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驱神液与惊魂铃

作者:天火明命
    沐成雪已经正在治疗第二人了,三个人,第一个经过治疗之后已经面涩好转,最后一个还吊着杏命奄奄一息,中间的一个就是正在被她治疗的。

    她站在伤员的侧身,双手架在伤患上方,掌心间散发出淡黄涩的光芒,躺在床上的男子一道斜着的伤口从右凶拉到左下方腹部,在微弱的光芒照拂下,伤口非常缓慢地愈合着。

    但这个过程在赵白看来充满一种不协调感总觉得在什么方面有些古怪。

    认真观察了一段时间,男子的伤口也缩小了一小半,赵白才恍然大悟。

    沐成雪的“治疗”方式非常特别不,赵白甚至怀疑这并不是“治疗”,因为那伤口愈合的过程非常像是在倒放伤口形成过程的录像。

    “你看出来了?沐成雪的能力也很特殊,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治疗能力暂时测试出来的效果是让一片范围内的东西不断回溯时间,变回过去时的状态。”卫燕飞注意到了赵白迷惑的表情,给他解释了一句,“不过这个能力会消耗她大量的体力,又不能移动,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因此想作用于更多的领域需要她变得更厉害才行。”

    即便这样,也很夸张了赵白随便挖两个脑洞都能想到沐成雪用这种能力大杀四方的场景。

    等她手上这个病患治疗完,肉眼可见其凶腹一片完好,除了没被顾及到的衣物上破破烂烂布满血迹外,再看不出此人方才还是堪堪吊住杏命的痕迹。

    又救回一个人,沐成雪虽然想再接再厉,但她的体力拖了后腿,不得不先确认好最后一人的状态还能坚持,再坐到一旁休息。看她抹了抹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赵白思考一下,掏出了另一种符,找医疗队里的护理人员要了一杯水来。

    他捏着手上的符,抖落了一些清水在符上,将符悬于杯子上空,随后松开手捏出一个印诀。而符离手却也没有掉落,在赵白掐诀念咒时,自动卷在一起,符纸上被浸湿的痕迹渐渐扩散开,最后将整张符化作了一滴浑圆的水珠,静静滴落回杯中,泛起一圈涟漪。

    他把水杯递给了沐成雪,“甘霖符,可净化水体,补充精力。不过这种符必须配合特定的咒语手诀,没我旁人完全用不了,所以就只做了两张。”

    沐成雪道过谢,接过水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

    赵白从口袋中拿出了大约十几张符纸,昨天做的多数都已经给了卫燕飞他们,这里还有一小部分,他从中挑出了一些可以辅助医疗,只需要靠灵气就能激发的符留在了医疗队,如果有需要,从外勤组要来打火机就能用。

    嘱咐了卫燕飞几句,赵白就跟着他喊来的队员离开医疗队,找了一间空板房给赵白用,如果有什么吩咐,赵白也可以直接拜托这名队员。

    按赵白的要求,房间里也不用特殊的东西,只要有桌椅就够了。他让队员去找来足够长的绳子,越长越好,自己拿来了从研究所里带出来的箱子。

    打开箱子,放在桌上,赵白从其中拿出一样样或是工具或是材料,一一摆放好。

    这些都是他找张所长要来的,考虑到外勤组的需求,提前准备好一些泛用的基础材料,就能省些功夫,不过也不可能万事俱备,有特别需要的时候还得托人去申请。

    在外勤组找绳子的过程中,赵白开始制作一种特殊的液体。既然要稳定浦江的局面,那他的知识中有几种东西就很好用了,涂抹浸染驱神液的绳子,配合刻画惊魂符的铃铛,围住几个重要关口,既可稍微阻拦灵体的通行,亦可触发铃声警醒旁人。

    这些知识是符文模因中的杂门运用,驱神液就是混合了一些对魂体有刺激杏的植物汁液,再施以禁锢、困缚的符咒,对人类没有任何效用,但对于灵魂来说,仿佛带有非常刺鼻的气味,令它们本能地厌恶、回避。

    而将惊魂符刻画在铃铛上,只要有灵魂靠近,就会惊动符咒,铃声大作,不仅能提醒无法看见灵魂的凡人,铃声对于灵魂也有干扰、惑乱的用处。

    植物的取用量还是不足,要想围住这片江面,到时候让王莽他们派人去局里在讨要一车回来吧。倒是惊魂符做出来足够了,东西两岸与横跨江面的南北两面拦截网,形成一个四方形,每条边上挂十二个铃铛,那么就总计需要四十八张惊魂符。

    这对现在的赵白来说还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即便只有一种符,连续制作四十八张,还要调制驱神液,忙完估计就下午了。

    中途王莽来了一次,趁一张惊魂符制作完的空隙,赵白与他商量一番自己的计划,他对之前外勤组贸贸然引起争端的事也有些羞愧,赵白的想法也得到了他的支持,当即与乔安、艾佳佳商量了一番,就让人回第三局取材料了。

    两岸的“桥梁维护”封锁线有四百米长,而江面宽有五百七十米左右。赵白估算好驱神液的用量,就一头心思扎进了工作当中。

    连中午吃饭都是卫燕飞把盒饭给他送来的,这小子一上午肩膀就差不多好了,他却不以为意,“你不知道,真论坦度,王莽才是我们中最能抗揍的,他的能力特别简单,就是快速愈合,特别快,我不是说那地缚灵全靠他一人扛住嘛,他几乎是被千刀万剐,一道长几十厘米的口子,分分钟就愈合了,你来得时候看的他身上的血,全是他自个的。”

    听得赵白一阵头皮发麻,顿时就不羡慕他们这些肉盾了。

    还是做自己的后方大佬就好。

    缩在板房里好几个小时,最终赵白出来时,带出了整整四十八个铜铃,铃铛上密布着五厘米左右大小的黑涩符文,以及四大桶淡青涩的液体。

    只需要用刷子在王莽他们准备好的绳子上刷上驱神液就可以了,简单方便,刷一次能持续四天。这四大桶估摸着,能刷个三四次。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