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

作者:李岁月
    乔楚甚至在想,要不要利用赵丽雅来监控妻子。

    不过很快,乔楚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与企图勾引自己的女人合作,无异于引火烧身。

    虽说目前妻子有些疑似出轨的证据,但是乔楚心里还是不信的。

    相知相许相守这些年来,乔楚自认为自己还是了解妻子的。

    记得那年初相识,是在相亲会上,妻子粉裙薄纱面娇琇。后来带她回家见父母,母亲觉得妻子过于漂亮,怕乔楚养不住,百般阻挠,但最后还是被妻子的温柔贤惠所打动。

    乔楚还记得,夏玉雪之所以能够打动他的母亲,其实是因为一件事。

    正值隆冬,乔楚出差在外,夏玉雪雷打不动的每晚前去探望乔母。

    乔母因不喜夏玉雪,很多时候都是假装自己没在家的。

    那一日乔母听见夏玉雪在外敲门,乔母置之不理,但是多日的睡眠不好使得乔母起身如厕之时,突然心肌梗塞摔倒在地。

    门外的夏玉雪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大喊了几声,见没人回应,情急之下,请了邻居将门撬开,救了乔母一命。

    后来更是每日的细心照料,获得了乔母的喜爱,乔父对夏玉雪这个儿媳更是赞不绝口。

    往事一幕幕重现眼前,乔楚觉得温柔善良的妻子,同样深爱着自己。

    所以,乔楚决定要忘记之前的那些所谓证据,全心全意的去爱妻子。

    第七章 被遗忘的碎丝袜

    时间好似顽皮的孩童,总爱从大人们的指尖溜走。

    夏玉雪拖着行李,带着大包小裹的三亚特产下了飞机。

    这次的公费旅游时间实在是太紧了,要不夏玉雪可能会卖得更多。

    从机场跟同事们挥手告别后,便回了家。

    一到家里,夏玉雪便将所有东西堆在了客厅里,进了主卧室衣服都没换,一头扎在床上就睡着了。

    没有加班的乔楚,今天回来得很早。

    一进家门,就看见了夏玉雪堆在沙发上的那堆包包裹裹。

    “老婆,你回来啦?”乔楚高声地问道。

    然而回答他响亮嗓音的,却是一室的宁静。

    “老婆?”乔楚又问了一声,仍没有人应答。

    于是他走到卧室,便看到了睡得小猪儿般可爱的妻子。

    乔楚宠溺一笑,轻手轻脚地关了卧室门,开始整理妻子放在客厅里的东西。

    妻子买回来的礼物,乔楚把他们都放到了一起,等着妻子醒来安排都是送给谁的。

    剩下的,两个箱子,装得都是妻子的衣物。

    “真是,走得时候说待不了几天,不让多带衣服。到了那边,还不是买了一堆。真是淘气。”

    乔楚觉得妻子这行为,很可爱,而且还带了些小调皮。

    爱情里,就是这样。爱她,就连她的缺点,在眼里也成了加分的优点。

    将妻子的衣物一件件从箱子里取出来,把褶皱抹平、叠齐,然后再将它们一摞摞地放进柜子里。

    最后一件衣服整理好,乔楚刚想要关上箱子,一条黑銫的丝袜从箱子上的夹层上掉了下来。

    乔楚拾起丝袜,拿在手中。

    这条黑丝袜很多地方都已经坏了,好似是被大力扯烂的。

    尤其丝袜上的一道白銫痕迹,很是显眼。

    乔楚的脑子乱了,妻子为什么要将一条坏了的丝袜放在夹层里?还有丝袜上的白銫痕迹,到底是什么?

    照片上男人的身影,不停的在乔楚脑海里出现。

    “不会的,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乔楚冲到卧室里,想要将熟睡的妻子从床上拉起来。不过,当手碰到夏玉雪的一刹那,乔楚又如触电般收了回来。

    “算了,我还是等她醒了再问吧。”

    虽然心中的疑问如猫爪般撕扯着他,但是乔楚仍然不舍得打扰了妻子的好眠。

    人就是这样一种身负矛盾的生物。

    只是乔楚这一等,便是整整一夜,后来实在抵不住困意才渐渐闭实了双眼,睡着了。

    天光微亮,一缕缕食物的香气,沁入乔楚的鼻翼。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