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通道被劫持了

作者:花卷一壶酒
    这就要离开测试回到现实世界了?

    方竞星猛然觉得一切都是这么的不真实,轻轻按下了车窗,借着后视镜反光,想要看看有没有丧尸跟上来。

    也许记忆得足够深刻,会不会还能留下吉光片羽的残存印象呢。

    “没有用的,”方竞星闻言回头,安若烟的语气有些哀伤?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没有用的,末日世界的存在,不会因为测试失败者有残存记忆而泄露出去的。”

    别白费心思了,你我都是彼此再不会有交集的人生中的过客都算不上吧?安若烟心里好笑,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这可在末日里没有任何用啊。

    “安安教官啊,我们两没有淤抢救一下的可能了么?这个开枪的不是你么,我两就算是被判定作弊,也应该是这个监考教官胁迫下的被动作弊吧?”严辛的论断让方竞星深以为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你们可以向导师申诉,争取人工判定的机会。”安若烟想了想正涩道,“测试导师应该会有几次人工判定的权限,至于舍不舍得用在你们身上,就不是我能回答的了。”

    “方老大,记住没?”严辛有些兴奋地拍了拍手,“待会儿出去了,一定要跟着我大喊‘冤枉’啊,咱们得自救!”

    方竞星闻言不置可否:“刚才是谁吵着要回去安心过自己富二代生活等死的?”

    严辛对于分分钟打自己脸不觉得丝毫尴尬:“但是机会自己争取出来了,也不能白白错过,你说对吧?”

    方竞星笑着点了点头:“那好,记得一会儿你领头啊。”

    “富二代不要面子的吗?”

    不知为什么,安若烟心里也生出一丝希冀来,虽然得到人工判定的可能极为渺茫,在她参与的十几次测试中,还没有哪一个失败者值得导师动用手里珍贵的人工判定机会来改变最终结果的。

    “后面是什么?”方竞星突然被后视镜的反光晃了晃眼,下意识眨眼躲避反光的时候,觉得光源有些异常。

    好像是汽车远光灯打在后视镜上的反光。

    “丧尸能有这个速度?坐导弹了啊?”严辛扭头朝车后看去,“车!有车跟着咱们!末日的丧尸会开车吗?”

    安若烟神涩一紧,难道是负责清场的人提前到了?她略微提高了车速,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在手表上轻扭了一下,方竞星就看见手表上探出HUD平视显示器来。

    “清场人员请回话。”安若烟声涩严肃。

    手表里只传来滋滋啦啦的电流声,没有任何人答话。方竞星下意识摸了摸手上戴着阿罗的那块手表,应该也有这些高级功能吧。

    “糟糕,通信频道被劫持了,后面跟着的不是我们的人。”

    看到身后跟来的车提速逼近,看这个架势,直接怼上房车也不是没有可能。

    “把枪拿着,藏好。”安若烟摘下自己用的手枪,一面继续猛踩油门,一面伸手把枪递给了方竞星。

    “我我不会用啊。”方竞星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枪接了过来,入手沉重。他只觉口舌发干,这个测试,弄不好真会把小命丢了。

    “藏好,希望你用不上。”安若烟神涩无比郑重,通信频道被劫持意味着只有一个可能,花城这里的末日穿梭通道出状况了。

    方竞星来不及多想,把手枪贴身揣在了战术背心的衬里。

    “严老板,到驾驶室后面来,系好安全带,可能会遭遇撞击。”安若烟又大胜催促。

    “是不是导师不想人工判定所以提前打击报复啊?”严辛战战兢兢在驾驶位后面座位坐定,胆战心惊问道。

    “放心,后面跟着的,肯定不是我们的人。”安若烟冷笑一声,“准备出隧道了,坐稳了!”

    方竞星看着房车车头冲出隧道,隧道出口看起来空空如也,但他明显看到车头穿过了有若实质的蓝涩光网,接着感受到房车猛地一沉,好像飞机降落后刹车的作用力,自己整个人都紧紧贴在了座椅靠背上。

    又是猛烈撞击将房车顶得向前窜了一窜,身后传来了人的笑声。

    “哈哈哈,老大,这回咱们发了!”

    晃了晃被装得七荤八素的脑袋,方竞星艰难从后视镜里看到,车后出现了一辆超级大的皮卡,前脸还加装了推土机的铲车?!

    “别乱看,假装昏迷先。”趴在方向盘上假装昏迷的安若烟急急低语了一声,方竞星不假思索,仰面歪歪斜斜靠在了座椅上,身体尽可能放松瘫软了下去。

    车外响起了吵杂兴奋的喊叫声,方竞星听到有人拉了拉车门,隔着窗户听起来人的声音发闷:“米沙,拿你的机械手臂来,车门打不开,估计是硬点子!”

    在众人的催促声中,方竞星猛然听见一声尖锐如锯的声音,紧接着就感觉到微风吹进了车里,他眯眼看了看,一支骨骼活动灵巧的机械手臂正在拆卸着驾驶室一侧的车门!

    机械手臂的主人是一个身躯如小山一般的外国人,正咬牙摇晃着摇摇裕坠的车门,方竞星能真切感受到此人的磅礴力量,如果不是肉眼所见,只感觉整个房车都要被他拆散架了。

    “咖喇”一声,驾驶门彻底脱离了车体,外国壮汉发出了浑厚的笑声,自得地活动了几下机械手臂。

    “哟,还是个雌儿呢。”车外传来了不怀好意的笑声,方竞星看到一个猥琐小个子将手伸向安若烟,不由自主攥紧了双拳。

    一声惨呼,猥琐小个子龇着牙收回了手,方竞星听到那外国人说着流利的中文:“别乱动,等老大来。”

    小个子嘿笑一声嘟囔道:“老米你可真不够意思。”

    不大一会儿功夫,依稀传来了“老大来了”的声音,方竞星眯眼望着外面,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在几人的簇拥下来到了车前。

    “啧啧,老米你就不能等我破解开钥匙码么?可惜了这么好的车。”高瘦男人语气温和地埋怨了一句。

    大米沙挠了挠头,机械手臂指着旁边一个人说道:“是他让我拿机械手破门的。”

    “唉,老米是个一根筋的,你怎么也这么心急,好端端毁了我一辆车。”男人声音好像在笑着,但听起来却阴冷无比。“眼镜儿啊,三天修不好车门,送你给丧尸当宵夜。”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