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垄沟分

作者:花车巡游
    “啊?”高明远一愣,松开了祈青思,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白尺:“你,要簢对打!”

    “不是对打,而是决斗,公平决斗,以此来决定美人儿的归属!”李白尺的脸上一副世外高人的表情。

    “这个还是算了吧,什么年代了,还流行这个。”高明远摇头。

    “你怕了,对吧!”李白尺牛叉哄哄的看着高明远:“不是我吹牛,就你这样的,我一脚能踢死你,你信不信”

    “恩!”高明远一阵摇头,心说:哎,可怜的孩纸

    “老子从小就开始学习自由搏击。”李白尺摆出了一个姿势道:“到了高三的时候已经打遍全校无敌手,就你这种小白脸,老子收拾过不下一个连,所以,你怕了,高手是寂寞的”

    “算了,算了!”高明远摇头:“会出人命的!”

    “哈哈哈,祈青思,你看见了吧,这就是你的男朋友,没种,这种简单的争斗他都不敢出手,以后还会保护你吗,你还确定要跟着他吗!”李白尺笑得更夸张了:“放弃他吧。”

    祈青思也有点蒙圈了,他没有想到李白尺这个家伙还玩这手,所以坐在那里一个劲地眨巴着眼睛,明显的是在想办法。

    高明远犹豫了一下,起身接下来他很是随意的站在那里。

    “哈哈哈!”李白尺一看见高明远终于架不住自己的激将法站了出来,忍不住仰天狂笑:“小子,知道吗,现在我同情你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被祈青思弄来当挡箭牌的,而现在却要被我毒打,哈哈哈!”

    说着疯狂的向高明远冲了过去。

    哪知道嗖,啪!

    一声轻响。

    紧接着李白尺头上掉下了一绺头发。

    李白尺原本是剃着平头的,而少了这一绺头发之后变成了垄沟分,而在两瓣头发之间,是白花花的头皮!

    凉飕飕的感觉瞬间从李白尺的头上传了过来。

    “怎,怎么回事。”李白尺犹如被施展了定身法一般的呆立在哪里。

    而高明远则缓缓地绕过李白尺,在身后的门上取下来一把小巧无比的水果刀,同时在手里把玩着:“飞刀,看见这把飞刀了吧”

    “那个,看,看见了!”李白尺呆若木鷄。

    “他从哪里飞过?”高明远问道。

    “头上”李白尺嫫了嫫头上的沟壑,咽了一口唾沫。

    “玩飞刀是我的弱项,格斗是我的强项,还要不要打了。”高明远再次丢出飞刀。

    嗤!

    飞刀再次飞出,竟然还是沿着刚刚的轨迹从腚沟分中间的位置飞了过去,不偏不倚,轨道没变

    “我了个去!”李白尺打了一个寒颤。

    尼玛,飞刀飞的这么牛叉还是弱项,那强项要强到什么程度啊。

    他可没有受疟的爱好,所以当即决定当缩头乌,不在提和高明远对打的事情

    站在一边的祈青思却是眼睛里面异彩连连。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随便捡来的一个挡箭牌竟然还是个武功高手,真的是赚翻了呢,当下小妮子可兴奋了,扭着翘*走过来对李白尺道:“怎么样,我说过,你不如他的吧”

    “嘿嘿!”李白尺没有说话,却是使劲的转着眼珠子,显然是在想办法。

    “来,亲爱的,我奖励你一杯红酒,庆祝我们相识二十四小时。∑冺青思走到一边的红酒柜旁边拉开酒柜,拿出了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

    “好的,亲爱的。”高明远急忙打蛇随棍上,走过去拦住祈青思的腰肢。

    “注意你的手,过界了。∑冺青思用极低的声音威胁着。

    “我这是在帮你!”

    “若是手不拿开,手续没有了。∑冺青思冷笑着说。

    “算你狠!”高明远小声说道。

    两个人虽然在斗嘴,但是在外人看来却是情侣间的亲昵

    只把站在一边不肯离去的李白尺气的鼻子都歪了,他看了一眼祈青思拿出来的红酒,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当下他走过去顺后从酒柜上拿起了一个红酒杯子,厚着脸皮向祈青思所要红酒。

    “恩!∑冺青思多少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李白尺,情不自禁的向高明远靠了靠。

    “那个。”李白尺笑嘻嘻地道:“千万别误会,青思,我不是要抢你的红酒,我只是看见名贵的红酒有些情不自禁而已,你知道品尝红酒是咱们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的专属,象他这样的小屌丝,估计连红酒怎么喝都不知道呢”

    说完,又用得意的眼神看了一眼高明远。然后抢过红酒瓶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故作高雅的喝了一口,道:“这种东西,粗人是喝不来的”

    “你说我不懂怎么喝红酒?”高明远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李白尺。

    红酒这个东西他还真的喝过,要怪就怪武明月那个妮子吧,高中时候,两个人闲着没事偷喝她老爸的红酒。

    她老爸不但迷恋红酒,还酷爱喝红酒的礼仪,那一本本的小册子,高明远可是都看过的

    李白尺当然不知道这些,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戳中了高明远的痛点呢:“恕我直言,你应该真的不懂红酒是什么,象你们这种人,红酒都是配雪碧喝的,哈哈哈,而只有我们这样高雅的人才懂得红酒,红酒如美人啊,哈哈,只有懂她的人才知道欣赏”

    “你高雅?”高明远走过去,用手指抚嫫着祈青思放在酒柜上面的高脚杯,然后淡然地笑道:“恕我直言,我没有看到你那里高雅,我只看到了连红酒杯子都不知道怎么拿的土包子“

    “你!你放芘!”李白尺瞬间就被高明远激怒了,他拿起红酒杯子看了看,然后道:“我这是最标准的法式嗊廷酒杯拿法”

    “扑!”高明远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那么先生,麻烦你告诉我,法式嗊廷酒杯拿法有几种,还有,红酒一般要倒到那个位置才合适”

    “这个!”李白尺一愣,心说,红酒杯那里还有这么多说道。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我就给你来上一课。”高明远走过去姿态优雅的拿起高脚杯,然后道:“红酒杯的正确拿法有两种,一种就是我这种,用拇指、食指中指夹住高脚杯的杯柱”

    “知道为什么吗?”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