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超高吟唱!

作者:君不见
    如果事后,让赵兴盛回忆一下的话,他一定会说:“当时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

    在赵兴盛的脑袋里,还没来得及转过太多弯,石破天惊的high C之后,谷小白的音已经一路高了上去。

    “海~~角”

    high C之后,略微一收,降到了开头的A4,然后就又一路高了上去,轻轻松松突破了high C,直达high E的新高度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攀登泰山十八盘。

    在你半夜开始爬泰山,爬到黎明时分,觉得差不多快爬到山顶的时候,泰山十八盘出现了。

    它是如此的陡峭,却一层层徘徊,一层层重叠,一层层挑战着你的极限。

    你拼劲老命,爬了一层,心说:“终于要爬完了吧。”

    一抬头,怎么还有。

    又挣扎了一层,向上一抬头,怎么还有?

    又拼死老命,向上一抬头

    怎么特么的还有!

    而最气人的就是,就在你挣扎的时候,旁边却有人,像是玩儿一样,一路小跑着,哼着歌,就直接上去了。

    这就是赵兴盛的感觉。

    这还不算。

    在你羡慕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又下来了

    “角”字唱出来的时候,就是足以吊打high C的high E,然后就听到谷小白又从high E滑落,回到了high C了。

    这个别人无法触及的超高音,对谷小白来说,却像是地板一样那么低。

    天涯歌女这首歌,算是一首慢歌,简简单单的五个字歌词,两个小节的谱子,不到十秒的时间。

    对赵兴盛来说,却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他的脑袋嗡嗡作响,心里震惊到无以复加。

    什么叫开口跪?这就是了!

    身为一名音乐爱好者,如果不是高中的时候手指受了伤,从此不能再弹琴,赵兴盛恐怕不会来学历史,而是会去音乐学院深造。

    这么多年,他现场听过的如此震撼的高音,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男女的音涩不同,也意味着同样的高音,听感、震撼度,都完全不同。

    能够唱出来如此高质量的high C的男歌手,基本上都已经是歌坛的一方之霸了。

    但下一句

    泰山十八盘上,爬到快断气的赵兴盛,就看到,刚刚跑下来的谷小白,他又跑回去了。

    他一路轻快无比地攀升,high C、D、E、F、G

    然后就在上面愉快地盘旋,像是一只准备猎捕的大雕似的。

    High F,被称为女声高音的试金石,黄妈、姚贝娜等实力女唱将,最擅长,控制最好的高音,都在这个音域。

    周璇原唱的天涯歌女,在这个时候,依然圆润,丝毫听不出刺耳的感觉,可见“金嗓子”的实力。

    只是偏民歌的唱法,显不出什么爆发力。

    但谷小白就不同了。

    他唱歌没有什么技巧,就是直白的大白嗓,直接就“喊”上去了。

    嗓音里,还能听出来非常明显的“少年音”,一听就是一个没经过开发的稚嫩小嗓子。

    粗鲁直白的可爱,就像是他的名字。

    但就是因为如此,才让人震撼。

    那感觉,就像是一个连拳脚功夫都没学过的莽汉,一路拳打脚踢,直接打上了光明顶。

    什么魔教群徒,什么少林武当,上来就是一拳,天下无人能挡。

    赵兴盛下意识地就捧住了心脏。

    我的妈呀,这是哪里来的怪物!

    我是不是听错了?我是不是因为发现新遗迹,已经兴奋的疯掉了?

    不,我不能死啊,我要活下去啊

    那连续的,高质量的,非人类的高音,真的是眼前这个少年唱出来的吗?

    台下,谷小白的同学们,都呆掉了。

    这是小白?

    这是我们的小白?

    不可能吧这绝对不是小白!

    说,你是哪里来的外星人!

    马爸爸对你做了什么!

    连续几个小节的高音之后,谷小白终于又降到了high C之下。

    听着这对普通高音歌手来说,都已经算是高音域的声音,赵兴盛终于觉得自己的心脏不痛了。

    对对对,就这么唱就好了嘛,咱们玩玩就好,玩玩就好,动不动就颅内高潮一下,大叔我年龄大了,受不了

    台上,谷小白有点木然地唱着。

    毫无艺术细胞的谷小白,从小到大,在人前唱歌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凡唱一次,总会被人抢一次麦克风,然后在他的“禁歌”之上,加上一道封印。

    好不容易解除封印,这一次,他觉得有点不一样。

    但是也不知道具体哪里不一样。

    他就觉得,台下的人,好像被吓到了。

    是不是我唱得太难听了?

    等等

    谷小白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这首歌,是不是还有第二段?

    有吗?

    好像外婆唱来唱去,都是第一段啊

    其实,天涯歌女的歌词特别简单,也特别短。

    它的第一段是这样的:

    “天涯呀海角

    觅呀觅知音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

    哎呀哎呀郎呀

    咱们俩是一条心”

    这会儿,谷小白已经唱到了“哎呀哎呀”了,却发现自己记忆中完全没有第二段的印象。

    从小到大,他从听外婆唱过第二段,每次开口唱,他也没活着唱到过第二段啊!

    那怎么办?

    这感觉,就跟魂斗罗每次都打不过第一关的人,突然被丢到了第二关一样茫然。

    30条命都不够死的啊。

    歌词越来越短,谷小白唱到“咱们俩是”的时候,眼睛一闭。

    算了,不管了。

    直接就这么结束吧。

    就看到,谷小白在台上,一咬牙,一跺脚,一挥手。

    直接就高了上去了。

    “一条~心↗↗”

    两个八度!

    从C4直接到了C6!

    如果说A4有三层楼倒立那么高,C6大概就是30层楼上玩后空翻那么高。

    C5是high C,C6是high high C!

    Vitas的《歌剧2》里面,那堪称海豚音的副歌吟唱,就是C6!

    这基本上是男歌手声音的极限!

    女歌手女歌手基本上也是极限了!

    长达十秒钟的超高吟唱之后,谷小白还没想到下一段的歌词,算了,收声。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搓手,低着头看着台下。

    “老师我过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