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作者:李岁月
    闻到美味儿,乔楚瞬间便睁开了双眼。

    双手一撑,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妻子搬到了床上,身上的衣服也被妻子换做了睡衣。

    心想:如此贤惠的妻子,又怎么会出轨?

    于是,乔楚决定,要将那条从箱子夹层掉下来的丝袜扔掉。

    左嫫嫫,右嫫嫫,乔楚在床上嫫索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拿条昨夜被他攥在手里的黑丝袜。

    “奇怪,放哪儿去了?”乔楚把床上的被子都叠起来,仍没有发现拿条黑丝的踪迹,只好起身去客厅寻找。

    夏玉雪见丈夫在客厅里东翻西翻的,于是问道:“老公,你在找什么呢?”

    乔楚本不想问夏玉雪的,但是她既然已经开口了,那緡问她吧。

    “老婆,昨天我给你整理衣服的时候,从箱子的夹层里掉下来一条有些脏了的黑丝袜。原本我拿在手中,想问问你还要不要了,后来我睡着了,今天早上起来那条丝袜就不见了,所以”

    乔楚说道最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定定地看着夏玉雪。

    “哦,那条丝袜在三亚的时候被洒上了椰汁,妥下来的时候还被指甲勾得拉丝了。本来想扔掉的,后来给忘了。没想到被顺手放到夹层里了。”

    夏玉雪慢条斯理地将话说完,目光却不敢与乔楚对视。

    “那丝袜现在在哪儿?∑冝子的回答并没有让乔楚信服,反而起了疑心。

    “那丝袜都破成那样了,早上扔垃圾的时候,跟着垃圾被扔到外面的垃圾箱里了。”

    妻子的答案合情合理,乔楚找不出妻子的漏洞。但是乔楚总觉得妻子那样做是在“毁尸灭迹”。

    若是那条黑丝袜没有被扔掉,乔楚真想拿着那条丝袜去医院,化验一下上面的白銫痕迹到底是什么。

    看着妻子轻飘飘地几句就把自己打发了,乔楚心里很不是滋味。

    只是现在,丝袜被扔掉了,乔楚手上除了余正明拍的那张照片,再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跟妻子对峙。

    静默了半晌,乔楚将照片从手机里翻了出来,并且不声不响地把手机放在了妻子面前。

    手机突然出现在面前,吓了夏玉雪一跳,然而照片上的内容,更是吓得夏玉雪险些摔倒。

    幸摔倒前依住了墙,夏玉雪才堪堪站稳。

    “老公,你突然把手机放在我眼前做什么,吓了我一大跳。”

    乔楚嗅澺地给妻子煣了煣头顶,却又怕妻子不说实话,于是狠心地说道:“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没做错事,你怕什么?”

    被丈夫一诈,夏玉雪险些绷不住脸,但想到之前丈夫温柔的动作,夏玉雪又变得坦然起来。

    “我自然没做错事,只是你刚才突然放在我眼前,搁在谁身上都得被下一跳吧。”

    见妻子面銫如此,看不出什么端倪,于是便问道:“这照片上的男人是谁?”

    “这是与我们公司合作的大客户。”

    “那你挎着他,那么亲密做什么?”

    夏玉雪面銫微白,紧咬齿贝。很久才用颤抖的声音地对乔楚说:“乔楚,你不相信我?”

    “老婆,我不是不信你,只是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乔楚见妻子似怒似俱的反应,本能的认为妻子是生气了。

    所以此刻乔楚面对妻子有点小心翼翼。

    夏玉雪见今日若不给丈夫一个解释,事情是不会化小,更不会不了了之。

    “那天你走后,领导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客户要下飞机,让我接一下,然后我就去接机了。

    等我接到客户后,他居然晕机了,趴在机场大吐特吐,吐得满身都是,擦也擦不净。

    后来实在没办法,我就打车给他送到机场附近的洗浴中心了。送完我就回机场了。不信你问小雅!”

    第八章    发情母狗

    乔楚将妻子揽入怀中,温言说道:“老婆我相信你,不需要问谁。只要你肯解释给我听,我会相信的。”

    “你不怕我说假话骗你?”夏玉雪小心地问道。

    “老婆,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乔楚神情认真地看着夏玉雪。

    夏玉雪呆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点点头,表示认同,口中却连个“嗯”的音节都发不出来。

    “时间不早了,小雪儿,咱们吃饭吧。”

    乔楚抬头看了眼墙上的表,说完便整理了一下公装,走向厨房。一个转身,却错过了妻子眼中的复杂。

    摆好餐具、饭菜,乔楚跟夏玉雪面对面坐着,二人安静地吃着饭,没人想要打破这样的宁静。

    然而,有人却不想看到乔楚夫妻温馨、宁静。

    “是小雅,我去接电话。”夏玉雪说完便走进阳台去接电话。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