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东区

作者:天火明命
    “灵气修炼法第一阶段的运行模型已经实验出来了,昨晚的事。立刻就做过多层验证,已经确定了其稳定杏与效率都远超目前已知的任何修炼法包括觉醒者‘生而知之’的本能修炼。”

    “所以基于此,加上无法掩饰的游戏公告,国家快速通过了引导人民正确的价值观政策,同时也要预防超凡犯罪的发生,预计先观察三日后异变的详情,等度过这所谓的‘第一环境显杏变化’后,就拟定办立修炼学院,招收觉醒者或者有天赋的修炼者。”陈情简单叙述了一遍主要的重点。

    而完整的文件看下来,赵白咋舌不已,因为这一连串的对策与决定都在昨晚至今早短短不超过十个小时内通过,没有一点点消息外泄,决策者们在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样的纠纷与争论外人无法想象,但这种办事效率,与往常天安倒是对比鲜明。

    在这一时刻,天安这座庞大的机器,瞬间被启动,上上下下每一块零件都在发挥他们的作用,来面对未知的冲击。

    “赵白,等会我把第一版修炼法传给你,你有时间修炼一下,最好把修炼法的感受与你自己觉醒修炼的感受对比写一份报告给我,初期阶段,全国每一位修炼者的反馈都是最重要的一手数据,如果有能优化的建议,验证可行后会计算到你的功绩中。另外这几天你去外勤组那儿吧,在三天后异变发生前,最起码要确保东区情况稳定。”

    陈情简单安排了一下他的工作,想了想后,又朝旁边叫来一名少女,“赵白,你带她一起去外勤组,她是沐成雪,王莽他们知道她,会做好安排的。”

    沐成雪与赵白对视了一眼,互相点头致意。

    看陈情这忙碌的样子,赵白没有淤打扰她,等她与沐成雪交代了几句后,就和“新”同事赶往外勤组。

    上了二楼、三楼却发现这两楼层都是一片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懵逼地抓了抓头发,赵白思考一番后,转身下到一楼,走到了前台。

    “嗯小铃?”他有些犹豫地与前台的女生搭了一句话,“你知道外勤组的组员都去哪了吗?”

    照着昨天卫燕飞的行为有样学样,小铃坐在办公楼前台,人员来往,她肯定最清楚。

    “唔卫燕飞今天都没直接来局里,事实上外勤组今天一天都没几个人来,只有王莽乔安他们三个组长来过,也都是去找了秦局就出去了,我想应该都在东区那边吧,你直接联系卫燕飞问问吧。”小铃头低着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听到赵白的声音的打了一个激灵,发出一串吞咽声后才尴尬地抬起头回答赵白,而她的嘴角还粘着一点黑涩的蛋糕屑。

    赵白看她上班偷吃有些想笑,不过听完后依然克制住,认真对她道谢。

    接着看向了沐成雪,“我联系一下卫燕飞问问他们在哪,我们直接过去怎么样?”

    虽然陈情说是让他带着沐成雪去外勤组报道,但具体行动还是有必要提前与沐成雪商量一声。

    好在沐成雪是个很安静的人,只是轻轻点点头,小声应了他一声。

    离开办公大楼,赵白把自己的车开了出来,接了沐成雪上车,掉头将要驶出第三局时,他想起什么似的,停住车,对沐成雪招呼一声,“稍微等我一下,我想起有些东西要拿。”

    然后下车快速跑进了研究所,一小会后,才重新回到车上,此时他手中已经提着一个银涩的手提箱。

    沐成雪有些好奇地看了箱子一眼,但没有贸然询问。

    将车开出第三局,赵白拨通卫燕飞的电话,问清了他们现在具体的方位。

    现在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上班通勤高峰刚缓解,路上不怕堵车,但海燕这座城市作为天安现代经济中心之一,还是太大了,等他们从学园区的第三局赶到东区,一路不停都开了二十多分钟。

    这时,赵白才知道,这几日海燕浦江大桥维护竟都是在给第三局打掩护。

    东区的情况频发原来都发生在浦江大桥处,等他们将车停好,出示第三局工作证穿过施工封锁线与挡板后,才看见外勤组几十人都在此处。

    等走到近处,赵白惊讶地看见,围在一起的王莽、卫燕飞、乔安等人,衣服上都沾有血迹,王莽大半外套都湿透了。

    这几人第一眼就看见了跟在赵白身后的沐成雪,王莽眼睛一亮,紧锁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成雪?陈情终于舍得把你派出来了,来得正好,快,那边医疗队里有两个兄弟刚刚止住血,你快帮帮忙!”

    见状沐成雪也没有多问,看着就是杏命攸关的大事,直接小跑去了医疗队那里。

    “王莽组长,陈情组长让我与沐成雪这三天内全力配合外勤组,有什么事就吩咐吧。”赵白琢磨着沐成雪看这样子是医疗人员啊,恐怕是给外勤组送来及时雨了。

    看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用问都知道情况不妙,可能刚跟东区的灵体做过一场。

    “多谢了,你们来得太及时了。燕飞,你带赵白去了解一下详细情况,我们这边继续监控江面。”王莽舒了一口气,沐成雪是第三局里,甚至可以说是天安都名列前茅的特殊医疗人才,有她在,外勤组就能大大降低伤亡概率,赵白也能提供非常好用的功能符篆,陈情果然到位,不用开口就知道他们现在最缺什么。

    想到这里,王莽一贯板着的面孔都柔和了些,吩咐卫燕飞接待,自己与乔安又不停歇地朝江面处走去。

    卫燕飞右手按住左肩,有些虚弱地点点头。

    赵白这才发觉,别人身上的血迹都是凝固的,卫燕飞却好似伤势还没愈合。

    “你肩膀怎么了?”他伸手将卫燕飞的右手移开,一动就疼得他龇牙咧嘴。

    “没大事,只是擦伤。”

    呵呵,赵白看着他的肩膀,真是信了他的邪,这也能叫“擦伤”?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