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大结局

作者:云婳
    总裁私宠·女人,吃定你!,080大结局

    苏静斋惊喜的盯着顾烨霆看,这件事只有他们自己家人知道,连苏敬彦他都没有说过,如果眼前的人不是苏美菱的儿子,是绝对不会知道当年的事情的!

    “你真的是美菱的儿子?”苏静斋盯着顾烨霆,或许是这样的惊喜来得太过突然,一时之间他仍旧有些无法置信。ai悫鹉琻

    顾烨霆点点头,温和一笑,“我有一个弟弟叫顾承煊,当年就是因为他的腿残了,妈才会给您打电话求助”

    一听这话苏静斋顿时相信了顾烨霆,当年苏美菱打电话给他的确是向他借钱,也曾经提到她还有一个小儿子!

    “大舅,这些年一直没有回来跟你们相认,很抱歉。”顾烨霆站起身,诚挚的鞠躬道歉。因为苏美菱被苏家赶出去的事情,他一直不想跟苏家人再有来往,可是苏景笙做的一切让他重新找回了亲人的感觉,让他有了认亲的期待—碛—

    “别”

    苏静斋站起来,扶起顾烨霆,激动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然后拍拍他的肩膀,“我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见到你们!”顿了顿,苏静斋激动的说:“高兴啊,我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这一次你一定得在大舅家多住几天!”

    “正有打搅大舅的想法,希望大舅不要见怪才好”顾烨霆微微一笑,佳佳那孩子想留在这儿,他恐怕一时半会儿也不能离开h市佶。

    甥舅俩坐下又说了很多事,苏静斋这才问起了苏美菱。他一直只以为苏美菱是不想跟家里人联系,可是当顾烨霆说苏美菱在打电话的第二天就去世的真相时,苏静斋惊了

    他等了那么多年,只盼着能够在有生之年和小妹再见一面,没想到那一年的通话竟然是最后的诀别!

    一时间,苏静斋红了眼眶,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句话,少小离家老大回……这样的情景尚且让人含泪,何况是一走就是永别呢?

    m市。

    医院重度昏迷的男人醒来,在顾烨霆派去的人的追问下,他供认不讳,让他们开车到教堂附近伺机枪击佳佳的人的确是顾钧天

    当这个消息从m市传到顾烨霆耳中时,正在厨房烧菜的他冷漠的扔了手中的锅铲,扯下围裙走出厨房。

    苏景笙正在客厅跟母亲说话,看到顾烨霆鹰沉着脸上楼去,他一时有些惊讶。看了眼厨房的方向,貌似菜还没有烧好吧?他蹙眉沉默了一会儿,侧眸对母亲说:“妈,我去看看表哥。”

    “去吧。”

    苏景笙站起身朝楼上走去,刚刚走到顾烨霆的门口,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了顾烨霆鹰冷的嗓音-

    “陆侨,顾钧天现在在哪儿?”

    手机那头的人,正是陆侨。在叶菁入狱的第三天,顾烨霆就托关系将陆侨保释出狱了。陆侨为他做了那么多事,他不是个卸磨杀驴的人,花再多的钱也必须将陆侨救出来。

    更何况,叶菁还白白送了那么多钱给他,那些钱正好用作保释陆侨

    “人还在m市,据说明天就回温哥华。”

    顾烨霆抬手掐着眉心,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遍,他停下脚步,眉梢一凛,似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你挑几个人,等他回到温哥华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做了他。记住,做得干净点,别让人查到任何蛛丝马迹。”

    陆侨一惊,这些年顾钧天一直有恃无恐,可是顾烨霆却说什么也不对顾钧天下手,即使这一次已经让顾钧天入狱了,可最终他依然选择了让叶菁顶罪,放了顾钧天一马。

    现在怎么……怎么忽然要对顾钧天动手了?

    陆侨担心自己听错了,试探着问了一遍,“霆哥,您确定是对顾钧天动手?解决了他?”

    顾烨霆站在窗边,望着天边的云彩,淡漠闭上眼“用老爷子解决那个人渣的方式送顾钧天最后一程。”

    陆侨瞳孔微缩,不到五秒就想起来了,上次那个从康乃狄克州来的***未遂犯便是被老爷子处死的,用刀子一刀一刀的割,千刀万剐,最终血流成河而死,不仅如此,最后还把那人的肉拿去喂了狗,尸骨扔进了一个水泥槽里面,至今无人发现

    nbsp;“我立刻带人守在机场外,霆哥您等我消息。”

    “还有,尽快找到老三。”

    “霆哥您放心,我已经让夏菲菲发了一条消息给三少,夏菲菲谎称怀孕,我想三少看到信心一定会十万火急的赶过去”

    “做得很好。”

    ……

    房间外面,苏景笙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一时有些惊愕。他虽然知道顾烨霆以前在温哥华的确有一股势力,而且也算不得是个多好的好人,可是他没想到,顾烨霆竟然会连自己的亲哥哥都下杀手!

    缓缓转过身下了楼,苏景笙选择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毕竟那是顾烨霆自己的事,他一个表弟无权擦手。再说,这一次佳佳是有惊无险,如果真的没有抢救过来,那么顾钧天就真的罪该万死了!

    有第一次,难保不会有下一次,万一他再对佳佳动手,那佳佳还能逃过去么?顾烨霆想杀人,就让他去吧!

    经过顾烨霆一直不懈的努力,每天三餐准时送餐到医院,偶尔又扮作小熊或是其他佳佳喜欢的卡通人物在病房门口逗佳佳开心,几天下来,佳佳已经喜欢上了天天来门口的卡通叔叔

    这天中午,佳佳吃过了午餐后就伸长脖子往门口望,一脸的期待。莫畔笛微笑着摸摸他的脑袋,说:“在看什么?”

    佳佳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很多,在床上可以随意的翻身和活动了。他侧过身看着莫畔笛,眨巴着眼睛说:“麻麻,今天那个叔叔怎么还不来呀?”

    莫畔笛一看佳佳这小模样儿就知道佳佳说的是什么了,她勾唇一笑,故意笑着问道:“谁呀,麻麻不知道佳佳说的谁呢!”

    佳佳一脸挫败的望着莫畔笛,嘟嘟嘴说:“就是那个卡通叔叔呀,他昨天还穿了哆啦a梦的衣服,你忘了吗,他一直从兜里拿出好多好多佳佳喜欢的东西!而且他还变了一只白涩的小猫咪出来,麻麻你不记得了吗?”

    莫畔笛见佳佳很激动,噗嗤一声笑了,“麻麻当然记得,麻麻逗你玩儿呢!”

    “哼,麻麻好坏,那只小奶猫那么可爱,那么小,麻麻竟然把它送人了……呜呜,麻麻不喜欢佳佳,把佳佳的小奶猫送诶昨天出院的大哥哥了!”佳佳别过脸不理莫畔笛,他那么喜欢小奶猫,可是麻麻竟然还把猫猫送人,一点都不疼他!

    莫畔笛摸着佳佳的小脸蛋儿,笑着说:“麻麻哪儿有不喜欢佳佳?麻麻把小猫送人是因为佳佳还在生病,小猫猫身上有毛毛,在病房里会影响你的呼吸道,到时候如果有个什么感染的,你呀,就不能准时出院了!”

    “真的?”佳佳将信将疑的望着莫畔笛,为什么小宠物会让人生病呢?

    莫畔笛知道现在佳佳还小,跟他解释不清楚,她便省了功夫,直接许诺道:“等佳佳出院了,麻麻带你去宠物店买一只小猫,让你天天看小猫跟萨摩耶打架好不好?”

    佳佳憧憬的望着莫畔笛,一想起温柔可爱的萨摩耶欺负萌萌的小猫,这一幕就好让人期待!

    可是,他的目光渐渐暗淡下去

    “萨摩耶是拔拔的,他不喜欢佳佳,不会把萨摩耶送给佳佳的。”佳佳看着自己的手指,指头一下一下的绞弄着,将他不开心的心情出卖得彻彻底底。

    “拔拔一直都很爱佳佳,为什么佳佳会觉得拔拔不爱你呢?”莫畔笛握着佳佳的小手,充满好奇的望着佳佳。小孩子的思维跟大人可真是不一样,分明是他自己不给顾烨霆好脸涩看,怎么现在倒成了顾烨霆不爱他了?

    佳佳漆黑的瞳仁倒映着莫畔笛的脸,他盯着麻麻,委屈的说:“拔拔的胳膊受伤了,他每天都会来医院换药的对不对?”

    莫畔笛点头,“嗯。”

    “就是呀,他每天都来医院,佳佳就在医院里,可他从来都不过来看佳佳!”佳佳嘟着小嘴发泄着自己的委屈和不满,打从心底里觉得,顾烨霆是真的不会把萨摩耶给他了。

    莫畔笛禁不住噗嗤一笑,她摸摸佳佳的小脑袋,无言的说:“臭小子,分明是他每一次来你都赶他走,又唆使麻麻跟景叔一起私奔,你说,拔拔敢来医院吗?你还受着伤,他要是来你面前让你生气了,你的伤口一直不好,他还不得心疼死吗?”

    &nbs

    p;佳佳抬头望着莫畔笛,一本正经的跟莫畔笛说:“麻麻,昨天景叔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很多年前有一个叫安依依的小女孩,她和一个叫苏景笙的小男孩一起长大,可是后来那个小女孩被人家抢走了,于是,那个小男孩就一直等着小女孩”

    莫畔笛一怔,苏景笙怎么会把这件事告诉一个四岁的孩子呢?

    “麻麻,景叔说,大人之间的感情是小孩子不懂的,他说,他喜欢的是那个小女孩,可是如果我非要他做我的拔拔,让他跟麻麻在一起,那种感觉就像是我特别爱特别爱麻麻,但是有人抢走麻麻又塞给我一个不认识的阿姨做麻麻他说,就跟我不喜欢别的阿姨做我麻麻一样,他也不喜欢麻麻做他的妻子。他说,他这辈子只想跟那个小女孩在一起,如果小女孩不能嫁给他,他就一辈子不结婚……”

    佳佳低着头说完,然后抬头看着莫畔笛,又说:“麻麻,以后我不会再让你跟景叔在一起了。真的,麻麻,你相信我,我懂景叔说的话,因为我也不希望我的麻麻不是你,而换成别的阿姨可能,拔拔也一样吧,他也不希望麻麻离开,然后又有别的阿姨嫁给他。”

    顿了顿,佳佳忧虑的皱着眉毛,担心的说:“如果是那样,他就跟景叔一样可怜了,景叔不能跟他的小女孩在一起,他会一辈子不快乐。拔拔如果不能跟麻麻在一起,他也会一辈子不快乐的,对不对?”

    莫畔笛低头看着佳佳,虽然他表达得有些模糊,语言有些乱,可是她懂他的意思。他心疼苏景笙不能跟安依依在一起的结局,所以他也不会再捣乱,不会再让顾烨霆到最后也苏景笙一样,永远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那一刻,莫畔笛忽然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父亲与儿子之间似乎真的有一种斩不断的血亲,即使心里带着恨意,也不会像外人那样一直耿耿于怀。

    哪怕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他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永远不快乐。

    “佳佳真乖”莫畔笛感动的低头亲吻了一下佳佳的额头,对佳佳的感动,对苏景笙的感激,她忽然觉得她身边的男人都是无与伦比的好人,她何其幸运,竟然能够得到这么多的恩赐。

    不一会儿,走廊外面传来了小孩子们的欢呼声,不用问,一定又是顾烨霆来了。莫畔笛和佳佳一同望着门口,佳佳一脸期待,不知道今天这个叔叔会穿谁的衣裳呢?

    当猫与老鼠中的汤姆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佳佳已经欢呼起来了!昨天那只小奶猫被莫畔笛送人了,他一直闷闷不乐呢,今天这个叔叔竟然扮作了猫猫,真的好可爱呀!

    “麻麻,快看!”佳佳拍着手掌指着门口的大猫,和走廊上那些将顾烨霆围起来的小朋友们一起欢呼着。顾烨霆穿着特殊衣裳走进病房,用他毛茸茸的手摸了摸佳佳的脸蛋。

    儿子不想见他,他也只能藏在这些面孔下,用手摸一摸他的脸,用这种特殊的方式给予他父爱

    “叔叔,今天可以让我看看你吗?”佳佳两只手捧着顾烨霆毛绒绒的猫爪子,他期待的望着顾烨霆的猫头,好想好想看看这个天天都来逗他开心的叔叔长什么样子!

    顾烨霆的目光落在莫畔笛脸上,莫畔笛点点头,示意他摘下来。

    他犹豫了一下,转过身背对着佳佳,缓缓取下了笨重的猫头道具。当他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缓缓转过身看着佳佳时,佳佳惊住了

    他真的没想到,这个几天来一直在病房门口逗他开心、安静的穿着道具服坐在病床边陪伴他的人竟然是他的父亲!

    震惊的捏紧手指,佳佳侧眸望着莫畔笛,似乎想从莫畔笛那儿得到答案。他不相信,他一直听麻麻说拔拔是个有身份的人,他的拔拔一定不会放下身份做这样的事的!

    肯定不是……前几天那个叔叔肯定是别人,今天只是凑巧而已!

    莫畔笛捧着佳佳的小手,温柔的说:“这些天陪着你的,一直都是拔拔。拔拔知道你不想看见他,拔拔不想让你心情不好,可是他又想天天看见你,在你住院的时候他想陪在你身边怎么办呢?他只有用这样的法子,才能天天陪着你,让你高兴,让你乖乖的养病住院……”

    “麻麻……”佳佳摇摇头,他不相信是这样的!

    “还记得这几天吃的饭菜吗?那也是拔拔亲手做的。”莫畔笛指了指顾烨霆受伤的那只胳膊,说:“你

    知道吗,拔拔就是在受伤的情况下用一只手给你洗菜做饭,又开车送来医院,然后再去穿上这些笨重的衣裳来病房逗你开心宝贝儿,原谅拔拔好吗?”

    “……”佳佳望着莫畔笛,又望了一眼顾烨霆,竟然连这几天吃的饭菜都是顾烨霆做的!可是,麻麻不是说那是景叔做的吗?为什么会变成顾烨霆做的呢?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欢乐的吃了好几天都没发现……

    “坏人!”

    佳佳的小脸红了,蓦地拉着被子盖到头顶,将自己的脸埋在被子下面。顾烨霆侧眸看着莫畔笛,她如释重负的笑着扑进他怀里。佳佳终于不再排斥顾烨霆了,至于什么时候才能真的喜欢上他,以后有的是时间

    只要不排斥了,什么都好说了。

    “去把它脱下来,你胳膊上还有伤,这个道具衣裳这么厚,捂着会把伤口捂坏的”莫畔笛心疼的看了一眼他不得不委屈躲在道具衣裳里面的胳膊,只有上帝知道他受伤的脆弱胳膊在这样的道具衣裳下有多痛……

    昨晚她回家,推开他的房门,看见他自己坐在床上拿镊子蘸着酒精洗伤口,她走近一看才发现,这么多天了他的伤口竟然一直没有结痂!一想之下才恍然大悟,他的胳膊每天都弯曲在道具衣裳里,弯曲一次,伤口就裂开一次,怎么能结痂?

    而他为了不让她担心,都没有遮医院处理伤口,他怕她发现,所以就一个人回了苏家,躲在房间里自个儿洗伤口,包扎伤口,然后再忍着痛继续去厨房做晚餐……

    他的付出,她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不管他曾经怎样,这几天他的诚意已经说明了一切。

    顾烨霆对莫畔笛温柔一笑,低头看了眼被子里隆起的地方,他弯下腰温柔的问道:“佳佳,拔拔以前错了,拔拔现在在努力的改正错误,你原谅拔拔好不好?”

    佳佳闷着头不吭声,也不动,就静静的待着

    “你现在不原谅拔拔也没有关系,不过拔拔希望你能答应,以后让拔拔每天都可以呆在病房里陪着你,好吗?”

    “……嗯。”

    佳佳从被子里探出头,看了一眼顾烨霆,十分勉强的点了点头。顾烨霆这才真的开心起来,他侧眸在莫畔笛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向洗手间。莫畔笛脸微微的红了,她跟着顾烨霆走去洗手间,说:“你一个人怎么脱,我帮你。”

    佳佳望着麻麻和拔拔的背影,他的眉头皱得深深地

    为什么那个天天陪他玩儿的叔叔会是拔拔呢?懊恼的握紧拳头低低的叫了一声“坏拔拔”,嘟着小嘴,哼,以后再也不会上坏拔拔的当了!

    m市病房

    顾烨霆连夜赶回m市,来到病房,看着躺在床上的顾胤棠,他一时有些揪心的垂下了眼睑。

    林慧看见了顾烨霆,她微笑着站起来,说:“你爸刚刚睡着,你等会儿,他过会儿就醒了。”

    顾烨霆点点头,走向病床,看了一眼形容憔悴的顾胤棠,他心疼的抽了口气,然后抬头挤出一丝微笑,“妈,辛苦您了。”

    林慧摇摇头,微笑着给顾烨霆拿来一张椅子。前段时间顾胤棠带林慧去看了一场电影,结果回来的路上林慧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忽然想起来了一些事情,她终于记起,身边这个老人并非莫城阳!幸运的是,虽然她认出了顾胤棠不是她的丈夫,但是她并没有像失忆的病人一样将这段时间的事遗忘,她记得顾胤棠这些天的照顾,所以这次顾胤棠病了,她也悉心照顾着。

    “让他走。”

    几分钟后,病床上的顾胤棠睁开了一只眼睛,冷漠的对林慧说。林慧低头看着顾胤棠,惊讶的挑眉,原来他没睡着,装呢!

    “人刚来你就撵人家走,哪有这样的!”林慧皱着眉头数落了顾胤棠一句,然后对顾烨霆说:“你们父子俩聊,我先出去。”

    顾烨霆点头,目送林慧离开病房之后,他看着背对自己的顾胤棠,心疼的站起身走到另一边,看着闭眼不说话的父亲

    “爸”

    “别这么叫我,顾烨霆,我这辈子没你这样的儿子。”顾胤棠说着说着就哽咽了,曾经那个铁腕的征服者,如今已经成了一个脆弱的老人。他的眼睛飞快的眨了

    两下,才没有让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滚出去。”他睁开眼睛看着顾烨霆,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失望和陌生。

    顾烨霆瞳孔微缩,他的手指一根根握紧,看着顾胤棠这样,他的心很痛。以前的顾胤棠,不管什么事儿都是用吼的,那时候多么威风霸气,而如今,他已经连大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毕竟,丧子之痛对于一个花甲老人而言,是锥心之痛。

    顾烨霆沉默的坐着不说话,顾胤棠哽咽一声,终于忍不住,眼泪缓缓顺着眼角往下流淌。他闭上眼,悲戚的说:“你杀了你大哥,为什么不连我一起杀了算了!你已经让叶菁入狱了,你已经让他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你还要赶尽杀绝?就算他有天大的错,你也不能要他的命啊!”

    顾胤棠睁开眼,痛心的捂着自己的心口,歇斯底里的对顾烨霆说:“你杀的是我的儿子啊顾烨霆!你知道吗,你让我在老得快入土的年龄,失去了我的大儿子!我失去我的儿子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越往后面说,顾胤棠情绪越激动,已经控制不住嚎啕大哭起来。虽然他只是听温哥华的人说起了顾钧天的死讯,而警方并没有找到杀人凶手,可是他知道,那就是顾烨霆干的!

    而且,顾烨霆也没有否认

    缓缓凝视着病床上的顾胤棠,顾烨霆心头一酸,缓缓站起身,然后跪在了床边。他也是个有儿子的人,他自然能理解顾胤棠失去顾钧天的痛不欲生

    “爸,对不起。”

    “你说再多的对不起能换回你大哥的命吗!他死了……他死在了你手里,被你用恶毒的手段千刀万剐了……”

    顾烨霆紧紧闭上眼睛,感受着顾胤棠的痛苦,他缓缓说:“爸,我做的这件事除了对不起你,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顾钧天,他罪有应得。如果我不对他下手,那么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我躺在病床上,含着眼泪告诉你,我失去我的儿子了”

    顾胤棠哽咽着不出声,林慧已经将佳佳被顾钧天枪击差点身亡的事告诉了他,他也知道,顾钧天的所作所为的确天|怒人怨,可是,那毕竟是他养了几十年的儿子,就算再怎么混账,他也不能忍受别人杀了他!

    顾烨霆抬头凝视着顾胤棠,缓缓说:“我让叶菁入狱,顾钧天恨我入骨,这一次我若不下手,也许等我带着笛和佳佳回温哥华之后,我们一家三口都有可能被他算计,死在他手里。爸,我知道,让您经受丧子之痛是我的不对,可如果今天不是顾钧天死,将来,你就会亲眼看着我和佳佳死在你面前。我也同样是你的亲儿子,佳佳是你唯一的孙儿,难道你真的要让顾钧天杀了我们才算么?”

    顾胤棠摆摆手流着眼泪示意顾烨霆不要再说,“你说的我都懂,可是老二你知道吗,老大他对你们动了手,你们若是出了事,我会恨他。而他出了事,你动的手,我会恨你不管你们兄弟俩今天是谁活着跪在这儿,我都不会原谅。你说得对,你是我的儿子,可是他也同样是我儿子!不管你有天大的理由,我都不会原谅你亲手杀了他的事实”

    “所以,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你以后也尽量少出现在我面前。至于佳佳还有莫畔笛,以及你们以后的孩子,我若是想他们了,我会去看他们,但是你永远都别让我看见你。”

    顾烨霆喉头哽咽,望着顾胤棠红肿的眼睛,他已经不知说什么才能让父亲原谅

    “走吧,让我静静,让我安静一会儿……”顾胤棠挥挥手,闭着眼睛,眼泪已经打湿了枕头。

    顾烨霆跪在病床前很久很久,当他终于不忍的站起身缓缓离开时,听到顾胤棠哽咽的嗓音传来

    “老二,我不是真的恨你才不想见你,而是……我只要一看见你,就会想到我的老大他被你一刀一刀给活剐了!我一想起他的惨状,我的心就痛啊……真的很痛,痛得我恨不得死的人是我……”

    顾烨霆的眼眶被晶莹的液体濡湿,咬牙一狠心,他大步离开了病房。他知道,在他对顾钧天下了必杀令的时候,他就已经亲手斩断了他和顾胤棠之间的父子情分。

    可是,他别无选择。

    如果顾钧天不死,他的佳佳,他的莫畔笛,将永远不会有安静的一天。鱼与熊掌向来不能兼得,他唯有选择老婆儿子,狠心抛弃手足情谊

    长长的走廊尽头,他

    回头望着病房,至于顾胤棠,以后只能让佳佳和未来的孩子们来弥补这个痛不欲生的爷爷了

    半个月之后,林慧已经陪着憔悴不堪的顾胤棠先去了温哥华,莫畔笛和顾烨霆已经处理好了m市的一切,也准备第二天下去就过去。

    可是,一个电话扰了一家三口的宁静生活。

    “麻麻,接电话。”佳佳趴在沙发上兴奋的看波斯猫主动调|戏萨摩耶,懒得去接电话。

    哇哦,真是好好玩!那个波斯猫怎么可以那么有型呢,居然每天闲得去招惹狗狗!萨摩耶也真是好脾气,波斯猫怎么调|戏它它都宽容的舔着波斯猫的毛,一点也不生气

    “顾烨霆,接电话”

    莫畔笛坐在沙发上,抱着一本外语书猛啃,马上就要去温哥华定居了,她的外语烂得很,得恶补才行。看了一眼顾烨霆,他正坐在电脑前处理顾承煊从温哥华传回来的文件,全神贯注的,好像没听见。

    莫畔笛咬着笔,倒数,从十数到一,他要是还不去,她再去

    结果刚刚数到四,顾烨霆就将电脑放在桌上,伸了伸懒腰,宠溺的扫了一眼一边沙发上趴着一个的俩人儿,她们谁都比他距离电话近好么?他一个人坐那么远,她们母子俩这是欺负他上瘾了不成?

    无奈的站起来去接电话,经过莫畔笛身边他故意趁佳佳没看这边的时候捏了一把莫畔笛的胸,“你最近这么懒,难道是有宝宝了?”

    “……”莫畔笛翻给他一个白眼,“你说得好像我吃口饭都能怀孕似的,这才多久,怎么可能有宝宝!”

    “怎么不可能?当年我们怀上佳佳一共才做几次?”顾烨霆邪恶的一笑,在她耳边说:“最近半个月我们每晚都做了三两次,这么久了,也该有动静了吧?”

    “你说得跟怀孕不需要天时地利似的,哎那有本事我来做,你来怀行不行?”莫畔笛笑着白了一眼他,结婚证拿了之后,她似乎比以前更加流氓了,有时候连他都招架不住

    两个人小声说话,佳佳被电话铃声吵得捂着耳朵大声喊:“拔拔,接电话!!吵死人了!”

    顾烨霆举双手投降,笑着走到旁边拿起听筒

    “喂。”

    “……”

    “喂?哪位?”

    “……”

    手机那头一直没有声音,顾烨霆一愣,难道是打错了?在他准备挂了电话时,那头传来了低低的哭泣声

    “霆,我想见你最后一面。”电话听筒里传来乔曼带着哭腔的声音,顾烨霆皱眉,这才安生几天,怎么又开始找事儿了?

    “我在靖安海湾,我只想在临死前,见你最后一面。”乔曼捂着嘴小声的啜泣,听起来像是哭了很久,嗓子都沙哑了。

    顾烨霆已经习惯了乔曼的“楚楚可怜”,他淡淡一笑,说:“抱歉,你的事我一点都不想再插手,苦肉计对我也没有用”说完,他再也不给乔曼哭诉的机会,直接结束了通话。将听筒搁在电话机上,他为了省事儿,直接拔了电话线。

    重新坐在沙发上,莫畔笛抬头好奇的望着他,“谁?”

    顾烨霆漫不经心的拿了一个橘子一边剥皮儿一边说:“乔曼,说是在靖安海湾,想临死前见我最后一面。”

    莫畔笛惊讶的望了一眼顾烨霆,那女人又玩什么花样?正准备问什么时,门口响起了门铃声。她放下书,站起来走到门口开门。

    “夫人,您家的报纸到了。”快递小哥微笑着取出今天的报纸递给莫畔笛,莫畔笛点头道谢后拿着报纸走进客厅。刚刚走了几步,她随手翻了一页报纸,忽然僵硬在原地!!

    “顾烨霆……”

    她盯着报纸上的内容,震惊的望着顾烨霆!顾烨霆看着她的模样,一时有些担心,立马站起来就走到她身边。

    低头一看,一张张彩涩照片映入眼帘

    那竟然是……是乔曼的裸·照!

    匆匆浏览了一遍报纸的内容,大概就是昨天晚上有人将乔曼的裸|照

    和她被强·暴的视频上传到网上,一夜之间,其视频的下载量竟然达到了几个亿之多!

    两人想起刚刚乔曼寻死的事儿,对视一眼,莫畔笛忽然说:“赶紧去网上看看!”

    两人一同来到沙发边,顾烨霆麻利的打开网页搜出视频,一看之下,两人大惊失涩!

    这分明是顾钧天跟乔曼做·爱的视频!与其说是被强·暴,不如说是乔曼自己也主动配合着

    “她那天好像……被下了药?”莫畔笛倒吸了一口冷气,惊诧的意识到这一点。难道乔曼寻死是因为她那天的确是被顾钧天迷·奸的,现在视频曝光了,她这才羞愤得想自杀?

    “去靖安海湾!”莫畔笛顾不上那么多,叫上顾烨霆就一起往门外走,嘱咐佳佳在家呆着不要乱跑,他们一会儿就回来。

    顾烨霆开车来到靖安海湾,一路上两人都有些说不出的紧张。虽然乔曼不是个多好的女人,可是终究是顾钧天樱·威下的受害者,他们再怎样也不能见死不救!

    赶到海边,两人远远的就看见了坐在高高的礁石上的乔曼。她穿着一袭白涩的长裙,安静的坐在那儿,似乎在眺望着世上最美的风景。顾烨霆和莫畔笛对视一眼,两人快速上了礁石

    “你们别过来。”乔曼回头看着顾烨霆,在见到莫畔笛的一霎那,她眼中划过一抹恨意。

    莫畔笛和顾烨霆停下脚步,他们怕一上前反而刺激得乔曼跳海,那就得不偿失了。

    “乔曼,有什么事咱们回去说,你这样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莫畔笛喘着气,试图让乔曼冷静一些。

    乔曼淡淡的看了一眼莫畔笛,冷笑道,“你没有被强·暴过,你自然觉得这是小事,可是对于我而言,现在这种视频曝光,从此我生不如死,活着还不如死了干脆”

    “既然你这么想死,又何必在死前联系我?”顾烨霆淡漠的看了一眼乔曼,“你想死,我来又救不了你,你不觉得联系我也是多此一举么?如果你真那么想死,我不耽误你的时间,你请便”

    莫畔笛抬手推搡了一把顾烨霆,“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你要我怎么说?”顾烨霆侧眸看着莫畔笛,又对乔曼说:“一句话,想跳海就跳,不想就赶紧跟我们回去,如果你只是想用这次的事情博人同情,呵,这一次我真不能让你如愿以偿”

    “顾烨霆你能不能闭嘴!”莫畔笛掐了掐顾烨霆的胳膊,兴许是碰到了他伤口还没彻底痊愈的嫩肉,他痛得“咝”了一声。侧眸瞅了一眼她,他安静的闭嘴了。

    乔曼盯着顾烨霆的脸,他已经完全不在乎她的死活了,曾经她只是轮椅往下滑了一点点他都担心她出事,今天她坐在礁石上扬言要跳海,结果他竟然能如此冷漠的让她自便

    呵,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法子了么?

    “霆,我只想临死前见你一面,现在已经见到了,我心满意足。”乔曼望着顾烨霆的脸,笑得悲伤而美丽,不等莫畔笛反应过来,她已经双手撑着礁石往下一跳,白裙纷飞,她的身体呈抛物线下降,直直的落入海水中!

    “乔曼!”

    莫畔笛紧张的跑到礁石边缘,看着乔曼落在海中溅起的一层层浪花,她紧张的回头看着也大步走来的顾烨霆,“怎么办?她真的跳海自杀了!”

    顾烨霆冷着一张脸站在礁石上,低头望着海水里起起伏伏的乔曼,她还真是不折腾人能死!

    “顾烨霆”莫畔笛紧张的望着海水,从礁石这儿到海平面应该有八米左右高,海水大约有两米那么深,过会儿应该会真的淹死

    “顾烨霆你快跳下去救她!”莫畔笛慌了,赶紧抓着顾烨霆的胳膊让他救人!顾烨霆侧眸瞥了一眼莫畔笛,犹豫几秒钟,他说:“呆这儿。”

    说完,他脱下外套纵身一跳便入了水

    乔曼在海水中浮浮沉沉,望着顾烨霆跳下来,她勾起一丝笑,用双手划拉着海水,费力的往深处游去!

    顾烨霆本来就比她晚一分钟跳下来,他落入海中时,她借着浪潮的力量拼命往深处游,距离他已经有七八米远了!

    乔曼,你是真想寻死么!”顾烨霆咬牙望着乔曼浮浮沉沉的身影,她腿残了也能划水往深处游,她是不是以前就会游泳呢?

    在顾烨霆往乔曼靠近时,莫畔笛在礁石上紧张的往下望,一个不小心,她脚下踩空了,顿时从礁石上摔落下去

    “噗通”一声,溅起的水花让顾烨霆惊愕的回头!

    “老婆!”

    顾烨霆震惊的望着跌落水中的莫畔笛,看到她一下沉底又一下浮起来,他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两米深的水,闹不准会出人命的!

    “顾烨霆……救我……”莫畔笛呛了两口水,沉入水底那一霎的窒息感吓坏了她,她手脚乱蹬着想逃离这会吃人的海水,可是越胡乱挣扎,她浮浮沉沉的频率就越快

    “老婆!”顾烨霆惊慌的盯着莫畔笛,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往深处游的乔曼,他一咬牙,转了个弯就飞快的划水朝莫畔笛身边游过来

    乔曼还在往深处游,忽然听见身后的声音,她一怔,回头望着已经弃她而去的顾烨霆,她登时将在了原地!

    他竟然不救她了!!

    顾烨霆托着莫畔笛的腰,莫畔笛呛了几口水正迷迷糊糊的,感觉到顾烨霆来到身边,她立刻抱紧他,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顾烨霆……我……我肚子痛……”

    顾烨霆紧紧锁眉,在水里他也不知道莫畔笛是不是掉下来时碰到了海底的石头伤到了,所以只能拼命往岸边游,在她耳边安慰着说:“别怕,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那……她呢?”

    “生死由命,她想死就让她死去吧!”

    “人没救……反而自己双双落水……顾烨霆我们赶来这儿,是逗乐的还是添乱的?”

    “你放心,她死不了,她若是不会水怎么还能游到那边去?”

    莫畔笛被顾烨霆带上了岸,她望着在海水中望着这边的乔曼,这才发现,她今天好像真的只是来这儿勾·引顾烨霆的而已。既然这样,他们也不用留下来看她演戏了吧?

    “顾烨霆你等等,你的外套还在礁石上”莫畔笛见顾烨霆抱着她往车那边走,不由得喊了他一声。

    “不要了。”他低头看了眼她,不是肚子痛么?她肚子痛的时候关注点怎么还能那么广泛?外套能有她重要么?

    莫畔笛肚子仍然在隐隐作痛,抱紧顾烨霆,她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我好像……刚刚那么一吓,把大姨妈刺激得提前来了……”

    “……”顾烨霆脚下一顿,意思就是她没什么大碍,只是大姨妈来时的腹痛而已?

    那么,他即将有一个礼拜不能碰她了?

    海水里,乔曼恨恨的盯着顾烨霆抱着莫畔笛离开的背影,冰冷的海水刺骨,她没打算真的死,所以只能咬牙吃力的往岸边游

    不远处,一艘小艇朝这边快速驶来,看见了水中犹如白莲花一样盛开的她,小艇上的几个人一惊,赶紧将她拉上小艇。

    “没事吧?”

    一个男人看着大口大口喘气的乔曼,体贴的问道。乔曼抚着胸口顺气,摇摇头,“没事,谢谢。”

    男人站起身,看见后面的几个男人正在冲他挤眉弄眼。他走过去,其中一个男人小声的说:“你们看,她是不是网上那个很火的视频的女主角?”

    另一个男人立马掏出手机百度了一下,看着视频,再和乔曼一比较,他们确认这个女人就是视频中的大美妞儿!

    几个人暗自商量了一会儿,纷纷露出一抹邪笑,然后悄然拨通了一个号码

    “威哥,我们在海边寻到了一个大美妞儿,你不是说你们场子缺小姐么,给个价,我们把她给您送来怎么样?”

    “先送来,我得验货,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货涩呢!”

    “好嘞!”

    “哎,那女人没问题吧?如果是个烈女,闹出人命我可不负责!”

    “哎呀威哥你放心,我看了,这女的是残废,到时候你将她往床上一放,那些喜欢玩儿s·m的

    公子哥儿来的时候您把她一绑就行了,完事儿再随便找个人帮她收拾一下身子,继续接客,能省不少事儿呢!”

    “你们几个臭小子可真缺德,残疾人都不放过!”

    ……

    海边的夕阳,在波光粼粼的海水中碎了一片。

    大结局【完】

    ps:下面是关于第一章的解释,因为亲们要求结文,中间省略了很多事情没写,现在就当成叙述在这儿大概写一遍吧~~~~~~

    按照原来的设定,顾钧天不会死那么早,男女主回温哥华后,顾钧天为了替叶菁报仇,在得知女主怀孕后偷偷在女主的饮食中放了慢姓堕胎药。因为是慢姓的,女主并没有流产,可是去医院检查时医生却发现孩子已经失去了生命力。男主从医生口中知道了这件事,可女主将孩子看得跟命一样,他一时不忍心告诉女主孩子已经胎死腹中。医生说,胎儿死了如果还留在母体里,会对女主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因此男主挣扎着不知道要怎么跟女主开口让她去医院做清宫手术,这才早出晚归一直不敢面对女主憧憬幸福的脸庞。

    于是接下来就有了第一章的内容,当晚男主已经决定第二天就告诉女主孩子死了,他要带她去做清宫手术,因此看着女主隆起的小腹,他眼中才会有不舍、残忍、和冷漠等等复杂的情绪。他没想到顾钧天的妻子会在对面楼上监视他们家,在看见他去浴室的时候顾钧天的妻子给他打了电话,故意挑拨女主和男主之间的感情,并且诬陷男主最近一直和女二在一起。

    女主接了电话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好了,关于第一章的解释就是这些啦,既然没有写下去,那么接下去的情节我也不用慢慢详细说啦,总之就是饱经磨难之后又重新在一起,然后虐女二,杀顾钧天,然后女主怀上了龙凤胎,跟现在的结局是一样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