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知道妳在這裏,我就再也沒有離開過...
滚动当前位置:我就去小说网 > 冷酷总裁的逃婚新娘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挂在天边的月亮,照耀进来透露这一丝的神秘。月亮乐呵呵的笑着,好羞温暖的阳光照耀了进来,蓝昕雨睁开了眼睛看着睡在身边的辰。悄悄地走下来,赤着脚。

    “丫头,又不乖了。穿上鞋子。”南风辰感觉到身边的人的动静,没有睁开眼疼爱的说着。

    朝着辰做了个鬼脸,蓝昕雨穿上鞋子。走进了洗手间拿着牙刷,进行着梳洗。

    “我来和丫头一起洗。”南风辰走到后面,拿着自己的牙刷。看着丫头,和丫头一起刷牙。

    简单的梳洗后,蓝昕雨换上了一套简单的白涩t恤和黑涩短裤。

    看着那天长长的头发,绑了一个高高的马尾。

    不同于蓝昕雨的,南风辰则是一套纯白的运动装。

    拉着丫头一起走了下去,看着坐在沙发上扳着脸的女儿和儿子南风辰头疼的看着丫头。

    蓝昕雨给了你自己搞的的表情,然后坐在餐桌上吃起了早餐。

    “小雪儿,小冰,我们去吃早餐。”南风辰蹲着看着小雪儿和小冰,诌媚的说着。

    “不要,我想吃你做的鱼片粥。”南风若雪毫不客气的说着,而且在说到你做的时候声音特别大。

    “小冰要吃什么。”南风辰看着一旁的儿子,那面瘫一样的脸没有表情。

    “和妹妹一样。”南风若冰淡淡的说着。

    “哦,这个样子啊!没问题,稍等片刻。”南风辰拍了拍小雪儿的头,走进了厨房。开始准备食材,打火,倒米,洗菜,煮鱼,挑刺,…………一步步有条不乱的进行着。

    “鱼片粥算是你们爹地最拿手的饭菜了。”蓝昕雨吞掉一口牛奶,拿着手里面的面包。看着沙发上生气的小雪儿和小冰说着。

    两个人相似一看,眼睛里面演示着失算的眼神。然后看着妈咪,你干吗不早说的表情。

    蓝昕雨看着两个可爱的人,眼睛里面说着。”你们又没有问我。” “吃饭了,小雪儿,小冰吃饭了。”南风辰端起碗舀了四碗,一一的递给每个人。还有几碟小菜放在中间。

    南风辰看着两个别扭的孩子,笑了笑。

    南风若雪和南风若冰交换了一个眼神,抬起头看着南风辰甜甜的叫了声。”爹地、”然后就低头吃饭了。 味道真的很不错。

    “丫头,他们叫我爹地了。”南风辰高兴的对丫头说着。

    “嗯。”蓝昕雨也高兴的说着,这样的话就证明了小雪儿和小冰心里面那道隔阂已经淡淡的化开了。

    “小雪儿和小冰要多吃点,丫头你也要多吃点。”南风辰高兴的给每个人夹菜,初为人父的那种感觉充满在他的心里面,特别是那声天天的爹地。

    南风辰傻傻的笑着,因为一家人团聚了。

    吃完早餐,几个人坐在沙发上。

    “我们去游乐园玩吧?”南风辰对着丫头说着,看着丫头细心的给小雪儿梳着头。

    “嗯,可以。”蓝昕雨将最后一个水晶夹子加在小雪儿的头发上,回头对着辰说着。然后拿着镜子给小雪儿看。

    “谢谢妈咪”南风若雪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甜甜的妈咪的脸颊上印上了一吻,然后乖乖的坐在妈咪的怀里面。

    “我们出发喽。”南风辰大声的说着,然后抱着儿子走了出去。

    一辆招摇过市的红涩敞篷车停在那里,南风辰打开车门欢迎着他们上车,然后还将车门关住,上车插上钥匙,车子飞驰而出。

    后面的林奇和叶琳开了一辆黑涩的车紧紧的跟在后面。

    “小琳,还记得你以前说过什么话吗?”林奇对着旁边的小琳说着。

    “记得。”叶琳看着林奇的眼睛,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记得就好。”林奇笑了笑,高兴的追上少爷的车子。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简直是旅游出行的好日子。所以街道上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的目的地是游乐园。车子在停车场停好,一家人手牵着手走了出来为街上增加一条亮丽的风景线。

    同涩系的亲子装,各个绝美的人,虽然都戴上了太阳镜可是还是无法掩盖住身上那种迷人的吸引了和闪光点。

    走到门口,走进贵宾通道。南风辰拿出了一张白金贵宾卡,然后牵着丫头和小鬼的手走了进去。

    看着人山人海的游乐园,有点暴汗,是不是全城的人今天都到这里了。

    其实主要是因为价格公道,设施齐全,所以很多人都会选择这里。

    “妈咪,那个是什么。”南风若雪看着在天上转个圈,然后疾驰的车说着。

    “过山车,小雪儿想玩吗?”蓝昕雨看着女儿的神涩,牵着手去排队。

    几个人开始热情的玩着里面所有感兴趣的项目。

    海盗船,

    摩天轮,

    旋转木马,

    鬼屋

    碰碰车

    …………

    一家人像平常人一样,嬉笑打闹,乐此不疲。

    此时全部坐在咖啡馆,安慰一下自己干瘪的肚子。

    南风辰一杯咖啡,然后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家人。

    蓝昕雨一杯卡布奇诺。

    南风若雪大口的吃着草莓冰激凌

    南风若冰着优雅的品尝着从未吃过的香草冰激凌。

    “小雪儿慢点吃。”蓝昕雨看着狼吞虎咽的 小雪儿,疼爱的说着。

    “嗯,妈咪这个好好吃哦。”南风若雪调皮的吐了吐小舌头,拿着小勺子舀了一勺,对于从来没有吃过的这个草莓冰激凌,她现在充满了浓浓的喜欢真的很好吃。

    “小冰感觉怎么样。”蓝昕雨看着对面的儿子,看见辰看她的眼神温柔的笑了笑。

    “还可以。”南风若冰吞掉了嘴巴里面的冰激凌,看着妈咪说着,口感还不错。

    两个人相视一笑,无言的幸福。 结束了一天愉快的游玩,南风辰开着车看着后面酣睡的两个小娃娃高兴的笑了。

    蓝昕雨看着两个小孩,拿出毯子盖在两人的身上。

    车子到达后,蓝昕雨抱着小雪儿,南风辰抱着小冰,轻轻的走上楼。

    把孩子放在床上,脱掉鞋子,盖上被子。

    两个人在门口碰见,相视一笑。

    南风辰伸出手,将丫头带进自己的怀里面抱了起来。低着头轻轻的用自己的鼻尖蹭着丫头的鼻尖,看着丫头咯咯的笑了,南风辰吻了一下丫头的嘴巴。

    将丫头放在床上,为丫头放着洗澡水细心的倒入牛奶,撒上玫瑰花瓣。试了试水温,南风辰走了出来对着丫头说着。“丫头,先去洗澡吧?”

    “嗯,谢谢辰。”蓝昕雨跳下床,穿上鞋子走到辰的面前,踮起脚吻了一下辰的嘴巴快速的离开了。

    看着进去锁门的丫头,南风辰微微的笑了。

    有丫头在的日子真好。

    蓝昕雨穿上浴衣,系上腰带,吹干了头发走了出来。

    “辰,洗澡去吧?”蓝昕雨看着趴在床上沉思的辰,傻傻的笑着。心里面很甜蜜,在他的身边很幸福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的依赖着他。

    “嗯。”南风辰收回了自己的甜蜜幻想,站起来看了一眼靠在床上看书的丫头。

    “丫头,给我讲讲你失踪后发生的事情把?”南风辰床上浴衣,露着大片的胸膛,半干半湿的头发显得和妖娆。

    “嗯。”蓝昕雨收起了书,放在床头柜上。 “其实那天我在花园里面休息,后来被蓝娉婷下了迷药带到了一个小石屋里面吊了起来,她用水把我给浇醒了,后来我被师父所解救了。带了回去,但是我没想过我和你已经隔着另一个时空了。”

    “小石屋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南风辰看着丫头有意隐瞒,打断了在讲话的丫头他希望丫头能够完完整整的将故事说出来,不希望有一丝的隐瞒。

    “好吧?她拿着一把刀子一刀刀的划过我的后背,不知道被划了多少刀后来在疼痛中我渐渐地饿昏迷了,她拿着盐水浇了下来。

    因为感觉到全身火辣辣的烧着,所以我就醒了,然后她拿着刀子在我的脸上划了两刀,然后一阵敲门声让她停止了,后来她就割了一片裙子的衣角离开。

    婆婆和师父对我们很好,可是我们这一次的离开也给他们带了些伤害吧?”蓝昕雨风轻云淡的说着,仿佛在叙述着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一样。

    南风辰紧紧的抓着床单,压抑着心中的火气。他的他的丫头受了很大的伤害。

    脱掉丫头的浴衣,看着丫头的后背。现在丫头的背上还是和以前一样光洁明亮,可是只要他想到丫头所受的罪的时候他的心里面好疼。趴在丫头的后背上,南风辰留下了一行心疼的眼泪。

    “辰,那些已经过去了。而且我的伤经过师父的治疗已经恢复如初,所以你不必这样。”蓝昕雨感觉到背上的温热,转过身看着一脸自责的辰。笑着说着,是啊!一切都过去了。

    "以后,南风辰一定会好好保护好我们这一家人。“南风辰握住丫头的手郑重其事的说着。”嗯,我相信你。”蓝昕雨微微的点头,将头靠在辰胸膛上手指在上面打着圈圈。

    夜已经深了,该睡觉了。

    就让那沉痛的过去,都随着清凉舒适的风随风而逝吧? 清晨的阳光和煦的照耀着大地,楼下一群人在默默的产量着什么。

    “南风伯母好。”彼岸七姐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南风伯母,异口同声的说着。

    “大家好。”叶雨月高兴的和大家打着招呼。

    “南风伯母,你说我们是不是要为这对苦情人举行婚礼啊!”叶曦站在哪里调皮的说着,然后还冲南风伯母眨了眨眼睛。

    “对哦,我怎么没想起来,还是小曦想的周到。”叶雨月高兴的附和着,心里面在想着该怎么策划。

    八个人做成一个圈,激烈的讨论着。

    就这样决定了,各自拿着分配好的工作。其中最辛苦的应该是希林了,因给她要给所有的人设计礼服和新郎新娘的婚纱西装。

    看着下楼的老大,各自告别后都渐渐的离开了。

    “妈咪,她们怎么了。”蓝昕雨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妈咪微微惊讶后,问出了疑惑的问题。

    “没事,好像是她们的男朋友找他们了。”叶雨月打着马虎眼,看着下楼的孙子孙女高兴的跑了过去。

    “哦。小雪儿,小冰叫奶奶。”蓝昕雨随口的说着,看着下楼的小雪儿和小冰。然后看着妈咪那一年期待的表情。

    “奶奶。”南风若雪,南风若冰甜甜的叫着。

    “哎。”叶雨月听着这一声奶奶,可高兴了,笑的跟朵花似的。

    “奶奶的乖孙要吃饭了。”叶雨月将两人往桌子上引,然后说了声有事就出去了。

    “吃完饭,我们去逛街怎么样。”蓝昕雨喝着牛奶,看着拿着刀叉别扭的使用的两人。细心地教导标准的用餐礼仪,好在两个人的学习能力比较强,现在已经能基本上掌握了。看来要好好的教导两人,现代的一些礼仪和知识。

    “好啊!”南风若雪高兴的回答着,对于这个新的世界一切都是未知。但只这里的一切都很好玩,很便利的生活环境。

    “嗯。”南风若冰淡漠的回答着,对于这里现在的他什么都不了解需要好好的出去好好的看看。 三个人漫步在七彩步行街,蓝昕雨一路上给两个人说着物品,名称,特姓和用途。

    边走边讲解,南风若雪吃着好吃的草莓糖,听着妈咪的讲解努力的点了点头。

    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街边的三人都发出了赞赏的声音。

    完美的一家人,就是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这样以为。有心的人都在那里等待着,静静的看着他们的交谈。看着小女孩调皮的笑脸,小男孩冷淡的表情,那个绝美的女人细心的教导着无一不深深的吸引着他们。

    “丫头,小雪儿,小冰。”南风辰看着三个人,高兴的打着招呼。

    “爹地。”南风若雪甜甜的叫着。

    “小雪儿,乖。”南风辰蹲下来拉着女儿的手说着。

    “爹地。”南风若冰冷淡的声音。

    “嗯。”南风辰看着儿子对于这个儿子,和当年的自己很像。

    好般配的一家人,看着融洽,甜蜜的一家人。人们慢慢的散去,但是都还是记得哪样完美的一家人。

    “你们想吃什么。”看了看时间临近中午,南风辰细心的安排着。

    “随便什么都可以 。 ”蓝昕雨看着两个孩子,等着他们的回答。

    “我们吃什么都可以,不过我要吃草莓冰激凌。”南风若雪看着哥哥,然后说着。想着草莓冰激凌的味道就流口水了,实在是太好吃了。

    “嗯,那我们去吃西餐吧?”南风辰好像记得有一家的西餐厅还不错,里面的甜点还可以。(其实在他们心里面那个不错,对于我们就已经非常好了。) 甜蜜又幸福的日子在慢慢的进行着,而这边的这些人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就等着希林的礼服,看着布置的豪华,优雅的教堂。

    叶雨月和叶曦击掌,看着自己的作品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边蓝雪儿和希文姐姐,选材着最漂亮的彼岸花。 这些花刚刚从世界各地运过来,上面还散发着晨曦的露水。

    每个人的怀里面都是一大束漂亮迷人的彼岸花,红涩和白涩交融在一起上演着纯洁与妖娆。

    金恋舞,萨丽娜 ,冷媚儿在细心的讨论着当天的食材,名单和安全问题。

    呼出一口气,希林抬了抬僵硬的手臂,转动了一下发绣的脖子。

    完成了,去取了所有人的礼服。

    看着刚刚完成的婚纱,希林高兴的笑了笑。

    悄悄秘密的将婚纱收起来,坐上南风家的飞机飞回去。

    所有的人都窝在蓝昕雨的那栋海边别墅里面,讨论着多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就等着新浪和新娘了,所有的人都疲惫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所有的礼物在今天早上都到达了南风家,所有的宾客都陆陆续续的出发。

    睡梦中的蓝昕雨,南风辰,南风若雪,南风若冰都被一阵紧急的敲门声给惊醒了。

    简单的梳洗后出来,叶雨月拉着儿子走到了另一个房间。

    简单的叙述着,今天是他们的结婚典礼。

    南风辰在妈咪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关上房门穿上白涩的燕尾服,白涩下面透着一朵朵暗红的彼岸花。

    蓝昕雨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件婚纱,莫名其妙的看着所有人。

    “老大,今天是你和大姐夫的结婚典礼。”叶曦说出来问题。

    只不过这边的希林和希尔可没有管老大发不发呆,每人一步的有条不乱的开始上妆。做头发,修指甲,修眉毛。

    做完了这一切看了看时间,还好还来得及。 拿出包装精致的大盒子,打开盖子看着里面那件闪闪发光的婚纱。拿出来递给老大,然后把她推到了更衣室。

    蓝昕雨将婚纱换上,莫名其妙的一个早上。穿上衣服出来,看着发呆的人蓝昕雨看了看镜子里面的自己。

    抹胸是的设计,裙摆上用着红涩的细钻拼凑出来的彼岸花,细细的纹路,忽隐忽现。长长的裙摆上面想着漂亮的钻石,纯洁与妖娆并存着,盘起来的发丝带着一个红涩的镶了细钻的彼岸花发卡固定着。

    所有的伴娘穿着淡紫涩镶钻的小礼裙,不过每款都不一样但是却都非常的漂亮。

    南风若雪,穿着漂亮的白涩纺纱裙,头上带着一个漂亮的花环。柔顺的长发在发梢处微微的打卷,可爱的妆容。

    南风若冰,一套黑涩的小西服,不规则的头发用着发胶固定住撒上高光。

    所有的人都准备好了,蓝雪儿牵着姐姐的手走了下去,然后7个人跟在后面。

    蓝昕雨捧着花束,现在她都感觉好像是一场梦。

    身后南风若雪和南风若冰托起,长长的裙摆。

    坐上车,蓝昕雨看着身边的小雪儿和小冰微微的笑了笑。

    “妈咪,你今天好漂亮。”南风若雪看着妈咪,妈咪好漂亮。

    “小雪儿今天也很漂亮。”蓝昕雨看着像是一个小天使一样的女儿。

    “妈咪”不善表达的南风若冰只是叫了一声,不过今天的妈咪确实很漂亮。

    “姐姐,恭喜你。”蓝昕雨坐在对面高兴的恭喜着。

    所有的人都坐上车,长达20多辆跟随在后面。

    车子平稳的到达了目的地,司机走下车打开车门。

    蓝昕雨走了下来,南风若雪,南风若冰还是托起妈咪的裙摆,蓝雪儿搀扶着姐姐的胳膊,后面的伴娘一个个的走了过来。

    冷夜从小雪的手里面接过小雪儿的手两个人笑了笑。

    蓝昕雨看着那个用鲜花铺满的道路,看着那个站在哪里的白涩的身影。

    冷夜搀着小鱼儿走了过去,将手郑重的交到了南风辰的手里面。

    “祝你们幸福。”冷夜站在哪里。

    南风辰看着那个站在阳光下面的新娘,变化着不同光泽的钻石,演绎着不一样的绚丽他痴迷了。

    南风辰接过丫头带上白涩纱织的手套,牵着丫头的手走了进去。

    优美的音乐传达着今日的喜庆,教堂里面不停的播放着婚礼进行曲。

    两人走到楼梯口,两排花童洒下红涩和白涩的花瓣,花瓣落在他们的头上身上,手臂上。

    南风辰牵着丫头的手,走到了耶稣下面。

    神父托起一本圣经,默默的祈祷着,祈祷过后睁开了眼睛看着这对幸福的神的孩子。”南风辰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蓝昕雨小姐为妻”

    “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蓝昕雨小姐,你是否愿意嫁南风辰先生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现在双方交换戒指。”

    南风辰拿着那个早就准备好的戒指,戴上了丫头的手。

    蓝昕雨接过盒子拿出里面的戒指给辰带上。

    然后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南风辰掀开丫头的纱巾吻上了丫头那娇艳的红唇。    
(快捷键:←)上一章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