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这世界上还有换头术?(求投资求收藏求推荐!)

作者:君不见
    谷小白在寝室里收拾着东西,他决定,接下来的周六和周天,他就在实验室里呆着不出来了。

    这两天,赵兴盛三天两头需要用实验室,他还得不断跑过去开门,来来回回耽误时间不说,还有很大几率碰到那些狂热的粉丝。

    物理系的2号实验楼里面有很多特别贵重或者危险的实验仪器,所以安保特别严格,没有门禁卡是不能进入的,每次带人出入,也必须严格登记,所以那些狂热的粉丝们是不可能进去的。

    实验室里有行军床,是师兄师姐们彻夜等实验结果或者写论文的时候用的。

    实验室里还有大量的泡面、零食,也是为了熬夜实验用的。

    在里面住一个星期不出来都饿不死。

    谷小白把自己能用到的各种课本都准备好,背了一个大背包,手里还拎着两个袋子,悄悄溜出了寝室,左右看了看,找到了一辆共享单车,刚打算上前,就看到一个妹子已经举起手机要扫码了。

    谷小白站在旁边,打算再找一辆,就看到妹子突然停住了。

    她偷眼看了一眼谷小白,突然就脸红了。

    “同同学你请。”

    “不用,你先来的,我再找一辆。”谷小白连忙道。

    这大热天的,人家还是个女孩子。

    “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女孩羞红脸道,飞快地偷眼看了一眼谷小白,突然伸出手机扫了一下,锁开了:“你拿着东西不方便,我帮你扫码”

    “这多不好意思”谷小白道。

    “没关系的,都是同学嘛,下次你帮我扫就好了嘛。”女孩道,她很想说,不然加个微信吧,交个朋友啥的

    但是没敢说出来。

    等谷小白骑上自行车走了,女孩才捧着凶口,觉得自己心跳过速地都需要去医院了。

    “学校里有这么帅的男生,我怎么不知道”女生突然想起来什么,连忙拍了一张谷小白的侧影,发到了寝室群里:“刚刚看到了一个特别帅的男生,人很温柔,说话又好听!”

    “待老娘鉴定一下。”群里,立刻弹出来一个人来。

    两秒钟之后,刚才的“老娘”立刻化身嘤嘤怪,“嘤嘤嘤,侧面好帅,为什么不近点拍!”

    “我不好意思嘛那么帅气的小哥哥,压力好大的,靠近他,就不敢说话了嘛。”

    “有没有问名字?”

    “加微信了吗?推个微信给我。”

    “没有不过我跟踪了他。”偷拍的妹子狡黠一笑,打开了共享单车的APP,看着上面的运动轨迹,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谷小白锁好自行车,拎着大包小包走到了门口,弯着身体想要刷门禁卡,就看到坐在门内的保安猛然站了起来,三步两步抢到了门口,哗一声,帮他把门打开了。

    往日里,谷小白来实验楼的时候,这位保安大哥,总是冷着一张脸,似乎看谁都像是贼似的。

    这会儿却一脸笑容。

    “您去几楼?”保安瞥了一眼谷小白脖子里挂着的门禁卡,连检查都没检查,就殷勤地帮谷小白按下了电梯。

    “七楼,谢谢。”

    保安大哥帮谷小白按下了七楼,又扶着电梯门,等谷小白进入了电梯,这才伸出两指,搭在帽檐上,行了一礼,目送电梯门关上了。

    等到谷小白走了,保安大哥打开了手机,发了消息出去:“老婆,我跟你说,我刚才见到了一个小伙子,长得跟明星似的,又有文化又有素质又有礼貌,等咱闺女长大了,就得找个这样的女婿”

    说着,保安大哥突然惆怅地叹了一口气,就像是突然看到了自己宝贝女儿要出嫁的那天似的。

    谷小白在实验室里刷了一会题,就接到了赵兴盛的电话,让谷小白下去接他。

    下了楼,果然看到赵兴盛带着自己的研究生,搬着七八个盒子,左顾右盼。

    他看了谷小白一眼,又看了谷小白一眼,突然觉得自己这样看别人很没礼貌,连忙挪开目光。

    “赵老师?”

    “啊?”赵兴盛都没想到谷小白会和他说话,看着谷小白,疑惑道:“咱们认识?”

    “我是小白啊。”谷小白觉得今天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怎么那么奇怪?

    “小白?哪个小白?”

    “谷小白啊!”谷小白把帽子摘下来了。

    赵兴盛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盒子摔了,慌忙又抓住了。

    身后“咣”一声,一个盒子摔地上了。

    “小苏!”赵兴盛怒吼。

    “没事,没事里面有泡沫,而且这是个青铜器,不怕摔”小苏慌忙道。

    手忙脚乱半晌,收拾好了盒子,赵兴盛这才转身过来。

    “小白?你是小白?”

    他上下打量着谷小白。

    鞋是谷小白的鞋,裤子是谷小白的裤子,上衣是谷小白的上衣,身形也是谷小白的身形。

    但是这头

    “现在还有换头术?在哪里做的?韩国还是泰国?”

    谷小白无语了。

    还泰国,你是要换大头还是小头?

    闪姐和那位野牛精tony老师,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难道真给自己换了个头?

    谷小白伸手,想要帮赵兴盛搬东西,被赵兴盛躲过去了。

    “我搬着就成,不沉”

    赵兴盛的粉丝心态,经过一晚的冷静,刚刚消下去了一点点,就又回来了。

    谷小白手里拎着帽子,带着赵兴盛走到了门边,刚想去刷门禁卡,就看到那门后面坐着的保安,猛然站了起来。

    他这一下站起来太猛了,大腿磕到了桌子,向后一退,又把凳子带倒了,四仰八叉倒在了地上。

    他哎呦哎呦站了起来,连拍拍身上的灰都来不及,就呼哧呼哧跑过来,帮谷小白把门打开了。

    看保安大哥狼狈的样子,谷小白看了看手中的帽子,突然想起来闪姐的话,慌忙把帽子戴上了。

    闪姐说的果然没错,他不戴帽子,果然有危险!

    别人有危险!

    跟着谷小白,享受了一把保安大哥的VIP级待遇,电梯里,谁都没说话。

    往日里的小白,虽然唱歌很好听,赵兴盛满怀粉丝心态,也没怎么失态。

    但今天

    怎么觉得压力山大?只想离小白远远的,连说句话都觉得压力山大。

    难道这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觉?

    门厅里,保安捂着腰,发信息给自己老婆:“老婆,我刚才赶着给咱女婿开门,不小心把腰摔到了。”

    “咱女婿摔伤了没有?”那边赶紧问。

    手机底层,系统深深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心情沉重得,像是数据都流不动了似的。

    似乎,谷小白这种人,如果想要什么的话,只要对人家笑笑就有了。

    关注度战略似乎也失败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