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采访和约会 (求推荐,求收藏)

作者:沉默的爱
    NBA球队夺冠的时候都喜欢用香槟喷对方一身,而夏季联赛夺冠的时候,大家的庆祝方式是用矿泉水互泼。

    虽然这些年轻人很努力地想要让瓶子里的纯净水沸腾,可是矿泉水没有气体,永远不能跟香槟似的打出镭射枪的效果。

    谢候率队登顶南加州夏季联赛之夜,他们在更衣室闹腾了半天,之后集体来到现场颁奖。

    对一支加入NBA便没有得到多少荣誉的球队来说,哪怕只是一个夏季联赛冠军也足以家里的媒体自豪了。

    更何况,带领这支天赋平平的球队夺冠的人还还包揽了赛会的基础数据头名。

    得分王常有,助攻王篮板王也常有,但兼而有之,连抢断王和盖帽王都纳入同一人名下(唯独没有失误王),就相当少见了。

    “我们都知道,伟大的球员总会有传奇的开端。”

    “魔术师在新秀赛季便打出了传世之战。”

    “迈克尔·乔丹新秀赛季便成为当季的总得分王。”(不是场均得分王,是总得分王)

    “蒂姆·邓肯新秀赛季就入选了最佳阵容和最佳防守阵容。”

    “路易十一的天空究竟有多广阔,还有待我们细细观察,但他确实有一段传奇的开端。”

    夺冠之夜,谢候受到了诸多关注,他回到酒店时,还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

    广告商、代言、国内的赞助商,一批又一批。

    几家球鞋公司都想与他签订合同,但他们提供的金额都不能让谢候的经纪人满意。

    谢候绝对比他的经纪人更加贪婪也不能说贪婪,这是一个詹姆斯还没打NBA就签下巨额代言合同的时代因此,他的经纪人都嫌少的代言合同,他当然也不会接受。

    为此,他宁愿自由自在地打一年比赛,靠实际表现打出身价,不愁这帮人不砸出大合同来。

    因此,在他的授意之下,谢候的经纪人推掉了这些球鞋公司的代言合同。

    “还有一件事。”

    “讲。”

    不是什么大事,经纪人说国内的电视台想来美国专门为他做一期节目,因为他在夏季联赛上的表现太惹眼,虽然前段时间的不爱国事件也引起了广泛关注,可是运动员说到底还是要靠成绩说话。

    谢候果断答应了。

    国内有些事情都讲究个特事特办,给谢候做一档节目可不是小事,平时需要筹备很长一段时间,这会儿几天就准备好了。

    设备齐全,负责访问的还是一个美女记者,声音甜美笑容可人。

    这档时长达到30分钟的节目,谢候讲述了自己打夏季联赛的心路历程。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把夏季联赛这种档次的赛会说得比什么都重要。

    这款节目的意义在于,这是国内第一个以谢候为主角的节目。

    谢候对国内球迷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纸质媒体时代,他在欧洲的传奇,球迷只能通过记者报道来了解。

    想象力是有极限的,而视觉却具备接受一切的能力。

    活在报纸里的谢候永远隔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球迷只能通过照片来记住他的长相,通过采访来揣测他的为人,通过他拒绝国家队征召认定他不爱国这很片面,可是也怪不得球迷,他们对谢候的了解真的很有限。

    从莫斯科到美国,最大的改变就是谢候的曝光度大大提升,隔着他和球迷的那层神秘面纱消失了,夏季联赛的比赛更是让球迷见到了他的真面目。

    如此强大,如此优雅,又如此张狂。

    相比幽默又勤勉的姚,他是截然不同的球员。

    “你的新秀赛季即将开始,你有什么目标吗?”

    “目标吗?”谢候想了下,“我会争取帮助球队比去年更进一步。”

    节目到这里算结束了,现场的灯光变得暗淡。

    “你表现的真好。”负责做这档节目的吴若曦笑道,“以前真的没参加过什么电视节目吗?”

    九十年代后期的莫斯科,没有什么节目比看到一帮白领酒鬼发酒疯更有趣。

    谢候笑道:“当然没有。”

    “如果满分是100分,我会给你95分。”吴若曦笑说。

    “还有5分为什么要扣?”谢候倒不是在乎这5分,他只想和这位美女记者多说几句话。

    “因为你抢走了我的风头,有时候你表现得更像是提问者,这可不太好。”吴若曦一副责怪他的样子。

    谢候一听,得嘞(我就等你这句话),“难道这是你主持的第一档节目吗?”

    “算是吧,结果还被你抢了风头。”吴大记表现得有些失落。

    她看起来像是活在荧屏中的八九十年代香港美女,谢候看见她就像看见童年时的女神们,已经单身了好几个月的他难免表现出了屡屡受到俄罗斯人诟病的一点,“看来我应该请你喝一杯好好赔罪。”

    吴若曦不确定这句话是不是玩笑,因此回了句:“不用了吧?”

    “要的,都是我的错,请你给我个谢罪的机会,否则我会寝食难安。”常年生活在国外的人都会犯一个毛病对小事情夸大其词可是瑕不掩瑜,谢候的容貌与自信,优雅的谈吐让人很难拒绝。

    吴若曦当场答应了他:“好吧,我就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谢谢你的大度,我由衷的感激。”

    谢某人和所有的年轻男人一样,见到美女就挪不开腿,但他不是那种想要让美女跪下对自己唱征服的下半身生物,而是单纯对美的欣赏,至于能不能有进一步的发展,那得看双方合不合拍了。

    他的外貌和自信心以及口才让他在情场上无往不利,可他不是一个到处沾花惹草的人,开启下一段关系之前,他一定会把上一段关系处理干净他目前为止最著名的战绩是令众多俄罗斯人恨之入骨的“辣手摧花”事件。

    他用一个月的时间追到了号称“俄罗斯体艹队最美丽的鲜花”安娜·塞米诺维奇,然后耗时三个月后和平分手,外界一直以为他们的关系有深层的进展。

    “吴大记,你男朋友应该不会因为你陪另一个男的吃饭而不高兴吧?”虽然谢候和吴若曦见了才短短数面,可是他说话的语气却像两人已经相识多年。

    “如果你在炫耀你有你女朋友的话,那你赢了。”吴若曦遗憾地说,“我没有男朋友,工作太忙了。”

    “哦?真巧,我也没有女朋友。”

    “你和安娜·塞米诺维奇的故事我可是略有耳闻啊。”

    “那是过去式了。”谢候表现出一定的侵略杏却不急于突进,他轻轻举杯,“既然我们都是没人要的单身贵族,那就可以放心地吃一顿饭了。”

    “没人要?”吴若曦嗤嗤笑了。

    据他所知,谢候自打成年之后,单身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应该不会超过三个月。

    要不也不会有许多人相信“半个莫斯科的美女都被亚瑟睡了”这句话听着就不靠谱的谣言。

    这是一顿气氛活泼却没有深入进展的晚餐。

    吃完饭,谢候和吴若曦一起回到酒店(他们住同一家酒店),互道晚安后各回各的房间。

    谢候首先看了接下来的行程表,接下来他有得忙了。

    夏季联赛打出了名气,也打来了钱币,源源不断的广告和代言电话轰炸着经纪人的手机,而他的经纪人则在商议完毕后将修正的行程表放到他的面前,以此来轰炸他的生活。

    谢候可以推掉这些活动,但会损失上百万的收入,虽然他已经度过了为钱打拼的时期,但多数人的一生,都在为钱而活。

    他也不能例外。

    他不担心车不担心房子也不担心礼金,这些普通人的经济烦恼在他这里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但他如果以后要做些生意和投资,没钱是万万不能的。

    这些事情可麻烦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