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白晨、陆渊墨番外

作者:涩涩儿
    《末世之渣受重生》最新章节

    白晨一副地主大老爷模样的趴在躺椅上,懒懒的晒着太阳。

    不是他喜欢趴着这个不怎么雅观的姿势,着实是昨晚的战况太过激烈,他家那位“贴身保镖”战斗力太强,这才害得他不得不选择趴着这个姿势。

    “还是不舒服么?”

    说曹操曹操到,贴身保镖手里端了个盆,三步作两步的就走到了白晨身边,放下盆探过手就要去扒白晨的裤子。

    白晨先前还犯懒,这会子懒筋一下子就给贴身保镖给吓没了。

    “喂!聂然你给我住手!”白晨气的直接从躺椅上跳了起来,一手捂着裤子,一手颤微微地指着他的贴身保镖聂然就开骂了,“大白天的,你脑子里就不能想点有意义的东西?做那事就有这么好?非得、非得天天做,日日做,你就这么做不够,就不怕铁杵磨成针啊!”

    聂然人高马大,长相俊朗,心里也有几分成算,偏偏是个嘴巴笨的,又没有急智,被白晨巴拉巴拉的说了一通,聂然一时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只讷讷的注视着白晨道:“我、我就是想给你用热毛巾敷一敷后面,他们说,你的后面要好好保养,才能一直都健健康康的……我、我也希望你能舒服一点。”

    看着聂然急切的望着自己,眼睛里满是焦急,白晨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乖乖重新趴会了躺椅上,任由聂然小心翼翼地伺候自己。

    白晨一面享受,一面唾骂自己,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硬是栽在了这个有点笨、有点傻还有些呆的男人身上。

    “媳妇儿你屁股真白。”聂然感慨了一句,顺便捏了捏那两半白白的屁股,然后保证似的道,“我一定会好好给媳妇儿保养好媳妇儿的白屁股的。”

    白晨气得直咬牙。他那会是怎么觉得这个男人可靠踏实忠犬的?这整个就是一流氓啊!还是一个毫不遮掩的土鳖牌流氓!

    ……

    说起白晨和聂然的缘分,还是华盟基地刚刚建立之初,莫奕凡不放心白晨这个香饽饽,生怕白晨给别的基地挖走了或者陷害了,于是就把有点傻气但是忠诚可靠地聂然给派到了白晨身边当替身保镖。

    聂然是个孤儿,从小力气就大,人又长得高高壮壮,到了年纪就去参军,这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只是他参军归参军,做了特种兵是做了特种兵,可是替身保镖这种职业,聂然是真的没有接触过,于是他很实诚的询问莫奕凡他是不是要二十四小时贴身盯着白晨。

    那时华盟基地刚刚建立,各种事情繁琐又不得不处理,莫奕凡自然没有功夫给聂然解释什么样的尺度是贴身,于是很不负责任地道:“怎么做保镖是你的任务,我只知道,你不能把白晨给我弄丢了弄伤了!”

    聂然分不清这其中的尺度,又不敢违背莫奕凡的话,所以只好凭着自己的理解,真的就潜伏在白晨的周围,随时随地,二十四小时的监控着白晨。

    当然……二十四小时的话,就意味着白晨睡觉的时候聂然在他身边,白晨洗澡的时候聂然也在他身边,白晨神采飞扬地帮助基地渡过苦难的时候聂然偷偷看着他,白晨夜不成寐,回忆过往的时候,聂然也是全部看在眼睛里,记在心上。

    久而久之,聂然这个从来没有被白晨正面见到过的贴身保镖,就对白晨真的上了心,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把白晨给看光光了,晚上也一起“睡过觉”了,聂然脸上红红的,心底已经把白晨当成他的媳妇儿了。

    也正是因着聂然的这份心思,所以在赵迁的家人来绑架了白晨时,聂然才会奋不顾身的去救白晨,完全不顾自己身上的重伤。

    幸好白晨那时是真的对赵迁死了心,聂然的这份付出倒也没有白费,至少白晨愿意让他明面上去保护了,过了几年也真的接受了他。若要说美中不足的话,就是白晨每次被他做得狠了,就会自顾自的说自己眼光不好,以为是个忠犬,结果却得来了一个流氓,着实是失策失策。

    ……

    白晨趴在躺椅上郁闷了半晌,突然想起了已经离开了许久的祁宁,那个家伙,也不知道现在混得怎么样了,是不是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坏脾气,是不是长相依旧未变。

    “媳妇儿在想谁?想的连我都不理了。”聂然委委屈屈的控诉道,满脸的哀怨。

    白晨满头黑线,只得道:“祁小宁。我在想他和他家男人,有没有可能回来看咱们的一天。”

    听到白晨说起他和媳妇儿的大媒人,聂然脸上的委屈立刻一扫而空,异常自信的道:“那可是莫少啊,他和祁少一定会想法子回来的!他们也一定有法子回来的!”

    白晨哼了一声,不搭理这个对祁小宁家男人有莫名崇拜情节的聂然。

    聂然嘿嘿笑了几声,知道白晨喜欢八卦,于是又讨好的说起了旁的事情:“对了媳妇儿,听说最近追6团长的人都多了不少,6团长为了躲他们又亲自跑出去打猎了。”

    聂然说的打猎,是指打猎变异动物。

    现在已经是末世历三十年了。丧尸的寿命只有区区十年,所以这三十年的时间里,人类已经将丧尸消灭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也只是三瓜两枣,不成气候。

    相比于丧尸的不能繁殖而言,变异动物的繁衍情况则恰恰相反。变异动物繁殖极快,虽说寿命也比不上人类,可架不住变异动物能生,又是皮糙肉厚,现在的地球,人类最大的对手,早已从丧尸变成了这些变异动物了。

    不过也正是有了这些变异动物,才让异能者的进一步修炼变成了可能。异能者等级越来越高,他们的寿元才会相应的增加,若是真的没有变异动物,那么异能者也只是比普通人厉害一点的“人”而已了。

    白晨闻言怔了怔,在他看来,6渊墨的确执着,却也太过执着了。

    祁宁最后一次拒绝6渊墨的时候,白晨也是在现场的。白晨尚且记得,6渊墨一时情急之下挑破莫奕凡一直辛辛苦苦维持的假象,直接告诉祁宁,莫奕凡的催眠异能时,祁宁的不屑一顾。

    “我早就知道他有事瞒着我了,催眠异能么?原来如此。”祁宁看了6渊墨一眼,慢吞吞的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情。不过,关于你告诉了我他的秘密这件事情,不知道可不可以请你保密?请你继续假装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

    6渊墨和白晨都愣在了当场。

    “为什么?小宁你知道催眠异能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你的枕边人,可能会趁机在你精神力防御最弱的时候催眠你,意味着你在他的面前根本没有半点秘密,意味着你这一生都只能由他掌控!小宁,你甘心么?”

    6渊墨字字句句都是为着祁宁考虑。

    催眠异能和读心异能一样让人爱恨交加。虽然人们会欣喜这种异能的出现,可若是有着一个有催眠异能或是读心异能的伙伴甚至是床伴,那就不是一件可乐的事情了。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胆量,把自己完全透明在另一个人的面前。

    白晨歪了歪头,祁宁那时是怎么说的来着?

    “你放心,他不敢。”少年唇角轻轻勾了勾,下巴微扬,似笑非笑的道,“莫奕凡连他有这么个异能都不敢告诉我,你说,他敢用这个异能对付我么?”

    祁宁说的一点都没错,纸是包不住火的,莫奕凡想要和他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就不能用这个异能对付他,甚至于,莫奕凡现在连这个异能提都不敢提,就是怕祁宁知道了之后会疏远他。

    6渊墨听了还是不死心,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祁宁这会却开口向6渊墨道歉了。

    “当年的事情,我虽然记不太清了,可是,想来也知道,那时是莫奕凡把你调走的。这件事情……是莫奕凡做的不对,我代他向你道歉。”祁宁这样说着,就真的对6渊墨鞠了一躬。

    白晨看得清楚,6渊墨那时才是真的死心了。一个人肯为另一个人的过错道歉,本身就说明了他对另一个人的在乎。6渊墨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祁宁的用意。

    只可惜明白归明白,6渊墨却始终走不出过去,一直都拒绝找新的伴侣。

    聂然有些愤愤然,见6渊墨占据了自家媳妇儿的大部分注意力,不禁又凑到白晨面前,想要用别的方式吸引白晨的注意力。

    只是还没等他做些什么,他们家的大门就被伽夜给踹开了。

    “小白哥,小白哥!阿光哥他成功了!这次,真的成功了!”伽夜兴奋地大叫着,“阿光哥这次是大爆,不但把让普通人进化成异能者的药剂研制出来了,他还研制出了一种让人类提高繁衍几率的药剂!”

    伽夜的眼睛闪烁着。这个药剂的神奇之处让他都赞叹不已,有了这个药剂,他和淼淼之间就真的再无一丝阻碍了!

    “药剂?什么药剂?能让我媳妇儿生孩子么?”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不是白晨,反而是一直有些呆的聂然,他敏感的察觉到了这个药剂肯定不一般。

    ……

    与此同时,6渊墨和莫二正同时接到了一个通知,两人一齐赶赴到了那处秘密之地,果然现了一处和祁宁莫奕凡离开的传送阵相似的地方。

    “这个,是所谓的传送阵?”莫二吞了吞口水,他后知后觉的现,摆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多么了不得的东西,“那是不是说,我们有希望能见到莫少和祁少了?”

    6渊墨的冰块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个笑容。

    是了,这个传送阵一定会让祁宁重新回来。

    他想,他要努力的修炼异能了,这样的话,他活的久一些,大约还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小宁。

    见一面也是好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