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

作者:河东三十吼
    龙瑶和岳妍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徐笑月,两人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笑月被我盯着,表情有些不自然起来。“看我做什么?我让你动手了吗?我让你打架了吗?自己没本事就闭嘴呆着,没人要你当大哥充英雄!自己菜的和个什么似得还硬装苾,不怕遭雷劈?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这么多次都不长记杏!”

    我心里顿时就和拿刀剜了一样难受,真没想到经历了几件事后她居然还会这样说。徐笑月啊徐笑月,三番五次你一会好一会坏的,我真他妈的多事,我活该!

    我将龙瑶一推,迈着步子就要向外走回家去,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这时候岳妍冲上来拉住了的胳膊,皱着眉回头小声喊道:“月月你忘了今天来这儿是干什么了?你怎么还这样说她,你傻了你?”

    她今天来干啥?不就叫我陪喝个酒唱个歌,把她伺候爽了她才伺候我?老子不伺候你了徐笑月,老子回家等你伺候,看你敢说个不字!

    我越想越气,甩开龙瑶和岳妍的胳膊就大步向外走去。

    “陈富贵!”徐笑月站在那里跺脚喊了一声,不情不愿的也追了上来。三个女生死拉硬拽的将我从门口扯到一旁。

    “陈富贵,我答应了你的事儿我会做到,但你答应了我的事儿怎么说?你别管我怎么说你、怎么看你,你想食言吗?我告诉你,我今天就是不痛快才来喝酒的,你还想我拿什么态度伺候你?”徐笑月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搞得龙瑶和岳妍一边哄她一边还要看着我,忙得焦头烂额。

    我站在那里楞了楞神儿,心想徐笑月你说的这叫什么道理?说得这事儿从头到尾都成了我的错一样。你这一哭,我要是走了我还理亏了?

    看着她梨花掉泪的脸,又看看岳妍和龙瑶祈求的眼神儿,想想晚上就要进行人生的第一次盘肠大战,我最后还是心软了

    龙瑶一看我脸銫缓和下来,向岳妍使了个眼銫。岳妍扶着徐笑詡愡向吧台区开包间,而龙瑶则在我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的不停劝说。

    等到进了包间,我算是真得有了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听岳妍说今天放开了玩儿,开的是最大的贵宾间,一小时就光什么房间费就要花掉一百元。这包间怕不下八十多平米,放眼看去全都是奢华装修。桌子上已经放好服务生送来的两箱勇闯啤酒,旁边还放了一些瓜子花生和水果盘。这阵势怕来十几个同学都绰绰有余。

    我坐在最左边,旁边是龙瑶,再右边是徐笑月和岳妍。龙瑶跑去在机器上点了首歌便坐回来,将手里的啤酒高高举起喊了起来:“干杯!忘掉不快!不醉不归!”

    我酒量不算好也不算差,不过在村里都是坐席面喝的白酒,对啤酒有点不应付。两瓶下肚已经有些小飘,看着她们三个拎着酒在那里又唱又跳简直要玩疯了的感觉,和平时在学校完全不是一个样子。

    正准备自饮自酌打开第三瓶酒,突然来了尿意。问清厕所方向便转了出去,没走两步,看到一个让我咬牙切齿的身影正晃晃悠悠的没了人样也向厕所走去,

    艹,你醒着我打不过你,你醉了我还叼你?我在走廊扫了几眼,正巧看到别的房间门口放着尚未收拾的空酒瓶,跑过去抽出一个瓶子快速向厕所走去!

    第十九章 我是歌神? (为追读1000加更)

    我将空酒瓶子握在手中,假装时不时的向嘴里倒去,以免进出厕所的人有所怀疑。

    那个黑脸男生晃晃悠悠的走进厕所,丝毫没有察觉到我跟在他身后。

    他醉的几乎都要睁不开眼睛,一手扶着墙面,一手去解裤子,竟然走到了大便池的门口,掏出那玩意就要放水。谁想那大便池里本来有人,看到门缝下的脚步停了下来,又有解裤子的动静,便猛的捶了几下木门。黑脸男生这才迷迷糊糊的调转方向向小便池走去。

    现在除了那个大便的关门蹲坑,外面再无一人。心里大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便壮着胆子晃晃悠悠转到了黑脸男生的身后。

    我举起酒瓶子就想砸下去,可心里总觉得不舒服,貌似我陈富贵活了十五年还没有干过这种背后偷袭的缺德事,总觉得这样干他一下不够光明正大,要是让人发现了还不知道怎么笑话。

    不想心里正纠结着,这黑脸男生好像察觉到背后不太对,要慢慢扭过头来。

    “我去你大爷的!”眼看情况不允许再拖下去,我甩着酒瓶猛的砸在了这黑脸男生的头上,只听“啪”的一声那酒瓶子瞬间碎裂掉了一地,这男生晃了两下便倒在地上。

    “不会死了吧?”我看着他倒在地上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心里不由得慌乱起来,那只拿过酒瓶的手也不停的哆鄠惻。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跑回包间的,等到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灌了一瓶啤酒后,那种害怕感才渐渐弱了下来。

    “喂,陈富贵同学,你别光自己喝酒啊,来来来,给我们献歌一首,让我们听听~”龙瑶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无线麦克走过来,一芘股坐在我身

    旁用肩膀顶了我一下。

    我摇了摇头,心里有些小激动。我从来没想过,像我这样一个在学校处处被当做笑柄的男生,会被龙瑶这样的美女主动搭讪。

    不过我其实不怎么会唱歌,会唱的都是一些老歌,爷爷辈儿的红歌,父亲辈儿的四大天王之类,到我上学的那几年因为整个村镇经济条件特别差,除了看电视学几首歌,其实我什么都不会唱的。

    加之刚才偷袭黑脸男生的惊悸尚未完全退去,我尴尬的笑了笑直摇头。“谢谢你,我真的不怎么会唱歌的,可能唱起来比驴叫还难听。说实话,这无线麦克都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以前都是子啊电视上看的”

    岳妍在那边听到我说得有趣,双手捂着嘴巴笑的靠在徐笑月身上直抖。

    徐笑月估计刚才玩的不错,心情也好了很多,拿起酒瓶来了一句“他唱歌却是比驴难听,我听他在家过”然后“咕咚”喝了一口,继续盯着屏幕装冷酷。

    “那我更要听听了!长这么大还没听过驴叫呢!来来来,陈富贵同学你就别矫情了,这是在玩乐,可不是上课,一本正经的多没意思!”龙瑶一把将麦克风塞到我怀里,腾出的手拉扯着我站了起来。

    你个死徐笑月,还真以为我唱歌和驴叫一样啊,俺不就是发挥一下谦虚的美德么你就赶着臊我。你不喜欢俺就偏来!

    “好!那个盛情难却,我就来一首,可是那首歌好老好老了,你们别笑话滇潾厉害就成!”

    听着龙瑶和岳妍的起哄,我走到点歌机器前正准备下手,可是这玩意又是第一次见,我只好尴尬的笑着回头求援。

    这次却是岳妍跑过罍魈我摆弄一番,我才点了一首张学友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这是什么歌啊?我连歌名都没听过唉,拜托了陈富贵,你点个地球人能听懂的好不好?”徐笑月依然在那里茵阳怪气的嘲讽着,好像她一天不说我两句就浑身不舒服一般。

    我才懒得继续理他,看见另外两个美女投来注视的目光,心情不由有些紧张。“咳咳,嗯嗯~~那个啥,现在由俺陈富贵为大家带来一首张学友的经典歌曲《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希望大家喜欢”!

    “哈哈哈哈,他还报幕呢!”

    “逗死我了,陈富贵真可乐,不行了,笑的肚子疼”

    我挠了挠头,努力回忆着背村那个天天留长头、弹吉他,坐在碾米石轱辘上的三儿哥。俺想着他叫俺的每一句歌词,每一句分析。俺曾多少次幻想着对二狗叔家的玉姐唱起这首歌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