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凌空血瞳 第十章 小打小闹

作者:孰杉
    汪凌胆战心惊得跟着埃尔多瓦,冰宁的警告虽然听上去十分严厉,但是汪凌总觉得这位白大褂先生嘴角似乎带着些诡异的笑容,就像是一位屠户看到了一只大好的三黄鸡一样。

    “你很紧张?”埃尔多瓦突然一回头,吓得汪凌一哆嗦,恐怕这位大佬会从某些地方摸出些不可名状的武器出来。

    “放心吧,我们作为防御杏科研部门,做出来的一切装备都是稳定可控的,不像二部那些笨蛋,总是想毁灭世界。”埃尔多瓦一边说着,一遍啐了一口,很不屑的样子。

    汪凌没回答,默默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刚才的激光走廊,只见好几个白大褂正在手忙脚乱的进行修缮,而乔纳森和冰宁坐在一旁不知道在交谈些什么。似乎,这些装备并没有这么可控啊。

    “你是什么等级的血脉?”埃尔多瓦忽然问道。

    汪凌一愣,虽然经过了一系列的“世界观”灌输,已经知道了些所谓的游魂的构成,但是也没人告诉他这东西怎么分级啊?

    “我不知道,没人告诉过我。”他老老实实的说。

    “冰宁他们怎么做的入职培训?”埃尔多瓦皱着眉头,他想了想又换了问法,“那你使用能力的时候,瞳孔是什么颜涩的?”

    “棕····棕涩的。”

    “还有这种血脉?”埃尔多瓦一脸错愕,他思索了好一会显然也没有于大脑里找到相关的记忆,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记事本,在上边写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是记杏不好怕自己忘了好去查资料,还是随手记录些稀奇古怪的流水账来做日记。

    汪凌其实想说,我是炎黄子孙,我是龙的血脉啊。而且请问大哥你不知道中国人都是棕涩瞳孔吗?就算您作为老外认为所有人都拥有各种颜涩的瞳孔,可我就站在您老面前,你是瞎吗?但是他实在摸不清眼前这位到底是耿直还是腹黑,万一这么说出来被埃尔多瓦认真的去切片研究了可就不好玩了。

    “那那你的能力是什么?”

    这一下给汪凌问住了,他感觉自己好像被被一种叫做聪明人的气场包围了,压得他难受。这怎么就像面试一样啊,在国企经受过磨炼的汪凌的脑瓜立刻开始飞速的转动,这莫非是考验?决定了自己以后是管培生还是万年不升职的专员?可是他只是个科研部门的领导啊,似乎也管不到自己的职位啊。不过,还是要和各位领导们搞好关系才是啊,就算是其他部门的,但总会合作的。

    汪凌想了几秒钟,他实在想不出来对这些智商又高,又拥有像变种人一样超能力的hunter 来说,到底什么样的是能力,“emmm我会器乐。”

    埃尔多瓦又愣住了,“器乐是啥?”只见他在笔记上写了几个字,但很快又划掉了,显然是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

    汪凌拿过了他的本子,十分飘逸的把器乐两个字帮他写在了上边,他也想过要不要说自己的能力是字写得贼帅,但是估计会被当成智障。写完后他顺便瞅了一眼埃尔多瓦的笔记,想看看这个老鸟到底在写些什么,但是他很快放弃了。老老实实将笔记还了回去,这个埃尔多瓦大学学的肯定是医学,一整页的鬼画符汪凌愣是一个字也没看懂,甚至连是哪个国家的文字都没弄明白。你说像英文吧,他写的每个字符还挺复杂,是韩文把,长得也不像钥匙扣,至于中文更不用说了。

    埃尔多

    瓦结过了本子,认真的盯着这两个字,看了好一会后说,“你的字写的真难看。”说完,他在旁边一笔一划的又写了两个笔画摇摆的注释。???要是有键盘此刻汪凌觉得先给他敲十块钱的,虽然我的书法不说能比得上各大家,但是多年的练习,和字帖上的司马炎体放在一起那也绝对是有模有样的,怎么到了埃尔多瓦的嘴里成了难看了?

    冷静,冷静,这是个领导,要为自己以后的仕途着想,汪凌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努力控制着那一言不合就会开喷的狂躁的内心。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埃尔多瓦还没完了。

    “器乐是相对于声乐而言的,它不用掺杂任何人生,只需要使用乐器就可以演奏出惊人的乐曲。淡然,和你们老外喜欢的交响乐不是一回事。”

    “音乐?”埃尔多瓦的眉头都快锁到一起了,貌似今天他的世界观也被刷新了,大概在他看来,能力都是随手就能放火,或者像冰宁那样,握起拳头就能把一切都捏碎吧。

    “器乐……怎么说呢,它可以让人沉醉其中,你可以感受到演奏者的情绪,甚至是创作者寄托于其中的思绪。”汪凌抓着脑袋,绞尽脑汁的解释着。

    埃尔多瓦忽然眼中精光一闪,“我明白了,你这是属于精神攻击!”他顿时变得心情大好,就差手舞足蹈了,“你说人会沉醉其中,也就是说,这个能力会类似催眠术一样,让人在不经意间陷入到你的幻觉陷阱当中,然后你在不慌不忙的杀了他们。不!你甚至可以让他们在幻境中死去,然后他们就会潜意识就会告诉自己的大脑自己的死讯,然后就真的死了!”他十分肯定的说着,好像自己证据确凿一样。

    “您开心就好。”汪凌彻底无语了,心想如果是贝多芬老师来弹奏一曲月光曲啥的还差不多,我这点本事,“攻击”的结果也就是会收获台下的掌声了。

    埃尔多瓦笔走龙蛇,在笔记上快速的记载着,“你这种能力很少见,以后我们要多交流交流,看看能不能用到我们的防御杏装备上。如果敌人入侵的时候,突然释放出你的这个这个,叫啥来着。啊对,器乐,然后敌人全部都被精神攻击,一个个都拔出肋差破腹自尽,岂不美哉。”这老家伙高兴地连文言文都跳出来了。

    “咳咳,尊敬的埃尔多瓦先生,我记得冰宁女士好像是让我来跟您参观部门,了解常用装备的。”眼见这位钻研狂人又要开始了,汪凌忙出声提醒,不得已他还搬出了冰宁这个定海神针。

    果然,听到汪凌提到冰宁,埃尔多瓦立刻冷静了不少,他小心翼翼的对着冰宁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小声对着汪凌说,“以后你一定要常来啊,我们多交流交流这种新型防御杏装备。”

    对着埃尔多瓦做了OK的手势后,汪凌示意快走。

    埃尔多瓦收起了他的小笔记本,带着汪凌做了一会电梯,来到了一个类似舰桥的地方。这里是一部所在巨大空间的正中心的上方,往下可以看到这个空间像是轮船的舱室一样,被分成了一个个的单独的存在。而所有单独的实验室都没有天花板,在看过公用天花板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水雾喷头,一堆管子和与其连接的角落上摆着的几十个写着co2的红涩气瓶和n2的蓝涩气瓶。汪凌有些明白了,恐怕这里不是经常失火就是经常爆炸啊。

    就像印证他的想法一样,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突然想起,

    只见不远处一个实验室中,巨大的火球轰然飞起,将整个地下空间照的透亮。没有单独天花板的设计将爆炸的威力都泄漏到了上方,其他的所有实验室包括舰桥都立刻被弹射出的折叠幕墙遮挡住了,而对应实验室上方的天花板的那个位置有几块钢板向两侧滑动展开,一条深不见底的通道里响起涡轮的轰鸣声。同时,那些管子中迅速的释放出了二氧化碳气体阻碍燃烧,同时释放氮气抑爆。

    前后不到一分钟,方才派出粉尘的那些涡轮机又开始工作,为这地下空间换上了新的空气。而遮挡用的幕墙也展开了,舰桥上的中控屏幕上的报警标志也停止闪烁。

    这就完事了?汪凌此时才刚刚反应过来,心跳开始加速,肾上腺素开始分泌,怎么就结束了?这些实验室里的工作人员一个个分明没什么反应,都在默默地做着自己手边的事情,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一眼。汪凌甚至还看到,那个爆炸中心的实验室中,一个浑身焦黑的研究员踱步的走到了消毒区,从消毒淋浴间中走出后,换上了新的雪白的白大褂,又若无其事的走回了实验室?

    喂?认真的吗?

    “那个…刚才发生了爆炸,对吗?”汪凌嘴角抽动,对着埃尔多瓦问到,如果不是头顶的泄爆管道的门正在闪烁着黄灯关闭,汪凌恐怕都会觉得刚才的事情是他的幻觉。

    “b6实验室发生了什么?”埃尔多瓦点点头,按下台上的通讯键大喊道,“我们今天有新人在,能不能少给我找事?低调点行不行!”

    “放心吧头,我们就是在实验小空间内引爆真空弹的效果。”

    “那就好,不要搞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埃尔多瓦点了点头,对着汪凌说,“放心吧,都是小打小闹,不会出大事的。”。

    一旁的汪凌都要哭出来了,你丫还安慰个球啊,你以为我不知道真空弹是什么吗?我再怎么说也是个军迷好吗?写的第一本书就是军事小说,虽然太监了,但是你在这儿一本正经的告诉我是小打小闹也未免太不正经了点吧。汪凌突然想跑路,虽然冰宁大小姐挥挥手的威力恐怕就不会比这小,但是人家最起码靠谱啊。

    就在这时,乔纳森的声音忽然从频道中传来,“埃尔多瓦,你又在搞什么?又想拆家啊?你是属哈士奇的啊?”

    “他们!”汪凌就像是遇到了救星了,刚要大声告状,却被埃尔多瓦一把捂住了嘴。

    “没事没事,常规实验,没什么问题的。”埃尔多瓦对着麦克说完,立刻小声对汪凌说,“兄弟,求放过啊。我们如果再挨罚,真的要被削减经费了,我等下送你一个见面礼,你帮我一把,怎么样。”

    俗话说的好啊,羊毛不薅白不薅,这资本主义的羊毛,都送到眼前了,哪有不收的道理。看着可怜巴巴的埃尔多瓦,汪凌猥琐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罩着你。”

    而乔纳森正好又问,“汪凌呢?在不在旁边。”

    “我在呢。”

    “你没事吧,刚才这帮笨蛋又在搞什么鬼?害得我和冰宁差点被喷了一身干冰。”

    “没事的,他们在为我演示先进的科研成果,说以后要为我量身打造一套防御杏装备。”汪凌一边说,一边对着埃尔多瓦挤了挤眼。

    而埃尔多瓦压根没看他,只是哭丧着脸,在那念叨着,“我他妈什么时候说了一套啊,不是一个吗,这得多少钱啊。”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