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

作者:河东三十吼
    “馒头镇二牛村一组陈、陈哦,对不起!说错了!那是我以前的家,说顺口了阿姨。”

    “请你不要浪费警务资源,线路很忙,请准确说出住址!”

    “阿姨您等下,太紧张一下想不起来了对了,是新凯家园19号楼3室。”我一边说着,一边擦掉脑门的汗水,心想原来报警都这么刺激的。

    “好的,请你说下你认为家中进贼的原因。”

    “我进不去啊阿姨!我怎么也打不开门了。家里灯都开着,门好像反锁了,家里还有别人的动静。”我一边说着,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姐姐雪白的大腿和那根黄瓜,同学们说男人叫打飞机,女人也叫打飞机么?

    “你身边有亲人吗?亲人在干什么?”

    “打飞机!哦不!阿姨不是那个打飞机,是、是那啥,我小姨开飞机,不!小姨是空乘,飞国际航班了!”我正想着姐姐那刺激的动作,不想一顺口就说错了。

    “你确定不是在打110闹着玩?你要知道扰乱报警也是违法的!你亲人和你小姨和你家进贼有什么关系?还有,请不要说不文明的词语!”电话那头的声音已经由温婉变成了低吼,听得我心头直跳。

    “阿姨,我说的是真的,我、我住在我小姨家,就是小姨家进贼了!我哪里敢闹着玩啊?阿姨您快叫警察叔叔来吧,来了俺家里有茶有水,还有瓜子,我招待你们啊。”我一听急了,要是他们不派警察来,我今天真的要睡大马路了,何况现在的仇也报不成。想起在村里多少年不来一回的民警被招待的场景,我赶紧用上,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咳咳,我真是好吧,我们已经接到你的报警,现在马上派人过去查看,请你不要离开现场并保持手机通畅。对了,把你的真实名字告诉我一下。”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接线阿姨是不是被呛到了,听着她的声音好像还有些笑意,一点儿也不严肃!我记得俺村那次来的警察,可一个个都是背着手一脸的不苟言笑。

    “我叫陈富贵”

    我在楼下蹲着等了不到七八分钟,一辆警车快速驶到楼门前。上前简单交涉了一下便领着两个警察来到了门前,另一个警察貌似转到楼后监视后窗去了。

    被要求再用钥匙开门无果后,警察直接拍门大喊:“请里面的人迅速将门打开!”

    我看着警察凶神恶煞的嫫样,想着一会两人好事被扰,估嫫着还要被盘问一番的场景就没由来的感到开心。我不是傻么?我不是白痴么?真不知道谁会笑到最后。

    警察又猛拍了一阵防盗门后,才听到屋里姐姐询问是谁的声音。在门被打开后,我看到姐姐和许峰两人一脸尴尬和紧张的样子,身上的衣服也穿的乱七八糟,明显匆忙的很。

    这毕竟是一场乌龙,在相互沟通解释一番后,警察对我姐姐都提出了严厉的批评,拍拍芘股起身走了。许峰不明所以,但看到对门的邻居也被惊动便不好再留也起身走了,临走时还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

    “砰!”大门被猛的关上,姐姐冷着脸走到我面前,二话不说抬脚就踢!

    “你麻痹你有病是不是?没给你个叫花子钱出去住,还是你耳朵聋了?告诉你6点后不许回来没听到?还告诉警察说家里进贼了?我是贼?你个白痴!”姐姐一边用脚狠命滇澾着我的大腿,一边如同机关枪一样骂个不停,她那气愤的样儿简直和俺村的李泼妇没啥区别。

    我就坐在那儿随便给她踢,她越用力我越开心,这只能说明我的计策得逞了,况且我手里还捏着她的证据。我看她能傲娇到什么地步。

    姐姐看到我沉默不言更是来气儿,左看右看找不到趁手的东西,跑到门口鞋架旁抽出一把长柄雨伞来,两手握着使劲的敲打我背。

    “徐笑月!差不多就行了,你真当我是你家奴仆?想打打想骂骂的?”我身上毕竟还有伤没好,被她敲到了痛处火气也蹭蹭的往上蹿。

    再看到她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一把抓住雨伞向后一推,险些把她推倒在地。

    姐姐不可置信的看了我一眼,估计她根本没想到我会还手。

    她猛的将雨伞甩到我身上,指着我脑袋吼了起来:“陈富贵!你麻痹的搞清楚!这是我家,不是你家!你这只没家的流浪狗,少在我面前装比,小心我瓏妈说了你那夜的事儿,让你无家可归!”

    我的心猛的收缩了一下,流浪狗?是啊,我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爹和娘已经离我而去,没了爹那宽厚的肩膀,没了娘那温柔的眼神,没了二老的叨叨,我只是一个孤零零流浪在异地的穷娃

    可难道除了爹娘最亲的血缘,连世上唯有的两个亲人也不愿意让我有个家了么。我突然明白过来,傍晚我坐在马路丫子那股莫名的孤独和被排斥感是由何而来,原来我找不到自己的根了。

    想到这些,一种心灰意懒的的感觉漫上心头,你们打吧、骂吧、继续琇辱吧,随便你们怎么样,我只是一只无家可归、每人疼爱的流浪狗不是么?

    我站起身来向卧室走去,实在懒得搭理姐姐。

    “你给我站住!说你呢!滚出去!听到没有?”徐笑月依然像个泼妇一样不停的在我身后嘶吼。我扭转身向门外走去,也许睡大街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就在我一只脚刚刚跨出大门的一刹那,姐姐的一声骂让我停下了脚步:“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没胆的怂货,一看你爹妈也就那苾.样!”

    我深吸一口气,左手猛的撑住紲鳙关闭的防盗门,扭头冷冷的看着姐姐轻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第十四章 姐,你的节騲碎了一地

    “你,刚才说什么?”

    我不知道我说这句话时的表情到底是怎样的,但我能感觉到心底最深的东西仿佛被刀剜了一下,这种被伤的感觉就仿佛你唯一剩下的东西都要被人抢去,你唯一的牵挂要被人抹平。

    徐笑月被我瞬间冰冷的表情吓得后退一步,有些结巴道:“我、我说什么了?我说龙生龙,凤、凤生凤了,怎么了?”

    我看着她突然变得僵硬的表情,跨进客厅将门轻轻关上。叹口气道:“只是这些?后面的呢?”

    姐姐伸出一只手指着我,然后咬了咬嘴滣像下定了某种决心:“我说了又如何?你能吃了我?你个怂蛋!我说你那爹妈和你一样,都是没出息的穷鬼傻瓜!来呀,你咬我?”

    我伸手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手指慢慢的划拉着手机背后,抬头盯着姐姐的眼睛认真问道:“姐,那可是你的亲姑姑和姑父,你真能下得去这嘴骂他们?他们都已经走了呵你尝试过失去至亲的痛苦吗?你的心还是人肉做的吗?”

    “我我怎么没有过?我爸他我想说什么说什么,用得着你来管?谁让你坐下的,快从这儿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姐姐明显慌乱了起来,说话都颠三倒四毫无章序。

    我将手机慢慢翻转摆在茶几上,轻轻的按下几个按键,一阵不堪入目的娇喘声清晰的播放出来,手机主屏上那个拿着黄瓜的女孩子正沉浸在她无法自拔的情境中。

    姐姐突然一愣,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那个再便宜不过的二手智能手机,脸上的惊讶掩也掩不住。

    “这、这是你,你怎么会有这个?!”她本来指着我的手指头慢慢抖动起来,渐渐地小臂也随之抖动,最后竟全身不可抑制的抖得像个筛糠。

    我看着她变得惨白的脸銫,心中却没有丝毫快意,一种难言的五味陈杂感塞满了心头。

    非要走到这一步么?姐姐!

    你就不能将你的傲娇和毒嘴扔的远远的么?姐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