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新同伴

作者:花卷一壶酒
    “方竞星,快上车!”这个时候安若烟的声音宛若天籁。

    伴随着引擎轰鸣,方竞星看到了前方汽车亮起的尾灯。

    用尽最后一口气,方竞星跑出了他跑步生涯以来短距离冲刺的最高配速,以致于身后追近的一只丧尸只能徒劳地抓来抓他的衣角。

    “呯”的一声,方竞星飞身上车,甩手重重关上了车门。

    安若烟猛踩油门,汽车突然窜出,远光灯照耀着前方听到动静纷纷赶来的丧尸群。

    看着安若烟开车横冲直撞的样子,方竞星不由惊呆了,这个看似柔弱的躯体里,到底还隐藏着多少能量?

    “这是?我去,房车啊!”等看清了车里内饰,方竞星不由惊呼一声,他错把商厦门口横着的一辆小型房车看成了运钞车,这运气简直没谁了。

    安若烟却把房车开出了装甲车的动静,仗着车身高大,掉转车头横冲直撞,从生生从遗弃车辆的拥堵中撞出了一条路来。

    “来副驾驶,系好安全带!”轮到安若烟发号施令了,考下驾照就没有上过路的方竞星乖乖上到副驾驶坐好,看着安若烟一脸专注,有些担心地瞅了瞅她猛踩油门的右腿,问道:“你的伤不碍事吧?”

    安若烟摇了摇头:“顾不了那么多了,坐好!”她双手牢牢把控方向盘,房车一个颠簸,方竞星看到房车前的一个丧尸被卷入到了车底,心中狂叫,这小姑娘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狂野了?

    冲出商业区,房车以100迈的速度拐上花城大桥,身后金凯天街的冲天火光渐渐远去,方竞星不由重重挥了挥拳,他两终于平安从北丧尸围困的商厦里逃出生天了!

    远光灯照亮着前方,桥上出了不时可见遗弃车辆横七竖八停着,并没有见到几个丧尸的踪迹。

    想到白天桥上人群突然遭受变异丧尸的袭击,长达两公里的大桥几乎就没有供人躲避的地方,估计人们只跳桥逃生吧,而没来得及第一时间跳下去的,应该都成了丧尸的同类和食物了,想到这里,方竞星不由打了个寒颤。

    “慢点儿开吧,平复一下心情。”方竞星提醒道。

    安若烟没有说话,轻踩了踩刹车,车速缓缓降到了60迈,她回过神来也长出了一口气,问道:“接下来去哪儿?”

    方竞星想了想,打消了回自己家或者是去安若烟家休整的念头经过一次丧尸围困,他实在没有勇气再来一次了。

    现在看看,没有比移动着的房车更安全的地方了,除非

    方竞星心中一紧,抓起了放在脚下的工兵锹,轻声问道:“上车以后检查过了么?”

    安若烟神涩也是一紧:“啊?”她甚至忍不住要回头去看房车休息舱。

    “好好开车,我去看看。”方竞星沉声道,他略舒展了下有些酸痛的胳膊,撑起身子从副驾驶下来,来到房车后部。

    过道一面是燃气灶和水槽组成的简易厨房,另一边是三人座沙发,方竞星目光向后延伸,最后部的双人床上空空如也,不像是有丧尸活动的样子。

    只剩下一个地方了,方竞星的目光落在了沙发和双人床中间紧闭着门的卫生间上。

    他侧身紧贴着卫生间的门听了听,没有听到丧尸特有的喘息和嘶喊声。

    方竞星左手拉住门把手,向后侧了侧身子,留出挥劈工兵锹的足够空间,他深吸一口气,用力猛地一拉,卫生间门纹丝不动。

    里面有人!

    方竞星心中一惊,喝问道:“谁在里面?”

    安若烟闻言,有些但心地回头问道:“什么情况?”

    “没事儿,是人。”方竞星心中略定,伸手敲了敲门,缓和了语气,“朋友出来吧,现在你安全了。”

    “你怎么证明你不是丧尸假扮的诈我出去?”卫生间里传来瓮声瓮气的一句,带着明显的广东口音。

    方竞星被这个问话一噎,一时不知该如何证明,他想了想,拍门道:“你出来证明给我看看,是不是丧尸假扮的藏在里面。”

    卫生间里沉默了下去,好一会儿才又响起有些疑惑的声音:“你们劫了我的车,要去哪里啊?”

    方竞星大觉好笑:“是我们把你从丧尸群里救了出来好吧,出来面谈。”

    “等我提上裤子。”门里传来一阵拉系拉锁和扣上皮带的声音。

    卫生间门打开,走出一个眼神无辜的男人来。

    方竞星仔细打量着他,二十几岁的模样,身材厚实,看起来平时经常健身举铁,一双大眼睛相当有特点,有些像低配到只剩内裤的彭于晏?

    “是本地人吗?”方竞星照样先确认对方是不是和他们一样的穿越者。

    “不是啊,我是来花城旅游的,房车啊,我的,”。

    “呃我是说,今天是2119年7月4日。”

    “是啊,2119年,我转眼就来了场时间旅行。”男子丝毫没有震惊。“哥们儿怎么称呼?”男子换上一副笑脸,用并不熟练的普通话问道。

    “方竞星,你是?”

    “严辛,辛巴的辛。”严辛看起来还有些摸不清状况,“现在我们安全啦?”

    “只要车上没再藏着丧尸,可以说我们暂时是安全的。”解除了危险信号,方竞星拖着疲累的身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抬眼问道:“说说你是什么情况啊?”

    “我?”严辛反手指了指自己,哎了一声,径自走到冰箱边打开,取出两罐冰镇啤酒,递了一罐给方竞星,坐到他身边大大灌了一口,才摇头说道:“别提了,我开出房车带着几个朋友来花城玩,哪知就遇到这种情况,真是扑街。”

    他才看到开车的安若烟,也只露出些许的讶异,笑道:“原来开车救我出来的还是个美女啊,嗨,你好。”严辛朝着安若烟方向挥了挥手,安若烟冲着后视镜点了点头,报上自己名字,算是打过了招呼。

    “你的房车?富二代啊?”方竞星一口气喝了大半罐,极为惬意地打了个酒嗝,才惊讶道。

    “这不算这么啦,”严辛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家里还有比这更大的房车和皮卡,这回没有那么多人手开出来啦。”

    方竞星无语地看了看他,不像是炫富装逼的样子,可能真的是有钱到见惯不惯了吧。

    “真是衰啊,”严辛放下啤酒罐,打开了话匣子,“下午那会儿堵车,不知怎么回事前面的人就乱糟糟跑了起来,还有行人被扑倒咬出血,简直和丧尸电影里演的一毛一样啊。

    我来不及劝阻那几个同伴,他们就扔下我弃车而逃,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没办法啊,只能躲在卫生间里藏起来,真是老天开眼呐。”

    估计你的那些同伴,现在早已经遭遇不幸了吧。方竞星也觉得心有余悸。

    这时驾驶室突然传来“滴”的一声警示,方竞星和严辛循声望去,安若烟皱了皱眉:“车快没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