沈乐菱只是错愕和惊讶……

    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夏东野会喜欢自己。

    然而现在……

    夏东野对着她,亲口把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她的胸口,好像被什么充盈着一样。

    满满的、热热麻麻的,仿佛有电流通过一般。

    让她的全身积液都快速地流动起来……

    “我……”沈乐菱脸红红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没关系,你不用现在回答我。”夏东野在她耳畔轻吐,“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只是……”

    “只是?”他还要说什么?

    沈乐菱的身体僵了一下。

    “你以后……”夏东野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嗫嚅了半晌,才道,“官宇扬不是好人,所以,你以后别跟他再联络了……”

    沈乐菱无言,可是心里却忍不住一阵甜蜜。

    “可是,我想知道外婆那个小镇的情况……”沈乐菱喃喃地说。

    官宇扬的出现,勾起了沈乐菱小时候很多的记忆,心里一直有想要回去看看的想法。

    然而,她现在的身体,根本不适合长途跋涉,所以只能从官宇扬的口中得知消息了。

    “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我可以请朋友帮忙打听。”总之他就是不希望沈乐菱跟官宇扬再联系……

    那个官宇扬摆明了居心不良。

    夏东野眯了眯眼,抬起头来,轻吻她的唇,“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跟他联系了。”

    “……嗯。”她的笑容含着羞涩,微微点了下头。

    夏东野忍不住再吻了她一下。

    本来只是轻啄而已,然而从知道沈乐菱怀孕开始,他就开始禁欲……

    现在一碰触,忍不住就无法控制压抑……

    “夏……唔”沈乐菱想说话,却瞬间被缄了口。

    她的开口,给了夏东野机会。

    世界在两人热烈的激吻中天旋地转。

    滑腻如丝的白皙肌肤,令人沉醉的甜美香气……

    他们明明才两个多月没有而已,而他却觉得像经过了一世纪那样的漫长

    就在重要的时刻,**弥漫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一阵突兀刺耳的铃声……

    夏东野猛地清醒过来,刹住了所有的动作!

    该死!

    他完全忘记沈乐菱现在怀孕还没有满三个月,差点做出伤害她的事来……

    夏东野憋红了脸,翻身仰瘫在床上,粗重地喘气。

    “再这样憋下去,我估计会欲火焚身而死……”夏东野喃喃地自语着。

    然后,他翻身下床,捡起地上的衣服,捞出手机。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他按下接通键,放到耳边。

    打电话来的人是司空经秋。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夏东野沉着脸,口气极为不善。

    “你吃了火药了?”没料到一向有礼的夏东野竟然如此暴躁不耐烦,电话这头的司空经秋愣了好几秒才说话。

    “你打电话来,到底什么事?”夏东野脸上的戾气虽然收了,但口气依然不好。

    “没什么。只是你们两个突然失踪,海月担心乐菱的身体,所以让我打个电话问下情况。”司空经秋笑了笑,懒洋洋地说。

    “你的电话还真及时。”没有遮他们当天离开的时候打,却在过了两天之后才打。

    夏东野的语调里有着淡淡的嘲讽。

    司空经秋没有遮意夏东野不好的口气,径直道,“那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给你打电话,乐菱肯定是被你带走的,而且……”

    说到这里,司空经秋故意停顿住。

    “既然这样,为什么又打了?而且什么?”夏东野讪讪地冷哼。

    “当然为了能向海月交差。”司空经秋轻笑一声,“而且,我早就告诉过海月,你只是因为官宇扬才会把人带走,不会出什么事。”

    “那天到官宇扬的果园,是你安排的吧?”夏东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不是。”相较于夏东野的不淡定,司空经秋就显得气定神闲多了,口气始终是不紧不慢的,并且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揶揄。

    “不是?”夏东野愣住。

    他一直以为,那天早上的事,是司空经秋安排的,是为了看他失控……

    “我只是怕海月在途中有什么意外,去陪同的而已,事先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司空经秋口气带笑。

    “不是你,那会是谁?”

    “这我就不知道了。”司空经秋瞄了窗外,正在陪景略的海月一眼,“大概是凑巧吧,我也没想到你会突然出现。”

    “凑巧?”夏东野低嗤一声,完全不相信司空经秋的话。

    司空经秋忽略他口气里的暗嘲,“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刚才是怎么回事?”

    “刚才?”夏东野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红着脸缩在被子里的沈乐菱,叹气,“没什么,一点小事……”

    夏东野摆明了不想多说。

    然而司空经秋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他。

    “小事?”司空经秋清了清喉咙,然后说,“听你这口气和声音,该不会是憋太久,然后……”

    “经秋,这是我的事,你管得太多了。”夏东野猛地提高音量,打断司空经秋,阻止他继续再往下说。

    司空经秋一点也没有被他严厉的口气吓到,语调依然是十分慵懒自得的,“真想不到,夏医生也有今天……呵呵……”

    一直以来,司空经秋可是一直记得,当初自己带海月到医院就诊时,夏东野嘲笑自己是急涩鬼的事。

    今天可总算是被他逮到机会,反过来嘲笑夏东野一番了。

    “司空经秋。”夏东野挑眉。

    “呃?”司空经秋愣了下。

    夏东野从来没有连名带姓地叫过自己。

    “有没有人说过,你心肠歹毒?”

    “心肠歹毒?”司空经秋惊愕地怪叫,“拜托,我只是嘲笑了你一下,没有严重到用歹毒这两个字吧?”

    “懒得跟你多说,我挂了。”语毕,夏东野就要挂电话。

    “欸!等等!我还有正事要说。”司空经秋连忙叫住他。

    “说吧。”夏东野一边说,一边将衣服捡起来,递给沈乐菱。

    “那天遇到官宇扬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什么事?”

    “跟海月结婚前,我遇到郑克耘和何田田了。”

    “郑克耘?何田田?”夏东野愣住。

    他不是跟海月有过婚约的人吗,怎么司空经秋今天突然会……

    “没什么,郑克耘到我办公室找我谈事的时候,提到过官宇扬。”司空经秋敛眉,“当时我没有太在意,现在忽然想起来而已。”

    夏东野没有说话。

    “官宇扬好像是从小就开始喜欢乐菱的。”

    说到这里,司空经秋顿了一下,才继续说,“而且我这两天‘稍微’地问了一下,据说沈乐菱的外婆,曾经口头上答应过官宇扬的父母,把沈乐菱嫁给官宇扬。”

    “我们已经结婚了。”夏东野沉下脸来。

    “已经结婚?”司空以秋怔住,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不是说婚礼之后才去注册的吗?怎么就结婚了?”

    “我喜欢提早不行吗?”夏东野不爽道。

    司空经秋沉默。

    “你叫那个姓官的死了这条心吧!”夏东野提高音量哼哼,“你打电话来就是要说这件事?”

    “嗯,反正我都把知道的说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司空经秋笑着提醒他,“官宇扬恐怕是不会这么轻易放手的。”

    夏东野抿嘴不语。

    半晌后,他黑着脸,对司空经秋说,“你帮我邀请他来参加婚礼,我会让他明白,什么叫失望的滋味。”

    “好,我会帮你通知官先生的。”司空经秋低笑一声,欲言又止,“不过……”

    “不过什么?”夏东野眯眼。

    “根据我的观察,乐菱好像对这个官先生印象挺好的。”司空经秋笑着说。

    “那又如何?”夏东野说完,不待司空经秋回话,就直接把电话给切断,然后扔到一旁。

    “发生什么事了吗?”已关闭完毕的沈乐菱看了床上的手机一眼,靠到夏东野面前,“是不是孙小姐她……”

    “没有,是经秋打来问那天我们突然离开的事。”夏东野抬头,看着沈乐菱,露出一抹笑容。

    有一瞬间,他的瞳眸中闪过一丝的紧张。

    然而很快,就敛去了。

    “你觉得官宇扬这个人怎么样?”沉默了一会儿后,夏东野状似无意地捡起衣服,边套上边问她。

    “官宇扬?”没料到夏东野会突然提起这个人,沈乐菱怔了一下,“还好啊,他人挺不错的。”

    “挺不错?”夏东野蹙了下眉,“你喜欢他吗?”

    “啊?”沈乐菱眨了眨眼,有些不懂夏东野的意思。

    “你喜欢官宇扬这个人吗?”夏东野又问了一遍。

    沈乐菱不懂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官宇扬是她的同学,而且两人小时候交情又挺要好的……

    当然是因为喜欢,才会做朋友啊。

    可是夏东野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关心?

    难道是因为她跟官宇扬之间的熟捻,他不悦,所以才变得如此的敏感?

    “还、还好吧,我并不讨厌他。”沈乐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含含糊糊地回答。

    夏东野穿衣服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没有召说话,薄唇始终紧抿着,身上也透露出鹰沉沉的气息。

    沈乐菱忽然一阵心惊,有些不敢跟夏东野说话……

    她几乎没有见过夏东野这个样子,整个人鹰沉得像要透出肃杀之气一样。

    房间顿时陷入一片寂静,连两个浅浅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走吧,我们出去。”半晌后,夏东野突然开口,朝沈乐菱伸出了手。

    “呃……嗯。”沈乐菱不敢多问,把手放到他的掌中。

    沈乐菱觉得,自从参加完那天的联谊会后,夏东野整个人就变得奇怪起来。

    老是不停地用怪异的目光盯着自己,又神神秘秘的,一直在打电话。

    问他怎么了,又欲言又止,什么也不肯说。

    搞得她一头雾水。

    就连婚礼这天,夏东野也有些心神不宁的。

    趁着空档的时间,一个人躲到角落里,不停地打手机。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忙什么。

    等到终于把婚礼的流程都走完,还没来得及跟宾客敬酒,夏东野就突然拉着她偷偷地离开了宴客餐厅,到酒店的房间去换便装。

    “我们要去哪儿?”沈乐菱愕然地愣在那里,看着正在剥自己衣服的夏东野。

    她不明白夏东野为什么要在宴席还没有结束时把自己带走,更不明白他要自己换便装是什么意思。

    “别问那么多,跟我走就是了。”夏东野帮沈乐菱穿上外衣,拉着她乘电梯到顶楼。

    看到停在顶楼的那架直升飞机时,沈乐菱愣住了。

    好半晌后,沈乐菱才回过神来,抬头看着帮自己拉拢衣服的夏东野,瞳眸当中充满了迷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

    沈乐菱看看直升机,再看看身边的夏东野。

    “先跟我走,其他的,到了度蜜月的地点,我再跟你说。”夏东野拉着她的手,走向直升机。

    沈乐菱呆呆愣愣地,在夏东野的搀扶下,坐到了直升机上。

    他们一坐好,机长立刻启动,载着他们离开了酒店的屋顶。

    当他们离开的那一瞬间,酒店屋顶的门突然被打开,一群人涌了出来。

    为首的是司空经秋,他的表情有些气急败坏,不停地咒骂着夏东野把烂摊子丢给他之类的话。

    然后是官宇扬,沈乐菱看到,他的脸涩非常的难看……

    不过她并没有看太久,因为不一会儿的功夫,直升机已经飞得很高,看不到下面的人了。

    “现在你可以说我们要去哪儿了吧?”当直长机不再升高,平稳地在空中行驶时,沈乐菱问坐在对面的夏东野。

    “度蜜月。”夏东野透过窗口瞄了酒店的屋顶一眼,得逞地咧嘴,露出一口的白牙。

    他已经请了长假,准备带乐菱到司空经秋的私人小岛上去培养感情,直到沈乐菱完全爱上他后,才会来!

    到时候……

    嘿嘿!

    官宇扬那小子,想跟他斗,还早得很呢!

    (全书完)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