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不盯死你盯谁?

作者:血蝠
    没一会功夫,机场就出现在眼前,能看到几名地勤人员扛着几面大红旗在指示跑道方位。

    说是跑道,其实就是一大块长方形的草坪:有人在地面上做指示,那是因为这会正有几帮子人开着简陋的工程机械,在填补几个巨大的弹坑免得降落的飞机掉坑里去!

    干净利落的降落在草坪上,林俊还没出机舱呢,刚站起来就对着迎上来的地勤人员喊:“赶紧加油备弹!”

    一边的谢尔盖也跳下飞机,一听元帅的话:“大队长,你还想上去”

    “不一定。”说着问刚跑过来的一名少校军官:“德国人那边有没有新的动静”

    那名少校一个立正,“元帅同志,刚想向您报告,根据刚才还在交战的飞行毡报告,德国人刚刚脱离了接触,全跑回去了。而且雷达站也报告说西边没有新的情况,暂时没有目标从西边过来。”

    “我看这次德国佬是摆了个大乌龙,一定把阔日杜布当成了我,这才了疯一样打场不合时宜的消耗战。”

    去指挥室的路上,林俊边走边说道。

    “很有可能,你那架飞机太显眼了!”

    波克雷什金的座机当然显眼,上百枚红五星标记呢。

    “对了,伊凡人呢”

    那名陪同的军官一指跑道尽头,“刚联系过机场,最多还有5分钟就降落。”

    这会去指挥部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林俊和谢尔盖其实就是打算去上趟厕所而已。

    等一出来,就看到阔日杜布已经降落,正在他那架拉格7边上东看西看做着检查,边上还有几架也是刚降落的拉格7。

    林俊两人走上去,“有什么问题”

    “挨了几,还好都不是关键部位。小百合那架更麻烦,至少有二十个洞。”

    阔日杜布有点郁闷。

    “莉莉娅人呢”林俊问道。

    阔日杜布左右一看,道:“刚才还在,她没事,活蹦乱跳的。”

    说着抓了抓头皮,“真是邪门,德国佬都像了疯一样咬着我们这几架拉格7不放,就算后头还有我们的飞机咬着也一样。”

    林俊笑笑,“谁让你做了波克雷什金的长机,加上就那么几架没什么标识的拉格7,不死盯着你们盯谁”

    阔日杜布不是笨蛋,这会立刻反应过来,而且还举一反三道:“那明天我还得飞这架!师长,明天能不能帮我个忙”

    谢尔盖看了眼阔日杜布,“给你当僚机”

    阔日杜布一听,连连点头。

    林俊想想道:“这可能会是个短时间内有效的新战术,你们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就把我当个最好的诱饵得了。”

    德国人认定林俊是个疯子,正好可以拿来做段时间的文章。

    当然,诱饵机不会是林俊,而是自告奋勇的阔日杜布不怕德国人不上钩,这诱饵实在太诱人了!

    而这个战术也只有苏联人用的出来,其它还有哪个国家的副统帅会驾驶战斗机参加空战

    林俊突然想到个人,一个身份地位曾经和自己差不多的家伙,不过那家伙的脑子一定被驴给踢过!

    德国人如今就算想学阔日杜布的办法都学不去他们以前倒是有个会开战斗机的纳粹党副元,不过那个二货去年自己开了架me11o战斗机飞往英国的苏格兰,这会估计正在伦dun塔里关着呢!

    鲁道夫沃尔特理查德赫斯,二战中最奇葩的级二货:1933年4月21日,这家伙被任命为纳粹党副元,同年6月29日还被任命为德国不管部长,统管除外交政策和武装部队以外的一切事务。

    去年这个二货自己驾驶飞机跑去英国想和谈,结果被软禁在了伦dun塔。

    历史上在二战欧洲战事结束后,那个二货于纽伦堡受审,1946年1o月被判处无期徒刑,被囚禁在西柏林的施潘道军事监狱:那个监狱由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美、苏、英、法四国士兵轮流看守。

    这个级二货在狱中度过了41个春秋,直到93岁垂暮之年,那会他已经体弱多病、生活不能自理,经常要送入医院就医。

    1987年8月17日,赫斯乘看守人员不备,在狱中自缢身死,终年93岁。

    这个二货也是关押时间最长,也是级别最高的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纳粹战犯!

    脑子被驴踢过的家伙,和正常人的思维就是不一样!

    ……

    机械师们检查完几架返航的拉格7,就莉莉娅那架麻烦点,需要拆开机翼更换内部的一个自封油箱,其它几架今天就能修好。

    听完汇报,看到该回来的都回来了,也不知道没回来的飞机还能回来几个活人。

    林俊走到一伙正在加紧施工的抢修队那,一个老大的弹坑已经填上,一台不知道哪来的压路机正在压实泥土。

    “今天就能抢修完毕,元帅。”

    领头的准尉汇报。

    随意看了看就往回走,这时两架里2运输机和两架拉格7出现在空中,林俊的卫队和随员到了。

    “对了谢尔盖,营房给我们准备好了没”

    林俊问道。

    谢尔盖面露苦笑:“大队长,你真要住我们这”

    “废话,不待你这待哪”

    “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条件没上次好,就几间农舍,在林子那头,就两百米。”

    顺着谢尔盖手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就在师指挥部后头不远的地方其实那个指挥部其实也就是间宽敞些的民房,这个野战机场就在个农庄边上紧挨着。

    “农庄的人呢”林俊问道。

    “半年前就撤退了,这里原本就在火线附近,整个农庄的房子只剩下一半,高大些的全给大炮给炸了。”

    等卫队汇合后,谢尔盖陪着林俊等人去新居:林俊总算还有个像样的卧室和一张看起来不错的木床,至于卫队嘛,就是一排木板铺起来的大通铺,铺盖卷还需要自备。

    都从茹科夫带来了。

    林俊的房间里放着很多箱子,基本上都是自己的东西,从疗养院那边搬来的。

    还有一小半是乌兰诺娃的物品,还没给她送回去。

    前段时间去中亚,回莫斯科后又遇上武金斯卡娅生孩子,林俊还没去看过芭蕾女神。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