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你不能走

作者:爱吃肉的狐狸
    墨慎九的身型颀伟挺拔,气势深沉矜贵,带着不可侵犯的凛然,一丝不苟的西装是黑涩的。

    黑,是那么的神秘,如王者之象征,如他专属。

    让人忌惮惶恐仿佛整座墨宫的空气都不安起来。

    乔以沫揣测,这人是谁啊?

    一抬头,就发现墨慎九凌冽的眼神看着她,把乔以沫看得头皮发麻,由心骇然。

    墨麟夜奔跑着他的小短腿,凑到墨慎九的长腿边,“爹地,这是我的客人,乔以沫,我邀请她来的。”

    “什么?”乔以沫惊骇地看向白嫩团子,再胆颤地看向墨慎九这个人就是墨家的家主?

    这就是传说中冷血可怕的家主?

    就这么给撞上了?

    乔以沫还真是惶恐啊!

    墨慎九没说话,只是脸上表情阴沉莫测。

    让站在那里承受气场压迫的乔以沫总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撕碎。

    “爹地,上次我掉进池塘里,是她救了我,所以,是我邀请她来的。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我没有教你这些。”墨慎九微敛黑眸,清冷寒冽。

    “好吧,以后不报了。”墨麟夜低下脑袋。

    乔以沫看着这一幕,心想,这人的意思是,不应该报恩?

    虽然她也不想白嫩团子报恩,可这样说话不担心会教坏小朋友?

    忽然,墨慎九朝乔以沫走过来。

    乔以沫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起来。

    感觉墨慎九的身体要贴近她,乔以沫被那强大的气场逼迫地往后退了一步时,墨慎九已经从她身边擦肩而过了。

    乔以沫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屏着呼吸,身体一放松,脑袋都有些晕眩了。

    看着前面远处墨慎九的身影,颀伟挺拔,只觉得这个男人不似人间的寒冷黑暗。

    他浑身散发的矜贵和强大压迫感,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你怕我爹地么?”白嫩团子问。

    乔以沫脸上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这问得多此一举,她岂是一个‘怕’字能诠释心中的恐惧?

    “你不用担心,所有人都怕。”

    “”乔以沫还以为他会像之前说的那般要罩着她,现在怎么不说了?乔以沫朝前面伟岸的黑涩身影投去短促的一瞥,“那个叔叔”

    不知道为什么,乔以沫这么开口后就仿佛觉得空气都抖了一下。

    尤其还注意到权叔朝她甚有深意地看了眼。

    乔以沫紧张,难道她叫错了?如果她和白嫩团子是朋友,可不就得叫墨慎九为叔叔?

    “叔叔,不好意思,我救您的儿子就是个意外,也没有要求报恩什么的。所以,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你不能走。”墨慎九还没有说话,白嫩团子就不乐意了,然后板正着小脸对墨慎九说,“爹地,我都答应要她给你潜了,我不能说话不算话。”

    正往外走的乔以沫差点一个趔趄一脑袋载在地上。

    这小祖宗是不是不想她活着离开这里?

    乔以沫转身,清澈美眸对上那双深如冷潭的黑眸,刹那间,头皮都紧缩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