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4章 回来看她

作者:卿落落
    唐钰和殷巧走出山洞,前者看后者始终沉思什么,闷闷不乐。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殷巧,只能握住她的手说:“能知道消息,就比不知道的好,如果你想去南边,我随时都可以陪你。”

    唐门就在南疆,唐钰其实还有点感激林逸,毕竟他很早前,就想把殷巧给拐回去了。

    “我虽然猜到是南边,但是证实了这个消息,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殷巧没准备贸然离开,万一到了南边,他们又扑了个空怎么办?

    再说,这如果是敌人的障眼法呢?

    于是殷巧拜托唐钰:“能不能让你唐门中人在南边探查一番?”

    “这有何难。”唐钰马上应了下来:“今日我就传令回去。“

    殷巧在他面前,已经软化了不少,此刻还和他说谢谢。

    唐钰捏着她的手更紧了,还用手指,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地摩挲了两下:“你我之间,不用说谢。”

    杀死了林逸的事情,唐钰和殷巧还要同慕泽禀告。

    慕泽这几日坐镇战场,也没有和神威军起摩擦。

    既然崔林江的姓命无忧,他在军中,就多了一分筹码,于是慕泽夸奖他们两个:“这次你们做的不错。”

    唐钰笑呵呵的:“都是阿巧的手段多,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殷巧侧头看他,心中又无奈又甜蜜,这男人,怎么把所有的功劳,都推到自己身上来了。

    既然这件事解决了,慕泽本来想给元锦玉写封信的,奈何刚提笔,就传来了线报,说是前方又出现了小股的神威军。

    虽然是试探,但是慕泽为了给李禹溪营造一种“我们很有底气”的感觉,还是迎战了。

    蝎子军团一直都没有出现,李禹溪猜测,是不是因为他派去的人太少。

    就这样互相试探了几天,大仗小仗都打了几次,两方各有输赢。

    两军交锋,很大程度上,比拼的是主将的决策。

    沉俊旭真是对慕泽叹为观止,他怎么就能提出那么多精妙的战术,一次次地逼退李禹溪呢?

    看李禹溪之前多嚣张,现在完全都陷入了僵局中,他的几十万兵马都不动了!

    三十也自豪得很,跟在殿下|身边,就是最正确的决定,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殿下会带给你们什么样的惊喜。

    不过这天晚上,殿下将他们两个叫进营帐中,说的却不是战争上的事情。

    ……

    元锦玉依旧哄宝宝入睡,他每天晚上都会指着床外侧问问,每天得到的都是失望的答复。

    打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呀,为什么要打这么长时间,爹爹都不能回来了。

    宝宝有点伤心地睡着了,元锦玉亲亲他的脸颊,真是心疼得很。

    等他们在西海安定下来,元锦玉准备带着娃娃住一段时间。

    兵贵神速,九哥估计还要往中窄进攻,她可以随后赶上来。

    她刚叹气完,就听有人在房间中说:“锦玉因为什么烦心?”

    元锦玉愣了一下,猛地转头,她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毕竟九哥还在战场上啊!

    奈何她揉了揉眼睛,眼前的身影还是没变化,她看着九哥一身铠甲,惊喜地问:“九哥,你怎么回来了?”

    “从营地骑马回来,也不用太长时间,就回来看看你。”实在是挂念他,确定了李禹溪在集结起全部的兵力,不会贸然攻击后,慕泽就打了回来的心思了。

    这么多天在战场,打的是体力,熬的是心血,慕泽其实也很疲惫。

    李禹溪和他之前碰到的对手都不一样,慕泽既要小心他的诡谲,又要手下留一份情,毕竟他劝降的心思,还是没放弃的。

    当他回来,见到元锦玉的那一刻,他很肯定,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因为只是她的一个眼神,一个笑容,就能扫清他身上的所有烦恼了。

    慕泽走上前,轻轻地抱住了锦玉:“我回来,你不高兴么。”

    元锦玉眼圈都红了:“怎么会呢,我高兴得不得了!但是战场怎么办?”

    慕泽大大方方地表示:“养了这些兵这么长时间,也该到他们为我做点什么的时候了,放心吧,有三十看着,不会有差池的。”

    元锦玉咚咚点头,搂着慕泽就不松开。

    她的九哥,真的回来看她了呢,像是梦一样。

    锦玉很是体贴他,抱了一会儿还是松手,要去给慕泽准备热水和饭菜,被慕泽拦下了。

    “我晚上在军营吃过了,简单用冷水洗漱就行,等我一小下。”

    元锦玉乖乖地躺在被子中,没多久,身后就贴上了一个火热的身躯。

    慕泽亲吻了一下她光洁白皙的脖颈,让她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她小声说:“九哥,时辰不早了,睡吧。”

    “嗯。”慕泽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手却没闲着,已经轻巧地解开了元锦玉的腰带。

    后来浮浮沉沉,元锦玉也没力气再劝说慕泽什么了。

    等第二天早上她醒来,腰还有点酸胀的感觉。

    大娃还在睡,九哥却没在了。

    她摸了摸身边的床榻,已经凉了,估计是九哥走了好一会儿了。

    她慢慢地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清清爽爽,衣服也被换过了,估计是昨晚她睡着以后,九哥做的。

    她穿好了外衣,走去桌边,见上面留了字条。

    九哥言简意赅地把最近在战场上发生的事情,概括了一遍,还提到了殷巧已经把林逸杀死的事情。

    元锦玉把带着他笔迹的信,好好地珍藏了起来,至于信的内容,她过目不忘,已经不用再看。

    ……

    慕泽回到营帐的时候,士兵们才刚开始出早操,他们见慕泽打马从营地外而来,还以为他是一早出去转了一圈儿,哪里想到他是回去见王妃娘娘了。

    三十也起的很早,见慕泽回来,就恭境地迎上来问:“殿下,您和娘娘商量战事了么?”

    慕泽眨了眨眼,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一片春情绮丽,可是表面却不动声涩:“嗯,已经谈过了,我很满意。”

    三十还没听出来慕泽是什么意思,只答了一句:“王妃娘娘也足智多谋,咱们的胜算更大了。”

    慕泽笑了笑,他的锦玉,当然是最好的。

    ……

    在崔林江的不断暗示下,李禹溪终于活泛起了心思。

    或许他应该倾巢而动,给慕泽迎头痛击了。

    但是还没等他做出决定来,有两道消息,就传到了他的耳中。

    一个是他比较担心的,据说写有慕阙指令的信,已经从京城送出,这两日就能到达西海。

    另外一个,则是在一封密信中,李禹溪打开,见里面只放着一张白纸。

    他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将那纸扔了,没有召看。

    比起这张纸,李禹溪显然对圣旨更谨慎对待,收到后,他还沐浴焚香,才打开来。

    慕阙在圣旨上,委婉地表示了一下他对李禹溪的失望和责骂,但因为他是主将,慕阙也不敢把话说的太不近人情,只给李禹溪下了最后的通牒,半个月内,他要把宁军给歼灭,并且劝说西海的士兵,归顺大周。

    李禹溪放下信,沉思起来。

    ……

    慕阙这些日子,一直都压抑着自己,尤其是听说李禹溪在慕泽手下折损了两万人的时候,就更愤怒了。

    这李禹溪不是神威将军呢,为什么就这么点本事?

    但是慕阙为了能稳固军心,没在朝堂上发火,只是遣散了宫人,砸了一通的御书房。

    他找来程辉问:“如果现在朕御驾亲征,能不能和李将军来一个里应外合。”

    程辉也是个有勇有谋的,他理智地劝慕阙:“皇上,等您的大军到西海,宁王指不定又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慕阙砸了一下桌子:“朕才不信,他每次都能这么好运。”

    程辉低着,也不敢看慕阙:“皇上放心,神威将军一定会大胜的。”

    晚上慕阙无心处理国事,因为这两万多人死去,朝中的官员已经对慕阙产生了更大的不满。

    安抚这些死去士兵家眷,也需要精力和钱财。

    如今国库空虚,整个大周的经济,一片萎靡,慕阙也拿不出这么多钱财来。

    本来他想效仿一下先帝,让朝中官员,再捐一波银钱,但是他已经找不到什么借口了。

    用过晚膳后,鬼使神差地,他竟然去了苏婉卿的宫殿。

    到了之后,他并没有让宫人通报,而是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

    苏婉卿当时和大娃一起坐在榻上,这孩子长得很快,现在虽然不能坐的稳稳当当,但也不怎么摔了。

    她养的那只小猫就在不远处,也不靠近,一边走,一边瞄瞄叫着。

    大娃挺喜欢它的,就挥舞着小手,一个劲儿拉扯苏婉卿的袖子,想要抱抱那个小猫。

    苏婉卿点点他肉呼呼的小手:“不行哦。”

    小孩子的皮肤这么细嫩,被猫儿抓伤了怎么办。

    况且这还是别人的孩子,如果是自己的,苏婉卿可能就没这么矜贵了。

    慕阙的心情也松快起来,他哈哈一笑,走到近处,抱起了猫儿:“既然他喜欢,就给他摸一下。”

    苏婉卿一愣,心想慕阙怎么还来了,但是她的动作也没耽搁,从床上坐起来,要给慕阙行礼。

    慕阙温声说:“不用多礼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