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救人

作者:花卷一壶酒
    十五楼的空无一人并没有让方竞星放下心来,反而更让他觉得心情沉重,这个和街上喧闹惨烈格格不入的静谧空间,更充满了陷阱的味道。

    这也太反常了吧。

    金凯商厦作为花城核心商圈的中心,购物者从来都是络绎不绝,就算今天所有店铺生意冷清,但那些店员和商场工作人员呢?所有人都在丧尸爆发的第一时间逃出商厦了么?

    方竞星从螺旋楼梯口向下望去,十四楼书店里同样空无一人,好像从来就没有过人一样。

    方竞星有些受不了这完全在状况外的静谧了,他甚至产生一种街上爆发丧尸潮只是自己做了一个噩梦的幻觉。

    他急忙又回到储藏室趴在窗户边看下去,街上聚集着漫无目的行走的各涩丧尸,清楚告诉他这不是幻觉。

    唯一不同的是,经过这一段时间,街上能逃走的活人都已经逃走,失去了攻击目标的丧尸们,活跃度明显降低了下来。

    不知道这该不该算好消息,方竞星苦笑一声,看来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救援力量到达了,起码从街上来看,完全没有应急突发处置介入的迹象。

    无法确认外界状况,看来今晚是要在这里过夜了,方竞星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2119年7月4日下午四点二十,距离日落差不多还有三个多小时,太多丧尸电影都表达了一个观点夜晚里丧尸活动比白天更加频繁,他却没有丝毫兴趣和胆量去验证这一条设定。

    这时眼前又出现了分支选项:

    逃出商厦寻找求生机会;

    空无一人的书店应该是你现在可以坚守的安全区;

    步子大了容易扯着蛋,没有多想,还是先守住书店再说逃生的事情,方竞星再次出了储藏室,准备向十四楼进发。

    不过这一回做出选择并没有出现相应的属杏加成。

    他梳理了一下目前的情况,虽然手机没有了通讯信号,但商厦里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断电,算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了,为了以防万一,他将手机放在了储藏室充电,保不齐形势什么时候继续恶化,到时候全城都断电了呢。

    现在他需要净水和食物这些必需品,方竞星想了想,储藏室里并没有日常食水配备,十四楼收银柜台旁边的甜点茶水柜台才是储备食材净水的地方。

    要赶在天黑前探查完十四楼,为度过今晚找寻到物资储备。方竞星不再犹疑,略略整理了装备,从储藏室不知道是谁的储物柜里拿了一个显示储物能力+2的运动背包,准备下去搜寻物资。

    在右脚踏下楼梯的一瞬间,方竞星脑海里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

    如果一旦发生不受自己控制的意外,是不是应该有个备用计划呢?

    他扭头看了看储藏室对面通往天台的铁门,上到天台以后,再从商厦大楼的安全通道下到十四楼,就是货运电梯了,如果十五楼失守,那么从天台进入安全通道,就是自己备用的逃生计划了。

    上到天台确认两面通路没有异常之后,方竞星回到了十四楼。

    想到今天确切说是穿越前的上午,阿罗特意约他这个从不抽烟的上到天台抽烟闲聊,再联系到工兵锹和战术背心一起来看,恐怕也不仅仅因为这里是抽烟打屁的绝佳之所那么简单了。

    现在自己用到的一切有用物品和线索,都来自于阿罗的提示或者给予。

    他下意识摸了摸裤兜,从里面掏出了一块手表,好像有些模糊印象,这是昨天晚上撸串以后,阿罗遗落在自己这里的,而今天白天光顾着忙,也没功夫还给他。

    现在想想,这块看起来低调奢华的机械表,也一定有着某种功用了。

    道具:机械手表

    功能:暂无权限查看

    描述:暂无权限查看

    “卧槽,”方竞星轻轻骂了一句,也许这是什么高等级物品吧?

    偌大的店里空空如也,再次确认周围没有异常之后,他从楼梯口转出,进入了甜点柜台。

    自己的运气不错,柜台里有半桶纯净水和不少瓶装饮料,还有一些蛋糕胚子,看来今晚的食物和净水已经有着落了。

    方竞星往背心里揣了几块从抽屉里发现的巧克力棒,先提着半桶纯净水上到了储藏室。

    当他第二次下楼准备搬运食物时,忽然听到了书店外传来的一声尖叫。

    是一声女杏的惊呼戛然而止,好像被人突然捂住了嘴。

    方竞星一个激灵,十四楼还有人在。

    他没有丝毫犹豫就做出了决定,要出去一探究竟也许是大脑来不及仔细思考,也许,是因为自己无法面对静谧和未知带来的恐惧,急需找到同类来舒缓恐惧的依赖心理吧。

    他抓紧工兵锹,猫着腰快步走出书店,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去。

    分辨了下声音方向,大概位置是书店正对面,那里是一个玩偶店和一个平时他常去的鸡排饭店。

    商厦格局呈圆形,中间中空,有扶梯连接上下层,所以他要绕一个半圆到达对面。

    为保证自己尽可能扩大视野,方竞星选择紧贴着圆形护栏行进,这样只需要观察自己右侧的状况而不必两头兼顾了。

    弯腰小跑着通过半圆,余光飘过沿途店铺,没有任何异常。

    鸡排饭店里看不到人,但是顺着出菜口下面的地砖,零星有血滴一路延伸进入了旁边的玩偶店。

    方竞星心中一沉,血迹还没有完全凝固,应该就是刚刚发生的事。他活动了下长时间紧握工兵锹而有些僵硬的手指,在确保自己可以灵活挥劈铁锹之后,轻声缓步踏入了玩偶店。

    一个身着旁边鸡排店主题服饰的男人背对着他,后脑勺轻微抽搐着,双臂僵硬扭曲着抬起,像是在寻找猎物。

    毫无疑问,眼前的男人应该就是和街上一样的丧尸了。方竞星觉得嘴唇有些发干,所以要攻击面前这个还没有发现自己的丧尸么?

    随着自己的纠结想法,眼前又出现了了两个选项,搞得他大为紧张,生怕因此耽误了时间让丧尸发现了自己:

    机会不错,偷袭丧尸救人;

    谢天谢地,丧尸还没有发现你,有多远躲多远;

    来不及多想,方竞星依靠本能做出了决定对于丧尸需要讲什么慈悲?如果跨不过这个心理障碍,恐怕自己也活不过几天吧?

    他双手握紧了工兵锹,猛地向前窜出,跃起,锹面向着丧尸后脑重重劈落。

    “咚”,方竞星能清楚想象这重重一击落在自己头上该有多疼,想来丧尸的后脑也不会比人的坚硬多少吧。

    那鸡排店丧尸受了重重一击,嘴里发出一声嘶吼,趔趄着倒了下去。

    方竞星还来不及领略攻击得手的喜悦,便睁大了双眼呆立当场。

    那丧尸可能经过了短暂的天旋地转之后,竟然又缓缓站了起来,整个身子都回转过来,聚焦到了方竞星身上。

    丧尸脸上微微泛着青气,眼窝深陷下去,嘴里的几颗牙齿外翻着,看面容不太像是平时那个好客的鸡排店小哥,不过确实是变异了的丧尸无疑了。

    鸡排丧尸又朝着方竞星嘶吼了一声,发出让人心悸的嚎叫。

    一阵浓烈的腥臭扑面而来,距离丧尸不过一米的方竞星几乎要瘫软在地。那些出现在眼前的奇怪设定好像游戏,但这真切的死亡威胁,确实就是现实!

    跑!

    想起自己观察出的几条丧尸特征之后,方竞星猛地转身,赶在丧尸触碰到他后背之前,大步窜了出去。

    当看清了店外环境以后,方竞星瞬间想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