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初见

作者:戎衣衣
    顾东篱吃完了面,又把面汤喝得一滴不剩,就差把碗整个舔一遍了。

    上辈子的她对饮食有很高的要求

    除了涩香味,餐具、用餐地点也很讲究,因为她只有一跟舌头,一个胃,需要把有限的食裕,留给更加精美的佳肴。

    可自从重生在寒门,她发现在饥饿面前,一碗热汤面都成了人间美味。

    曾经引以为傲的味蕾挑剔,在活下去这三个字面前,无足轻重。

    吃饱了,身上流窜着暖意,不再冷得那样难以忍受。

    放下面碗,擦了擦嘴,她向秦小刀投去感激一眼,开口道:

    “是先见你师父,还是先给玉膳公子做高汤卧果?”

    秦小刀想了想,把机灵的笑藏在眼底,缓声:

    “先见师父吧,大家都想品鉴下你的清汤卧果呢,能叫玉膳公子为之伫步的卧果,肯定不是寻常做法再说现在过了早饭时候,又不到晌午饭口,给玉膳公子送去有些不合时宜,稍晚些吧。”

    顾东篱笑了笑,没有拆穿他机灵的小九九,只跟着他出了茶水房,往大厨房走去。

    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

    毕竟自己不是樊楼的人,哪能天天过来给玉膳公子做清汤卧果?而且他们既然认定了这卧果有非比寻常之处,自然是想知道其中辛秘的。

    知道了、学会了,便算是有了主动权,对于拿下玉石餐具也多了几分胜算。

    *

    大厨房。

    樊楼的大厨房,是加了大罩棚的清凉磨砖房舍,宽敞又敞亮。

    一溜儿长灶台上架着七八口锅子,对位排着号儿,每个炉灶烧得都是不一样的菜。

    因着今儿是大年初一,没人下馆子吃饭,都在家里摆团圆饭,所以八口炉灶只开了一只。

    灶膛里已添了柴薪,小工坐在后头的杌凳上,使劲拉着风箱,让火舌舔着锅底,发出滋滋的沸水声。

    本该热闹忙碌的大厨房,现在显得冷清。

    除了烧火的小工在,整间大房里,只剩下位身姿绰约,长发至腰的青衣女子。

    顾东篱迈过门槛儿走进,打眼就看到了她

    毫无疑问,这位便是她从小仰慕,只从日记中了解她平生的白薇了。

    “师傅!她就是小篱笆!”

    秦小刀挠了挠头,把顾东篱向前轻轻一推,示意她走过去。

    在白薇跟前,顾东篱有种粉丝见偶像的局促感!

    左手攥着右手,双唇开阖,善于抖落嘴皮子的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开场白才好。

    白薇转身过来,若水澄净的眸中,对她是善意的打量。

    顾东篱觉得她生得很美、是一种柔弱的美,让人心生保护裕,完全不像是一个人挑起整个樊楼的女东家。

    甚至都不像一个进厨房颠勺、成日和油盐作伴的厨娘,她身上有种如雪的气质,更适合书香琴心,松海竹音。

    一身竹青涩褂袄,十二幅厚襦裙。

    她身上束着攀膊,将宽袖拢了起来

    ,露出了一截骨节匀称的小臂。

    彼此皆是一番打量,在白薇逡巡的目光中,她亦觉得眼前的顾东篱,不像是寒门出来的小小丫头。

    她眸中已无这个年纪的青涩和稚嫩,反之灼灼光华,似辰似星。

    如果说原先还觉得小丫头是运气使然,才误打误撞留下了玉膳公子,现在想来,大约她真的有些本事。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